爱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荒唐大帝 > 第八章:大结局
    午后三点左右,阳光明媚,和煦的风轻轻拂过原野,将那些正在勃发的绿草吹成了万里平畴。

    榛榛早早的来到了上午与尼克相遇的地方,她极目瞭望,耐心已经耗到了极限。

    “这个该死的男子一定是个骗子!”榛榛不由得在心里骂了起来。

    她已经在这里傻等了整整两个钟头了,刚开始的时候,为了表示女孩子的矜持,她还特地让自己晚出发了半个小时,但她还是向妈妈说了一个借口,比往常提前出了家门。当她在这里站了一个钟头后,就有些丧失信心了,她不停的劝着自己,再等十分钟,十分钟之后那个“小伙子”再不出现,她就不等了。可是十分钟之后,她又说服自己继续等下去。

    榛榛又从身上掏出了一枚精致的怀表看了看时间,再次朝上午尼克出现的方向看去。

    她彻底失望了,一望无际的原野上,连一个人影都不见。

    “小伙h——你这个骗h——再不出来,我就不理你了——”

    榛榛两手卷成了喇叭状,朝远方使劲的呼喊。

    原野上一片沉寂,连个回音都听不到。

    榛榛感觉到自己那颗少女的芳心像被刀子扎了一样的疼痛,委屈的泪水缓缓的顺着她美丽的眼角滚落下来。

    “你这个浑蛋——”榛榛噘着小嘴委屈的哭了。从小到大,她还没有心仪过哪个男孩,但她对于今天在这里遇到的尼克却是一见钟情,她小时候并没有见过当时叱吒风云的尼克,所以她并没有把他当作什么大人物。

    当一个女孩喜欢上一个男人之后,她就会无端的认为这个男人应该喜欢她。所以,尼克没有及时出现便伤了她的心。

    “你这个大骗子!”榛榛用脚狠狠的踩着脚下的青草,直接把这些无辜的青草当成了发泄怨气的对象。

    突然,一双有力的臂膀将正在流着眼泪呜呜哭泣的榛榛整个人箍在了怀里。

    榛榛刚开始时吓了一跳,但不到一秒钟的工夫,她就立刻意识到身后的这个男人是谁了。一种难以抑制的喜悦立刻涌上了她的心头,委屈的泪水更如开闸的洪水般一泻千里。

    “好羞哟,这么小的姑娘竟然如此相思男人了?”尼克从后面探过了头来,调侃道。

    榛榛从那紧箍着她的臂膀里转过身来,“噗哧”一声破涕为笑。

    “你从哪里冒出来的?我怎么没有看到你?”榛榛惊喜之余又觉得惊奇,明明刚才她四下里都望过了一遍,广袤无垠的原野上没有一个人影,而尼克怎么会一下子突然冒了出来?

    “嘿嘿,我是刚刚过来的,你只顾朝那边望去,怎么会看到我从背后过来呢?”

    尼克的速度已经无与伦比,哪会被榛榛发现?但他没有在这个小姑娘面前吹嘘,其实他的突然出现已经惊骇了这个女孩了。

    “人家都在这里等你半个小时了!”榛榛嘟着小嘴说,她故意把自己等待尼克的时间缩短了几倍,怕尼克笑话她太痴情。

    “不会吧?我在两个小时前就看见有一个女孩在这里了,难道是别人?”尼克坏笑着说。

    “坏蛋!你偷偷躲着不出来,故意捉弄人!”榛榛的粉拳雨点般的砸在尼克的肩头上,胸前那对饱满的玉兔也调皮的蹦了起来。

    尼克突然一把捧住了榛榛的头,强行亲吻起来。

    刚开始的时候,榛榛还努力做了些挣扎,但不到一分钟的工夫,她的香舌就自觉的伸了出来,钻进尼克的嘴里与他的舌头缠在一起。

    尼克并不急着去揩她的油水,只是在她的背上抚摸,但对于一个初涉爱河的女孩来说,这已经足够了,仅仅是尼克那功夫不浅的舌头就足以把小姑娘撩拨得欲火焚身。

    两人站在草地上深情的亲吻了长达十分钟之久,尼克才松开了她的小嘴。

    此时再看榛榛,她的小脸粉红粉红的,胸脯也剧烈的起伏着,尤其是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清澈得如两眼清泉。

