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荒唐大帝 > 第七章:战争在继续
    尼克与艾米两人光着坐在后排座位上,尼克把脸贴到了艾米丰满的胸脯上,一边吮吸着她的,一边用手在她的幽谷里抚摸着,手指蹭到芳草就会发出沙沙的响声。尼克很喜欢听这种声音,而当艾米自己听到那种沙沙声响时,却是娇羞得不行。

    在尼克的撩拨之下,艾米渐渐打开她的双腿,让尼克的手伸了进来。

    此时,艾米的已经潮湿,显然刚才已经有了效果。

    “把腿再分开些,让哥好好的摸摸……”尼克吐出了她的,大手抽出来,握住一只用力揉捏着。

    “人家已经分开了嘛……”艾米满脸羞涩,粉面桃腮。

    “还不够。”尼克坚持说。

    艾米又把腿劈开一些,尼克看了看,下面那个已经张开了小口,露珠正悬在那里。

    “这还差不多。”尼克得意的把手又贴着她的肌肤滑了下去,一根手指伸进了艾米的里。

    “哦……哥好坏……”其实艾米很享受这种感觉,那滋味就跟差不多。

    尼克一根手指轻轻滑动着,艾米紧缩的小口也不时回应着,将他的半截手指咬…………。随着尼克的,里面变得泥泞起来,而且发出了“呱唧呱唧”的水声。

    在前面开车的布莱丝听得清清楚楚,她不用回头就知道这两个人在后面做什么了,而且她只要一回头就能看到尼克的身子偏在那里,看样子已经俯到了艾米的肚子上。

    “舒服吗?”尼克一边着一边问道。

    “舒……服……”艾米已经闭起了眼睛,把头仰过去,靠到后面的靠背上,她努力的分开两腿,让尼克的手指尽量插得更深一些。她记得上次尼克的顶到她里面的花蕾上时,那感觉挺爽的。

    但尼克并没有再往里伸,手指毕竟比不了,他干脆抽出来,用他的指腹按住她那翘立起来的,轻轻的揉了起来。

    “啊……”

    尼克的手指带着里的泥泞,揉起来也格外舒服一些,但手指很快就会变干,再揉起来就不爽了。

    尼克俯下头去,让艾米的身子直接躺到座椅上,叉开了双腿,头埋进了艾米的两腿之间。现在前面的靠背档住了艾米的身子,所以艾米敢大胆的把两腿分得很开,好让尼克的舌头去舔她的。

    尼克的舌头“呱唧呱唧”的舔了起来,每次扫到她的上时,艾米就浑身一阵颤抖。

    艾米想,尼克一定也这样舔过妈妈苏茜的,总有一天她一定要亲眼看看尼克这个家伙是如何舔妈妈的。

    艾米努力的将挺起,这样尼克舔起来就自如得多了。

    等尼克把艾米舔得差不多时,他反而停了下来,跟她说起了答拉的事情来。

    但艾米却没有心思去听答拉的故事,倒是把手伸过去握住了尼克的粗大不停捋动,后来见尼克并不去,她忍不住拽着那根往自己的身上靠。

    “干嘛?”尼克明知故问。

    “人家……”艾米痴情的望着尼克哀求起来。

    “要不让布莱丝过来帮你掏掏吧。”尼克嘿嘿的坏笑着说。

    “坏蛋,人家要你的棒棒……”艾米娇羞的低下了头来,把脸贴在了上。

    “来。”尼克抱起了艾米,让她与自己面对面的坐到他的腿上,将那粗大对准艾米的,艾米身子落下来,粗大的便一点一点的插了进去。

    “哦——”

    艾米舒服的呻吟了一声。

    她搂紧了尼克的脖子,身子不停的起落着,让尼克的在她的里一再深插。

    车子在原野上漫无目的的行驶着,布莱丝也被两人的激情所感染,身下渐湿,她一只手扶着方向盘,而另一只手则伸进了腿叉里不停的摩挲。

    艾米用情的亲吻着尼克的唇,吮吸着他的舌,那对也在尼克的胸脯上滚动。

    尼克刚才在客栈里的时候没有答拉的洞里,而他现在却想妹妹的身体里。他一边与艾米亲吻着,一边抚摸着她那光滑的胴体。

    “嗯……嗯……”

    艾米的呻吟越来越激烈,尼克感觉她快到的时候,突然身子转了过来,将艾米压在座椅上,抱住她的两腿一阵猛烈的。

    “啊!”

    “哦——”艾米不顾一切的叫了起来,尼克长抽深插,枪枪捣在她的花蕾上。

    艾米已经娇躯乱颤,但尼克还在那里着。让艾米门户大开,汨汨的喷了出来。

    在感觉到脊背一阵抽搐时,尼克突然抱住了艾米的身子,挺了上去,那长枪深深的插进艾米的,顶住了她的花蕾,热精疯狂的喷了出来。

    布莱丝也在那时达到了,她浑身颤抖着,身子瘫软在那里;而艾米则轻轻咬住了尼克的肩头,许久身子都不敢动弹一下。

    “布莱丝,过来一下好吗?”尼克躺在那里懒懒的说。

    布莱丝从前面直接爬了过来,尼克将她一把抓住,同时迅速且轻松的脱掉了她的裤子。

    尼克伸手一摸,发现布莱丝的已经泥泞不堪。

    “都这样了也不叫我一声?”尼克调戏道。

    布莱丝羞红着脸说:“我不想打扰了你们的好事嘛。”但她还是顺从的劈开双腿,骑到了尼克身上,如艾米那样,让尼克将粗大的插进泥泞的里。

    布莱丝已经从父亲的阴霾里走了出来,她也不愿意再去想那些不愉快的事,全身心都投入到与尼克的之中。

    三个人回到瓦斯达时,温莎女王已经派布兰琪送来了一辆高级越野车,同时带来了一