    这次尼克没有骑马,而是徒步来的,他没有跟榛榛商量就跳到了她的马背上,榛榛也心有灵犀的跳到了尼克身前,坐在他的怀里纵马驰骋起来,随着马儿的奔跑,两人的身子在马背上自然的晃动起来。尤其是她的那对,那弹性更让尼克倍感享受,他的两手就捧在她的下面。

    榛榛完全浑然忘我了,她那从来没有接触过男人的身子突然被一个大男人这样抚摸着,那种感觉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在这无人的所在,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由。

    尼克渐渐的把手伸进她的怀里,直接握住了她的两只兔子。

    榛榛的全身不由得一阵颤栗,那是一种无比幸福的感觉。

    那软中带硬的握在手上,尼克也幸福得迷迷糊糊了,虽然这些年来他没少在那些妙龄少女的身上得手,可是,这一次在温莎女王的女儿榛榛的身上,那感觉格外不同。

    无论是相貌还是武功潜质,榛榛这个女孩都没少继承了她母亲的基因,只是她的天真比起她的母亲来更多了几分。

    现在榛榛不希望那马儿跑得太快,于是马的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在那慢节奏的悠荡中,她更加能够体验到这个成熟男人对她的爱抚。

    她的身子被尼克抱着转了过来,与尼克面对着面。

    尼克一边亲吻着她的芳唇,一边揉捏着她雪白的。

    当尼克的手指抚到了她的里时,感觉到那地方有一个微微突起的东西,他低头一看,竟然是一颗黑痣。

    “你是一个很懂风情的女孩哟!”尼克笑着说,其实他并不懂得这颗黑痣与风情到底有没有关系。

    榛榛不禁羞洁起来:“我妈说,我会找一个很有权力的男人!”

    “你看我会是吗?”尼克的脸从下面抬了起来,看着满脸羞红的榛榛。

    “你一定是的!”榛榛由衷的说,她已经从这个男人的身上感受到了力量。

    “那你会嫁给我吗?”

    “除了你,我谁也不嫁!”

    “那要是国王娶你呢?”

    “我妈就是一个不嫁国王的女人,难道你还怀疑我吗?我只为你生孩子……”

    榛榛幸福的把脸贴到了尼克的怀里。

    尼克抱着榛榛从马背上跳了下来,两人同时倒在了那片柔软的草地上。

    此时仰望着碧蓝的天空,两人都无比惬意。

    “你真的愿意为我生孩子吗?”

    “愿意……”榛榛再次满脸羞红。

    “今天就让我们以地为床好吗?”说着,尼克的手就开始解起榛榛的衣衫。

    她没有拒绝,而是静静的期待着。

    尼克半支起身子来,一只手慢慢解开了榛榛的衣服,整个过程,榛榛都闭着眼睛,是因为少女的羞涩。

    当她的衣衫完全解开之后,便露出了她那雪白的两座小山。

    现在尼克看着这对宝物,似乎比刚才只是摸着的感觉更爽。她里的那颗黑痣不但没有影响她胸脯的美感,反而使其更加迷人。

    尼克轻轻抚了一下,那立刻颤动起来,同时雪白的乳壁上也起了小小的疙瘩,那是少女敏感的表现。

    尼克俯下了头,噙住了她的一颗。那两颗早已翘立起来,现在经尼克一舔,那就如熟透了的桑葚,更加一8丽芳香了。

    而后尼克张开嘴,将她半只都吞了进去。

    “哦……”榛榛迷醉的呻吟了一声。

    尼克一边吮吸着她的,一边动手脱下她的裙子。

    其实不用脱,只需要将手从下面抄进去,就可以感觉到她大腿的爽滑了。

    但尼克还是从容的脱下了她的裙子,连同她的小慢慢从她的腿上褪下,两条雪白的长腿更让尼克兽血沸腾,他的阳根顿时昂扬起来。

    少女阜丘上那片鬈曲的芳草掩映着她的芳,绝对是个迷人的地方。

    尼克的大手顺着她的脚踝抚了上去,一直抚摸到了她的。

    榛榛的身子不由得又是一颤。

    微风吹拂,榛榛玉丘上的芳草也不停的抖动起来。

    尼克的嘴贴着她润泽的雪肌,慢慢的向下滑去,在到了她那圆圆的肚脐眼的时候,尼克的舌头在那里打了一个转。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这里同样也是私密的地方,更何况尼克的舌头是那么的善于刺激女孩的性神经。

    但尼克的舌头却没有停下来,而是顺着那条中心线继续下滑,一直到了她的阜丘上。

    他的舌头在光滑的阜丘上轻轻滑过,直接滑到她的上。

    “哦……”

    一种被突然侵犯的幸福立刻从她的阜丘上散开,传遍了她全身。她修长的玉腿在碧绿的草地上轻轻错动了一下,随即,那芳便开了一个小口。

    此时尼克的舌尖正好到达那里,他的舌尖灵巧的舔到了她的小。

    “啊!”

    榛榛的呻吟在空旷的原野上显得格外单薄,她的整个身子一下子紧绷起来。

    尼克没有停止让大舌头继续在湿润的上扫动,更要命的是,尼克居然对着她的用力的吮吸了起来。

    这用力的吮吸立刻让榛榛感觉到自己的都要被尼克吸出来了。

    “哦——”

    她的一下子鼓了起来,美丽的胴体在草地上轻轻扭动。

    尼克坐起来,慢慢的脱掉自己的衣服,连内搏也扒了下来。

    此时榛榛依然紧闭着一双美目,默默的等待着尼克下一步的爱抚。她能想象得出来,接下来,尼克一定要破掉她的处子之身了。

    尼克轻轻分开了她修长的双腿,跪在了她的两腿之间,然后整个身子就压了上去,将她那娇挺的两座小山压成扁平形状。

    尼克一只手伸到了下面,摸索着让硕大的对准榛榛娇嫩的芳口。

    他轻轻一送,借着那爽滑,插进了榛榛的,但还没有疼痛的感觉。

    尼克浅浅的着,两手支在草地上,他在欣赏榛榛那不断变化着的表情。

    他看到,榛榛美丽的脸庞浮现出一阵阵的醉意。

    等尼克感觉到里面变得特别爽滑之后,才突然身子一压,将粗大的扎了下去。

    “啊!”撕裂般的疼痛让榛榛禁不住尖叫了起来。

    她的眉头立刻蹙起。

    那模样让尼克不禁心生爱怜。

    他慢慢的下压着身子,那粗大的一根也一点一点的向少女的幽深处滑去。

    “哦!”剧烈的疼痛瞬间消失,只剩下了轻微的感觉,而且那弹性十足的被巨大充斥的感觉是那么的令人陶醉。

    榛榛的两只纤手不由自主的抚到了尼克的腰上,尼克才吻住她的小嘴,同时慢慢,让那粗大在失去防线的通道里自由的出入着。

    亲吻越来越热烈,在泥泞的里抽动的节奏也由慢到快。

    榛榛青春的胴体在尼克强健的胴体之下不停扭动着,她的花蕾被尼克硕大的撞击得渐渐绽开。

    “嚼……嗯……”

    榛榛的身子扭动得越来越厉害了,可是尼克的身子却始终紧紧的压住她。此时尼克的撅动频率也加快,而且每一次抽动都会撞到她绽开的花蕾,这让榛榛欲罢不能。尼克吐出了她的香舌后,又亲吻起了榛榛的香颈来,但他的下面却一点也没有放松。

    “啊!受不了啦……”

    榛榛大声的呼喊着,她已经不再扭捏,她的娇躯如蛇一样的扭动着,以抵御那强烈的快感。

    在榛榛第二次到来时,尼克终于松开了精门,将一阵阵热精射进了她的深处。两人紧紧依偎着,一直到了日暮时分,榛榛才依依不舍的与尼克分手。

    晚上回到家里,达莉发现了女儿的异常。

    首先是她颈上的吻痕,是那么清晰。

    “榛榛,你脖子上怎么了?”曾经的女王狐疑的看着女儿的脖子问道。

    “没什么呀?”榛榛压根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留下什么“罪证”,她竟然很坦然的装作没事似的。

    “今天跟谁在一起了?还敢骗我?”达莉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虽然这些年来她一直回避着尼克,但她却很希望自己的女儿能与尼克结下良缘,所以在见到尼克之前,她不想让自己的女儿与别的男人有过密的交往。今天突然看到女儿行为有些反常不说,还看到脖子上有吻痕,曾经的温莎女王便不由得光火了。

    “他是谁?你还没有回答我!”达莉有些难以压抑自己的愤怒,如果她知道那个男人是谁的话,她一定会活剥了他。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榛榛清楚,“小伙子”绝对不是那个男人的名字。

    “你竟然跟一个不知道名字的男人鬼混在一起?”

    “我喜欢他!”既然妈妈已经知道了,榛榛也不想再隐瞒下去了,从小到大,她还没有骗过妈妈一回。

    “啪!”达莉扬起手臂朝榛榛的脸就是一巴掌。

    五个手指印子清晰的印在了榛榛粉嫩的脸蛋上。

    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榛榛的泪水随之滚落下来。

    “妈妈,我知道你曾经当过女王,有着永远都无法泯灭的权力,而且一直梦想着让女儿回到你那辉煌的王宫里去,可是,我只想与我喜欢的男人在一起!”

    榛榛更加坚定了。

    这是她十六年来第一次对自己的事情有主见。

    然后,榛榛毅然决然的转身走出了院子。

    达莉看着女儿离去的背影,她没有去追。她知道,女孩子这么大了,可以关住她的身子,却已经关不住她的心了,如果她有了这样的想法,即使把她接到皇宫里去,她也不会有什么改变的。

    “我养的女儿为什么一点都不像我?”

    达莉痛苦的叹息起来。

    榛榛一个人在外面的客栈里住了一宿后,第二天一个人来到了她与尼克约会的地方。

    但尼克并没有出现。

    榛榛就一直在那里等,她相信“小伙子”绝不会抛弃她的,她与他的时候,能够感觉到他对自己的爱,而且,她很可能已经怀上了那个男人的孩子。

    榛榛一直在那个地方等了尼克三天。

    “小伙子”一直没有出现。

    但远处却走来了一个女人,她就是榛榛的妈妈达莉,曾经的女王。

    “榛榛,跟妈回去吧,妈再也不强迫你了,你可以嫁给你喜欢的男人。如果哪一天他再来找你的话,你可以把他带到家里见见我,我会把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嫁给他的。”达莉最终向女儿妥协了,她已经失去了自己的真爱,她可不想再失去自己的女儿。

    孤单了三天的榛榛不忍让孤独的妈妈伤心,跟着妈妈离开了那片原野,但一路上,她却三步一回头的不停看着,希望在最后一刻,“小伙子”能出现在她的视野里。

    当榛榛跟达莉两人回到家门口时,发现了一队庞大的阵仗。

    在达莉的心中,除了国王,不会有人敢摆这么大的架子,心里不由得一阵惊喜,但她同时也愣住了,皇宫的人怎么会找上门来?她与女儿隐姓埋名十年,应该不会有人知道她们的住处,除非她自己暴露的。

    而榛榛则是立刻转身要走,她怀疑答应自己的要求只不过是妈妈的一个阴谋,妈妈一定是把自己骗回来嫁到皇宫里去。

    然而榛榛的身子还没有完全转过去,她却恍恍惚惚的感觉到从马车上走下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定睛一看,那个男人不是别人,而是“小伙子”。

    “小伙子?”

    榛榛惊奇的叫了起来,立刻跑过去搂住了尼克的脖子。

    达莉这时也才认出来,从马车上下来的那个男人,正是当年自己的真爱尼克。

    “尼克?”达莉此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她期盼了整整十年,尼克的突然出现,实在出乎了她的意料。

    “你让我找得好苦呀!”尼克竟然也忍不住眼眶湿润起来。

    “你……好像没有改变?”达莉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她觉得尼克是为她而来的。这十年时间里,达莉一直在埋怨尼克是个薄情郎,因为她隐居之后,一方面想离开皇宫不让尼克找到,另一方面又希望他一直把她放在心上。

    “你也还像十年前那样年轻漂亮。”尼克笑着说。

    现在达莉终于明白,女儿的那个心上人正是眼前这个“薄情郎”了。

    “你什么时候勾引了我的女儿?”达莉十年来对于尼克的怨恨瞬间消失,全部化成了无尽的泪水。

    但在尼克看来,此时从她的眼角里滚出来的,那是幸福的泪水。

    “妈,你们原来认识?”榛榛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么戏剧性的一幕。

    “他就是妈妈要你嫁的男人。你胸口上的那赖黑虑就是他。”达莉幸福的对女儿说。

    达莉的脸上洋溢着无尽的幸福,她终于肯定,十年前的决定是多么的英明。

    “当年为什么不辞而别?”尼克牵着榛榛的手,朝着曾经的女王走过去。

    尼克一句话让达莉的眼泪不由得滚落下来。十年来的辛酸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这十年里,哪一天她没有思念过那座熟悉的王宫?哪一天她又没思念过真心爱着的尼克?

    达莉心里清楚,如果没有当年的不辞而别,她就不会有今天了。此时她眼角的泪水既包含了十年的辛酸,又包含了那苦苦的期待终于满足后的喜悦。

    榛榛傻傻的看着两个成年人默默的交流,妈妈看着“小伙子”的那种眼神让榛榛心里不由得嫉妒起来。

    “你叫尼克?就是人们说的尼克大帝?”榛榛一直觉得尼克身上有一种霸气,但她却说不上来那是一种什么样的霸气。

    “呵呵,什么大帝,我是一个自由的人。”尼克自豪的说。他已经不需要天天趴在皇宫里处理那些军机大事,那些精明的手下全都包办了。现在的尼克完全成了一个甩手掌柜。

    从妈妈与尼克两人的对话里,榛榛听了出来,妈妈与这个被称为尼克大帝的男人曾经是情侣,是妈妈的不辞而别让他们分开了十年。

    “妈妈,你为什么要女儿嫁给一个你不愿意嫁的男人?当年他犯了什么无法饶恕的过错吗?”那句不辞而别让榛榛心里有了疑惑,她想知道这个男人身上有什么致命的缺点。

    “妈妈之所以离开他,是因为妈妈相信有一天他会再找到我的,榛榛,这种甜蜜你一个小孩子是无法体会的。不过,你比起那些在宫里被他迷住的女孩子来说,已经相当幸运了!”达莉意味深长的说。

    “为什么?”榛榛还是不能理解妈妈的话。

    “难道你不觉得你们的相遇充满了传奇色彩吗?至少比妈妈的爱情浪漫多了。”

    现在连达莉都有些羡慕女儿了。从女儿的眼神里,这个曾经充满了权力的女人能够感觉到女儿是多么幸福,那天她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暴露了一切。

    “既然他是妈妈的情人,榛榛怎么好夺人之爱?”榛榛虽然嘴上谦让着,但她心里并不舍得,根据她的经验,妈妈从来不会让她受到任何委屈,只要是她喜欢的东西,妈妈就会尽最大的努力来满足她。在妈妈眼里,榛榛是真正的小公主。

    “傻孩子,人家可是冲着你来的!”达莉并不是违心的说出这样的话来,如果女儿能够从尼克的身上得到爱情,就是她最大的愿望了。

    “是的,榛榛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我就确定了她是你的女儿。”

    尼克那多情的目光不时在这对母女的脸上扫着,他不想冷落任何一个,这两个都是他的至宝。他这样说,聪明的达莉当然明白他的心思,他是看到了榛榛才确定了达莉的存在,可以说,尼克这次来是一箭双雕了。现在达莉已经不求什么名分,只求与尼克在一起的日子,他能真心真意的爱她。

    “就让榛榛跟你回宫里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生活就挺好的,这里没有城市的喧嚣,有的只是山野的宁静与清明,榛榛什么时候想妈妈了,就回来看看我……”

    达莉嘴上这样说着,那种画面随即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一个人在这山野里过着孤独寂寞日子的情景,立刻让她的眼泪控制不住的在眼眶里打起了转来。

    尼克不由得笑了笑,他能感觉到,这个女人离开了他十年,但她的心却一直跟他在一起。

    尼克牵着榛榛的手来到了达莉面前,他深情的望着她:“你想让我老得走不动了,也要跑几千里路来找你吗?你这个贪心的家伙!”尼克紧紧的握住了达莉那只白晳如嫩笋的手。

    “只怕我回到宫里,会被你那些美女们给吃了!”达莉娇嗔着说。

    话音刚落,只听到远处传来了马车在泥路上行驶的响声。

    达莉抬头朝远处望去,只见一排恢宏的阵仗朝这边走来。

    她渐渐看清楚了,坐在第一辆马车上的女人正是苏茜与萨雅,她们并肩而坐,一左一右,后面紧跟着的是贝琳达的马车,再往后则是艾米的马车,那长长的阵仗足足有一公里远。

    “她们来干什么?”达莉以为这是来干扰她与尼克交往的队伍,心里不由得忐忑起来,她倒不太担心自己,毕竟她一个人孤独的度过了十年日子,但她最不放心的是女儿榛榛,一个刚刚十六岁的孩子怎么能经受得了这样的打击?这可是她的初恋呀。看到达莉紧张的神情,尼克又忍不住笑了。

    “我可没有请她们来,谁知道她们来凑什么热闹?”尼克装作糊涂的说,其实这都是他的安排。

    很快萨雅与苏茜就来到了面前。她们两个走下了车子,朝一脸茫然的达莉走了过来。

    “真想不到你会在这里躲了十年的时间!”苏茜的笑容让达莉的心情放松了不少。

    当达莉的目光再扫到萨雅脸上时,看到的同样是心疼的表情。

    “达莉,别再任性了,跟我们回去吧。”萨雅也说。

    一块压在心头的石头终于落到了地上。

    至此,达莉激动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瞬间夺眶而出。

    “这是你的小公主榛榛吧?出落得真是一个大美人了!”苏茜走到了榛榛面前,抚摸着她的香肩,爱怜无比的说:“孩子,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

    榛榛抬起头看了一眼苏茜,从她那爱怜的目光里,榛榛感觉到了这个女人对自己的喜欢。

    “愿意……”虽然声音不大,但听上去却是那么坚定、那么真挚、那么迫切。

    “我可是你要嫁的这个男人的妈妈,那你叫我什么?”苏茜无限爱怜的看着这个楚楚动人的女孩。

    “母后……”榛榛胆怯而又甜甜的叫了一声。

    “哎……”苏茜幸福的应了一声。

    “我才是尼克的妈妈呢!”萨雅娇嗔着走上前去,也握住了榛榛柔滑的小手,爱怜的抚摸着。

    榛榛呆了,尼克怎么会有两个妈?

    “叫她一声母后吧,也让她得意一回。”苏茜宽容的笑了笑。

    榛榛不知所措的看了看妈妈达莉。

    达莉朝她点了点头。

    于是,榛榛朝萨雅也施了一礼,并甜甜的叫了一声母后。

    “哎,真是好孩子!”萨雅将榛榛一把搂进了怀里。

    贝琳达与艾米也来到了达莉跟前,她们真挚的目光让达莉感动不已。

    庞大的队伍在这片原野上度过了一个不平凡的夜晚。

    清晨,当太阳从山顶上冒出来之后,这支迎亲的队伍便从这片原野上出发,迤逦而行,朝着皇宫而去。

    达莉与尼克单独坐在同一辆马车上,榛榛与艾米坐在一起,两人形同姐妹,亲昵无比。

    从这里到皇宫有着一千公里的路程,整个大陆上没有人不知道这是尼克大帝迎娶达莉与她女儿榛榛的队伍。

    在这片大陆上,尼克同时迎娶母女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事。

    庞大的迎亲队伍车辆将泥土马路辗起了漫天的黄尘,远远看去如一条黄色的巨龙蜿蜒在尼克大帝统治的这片土地之上。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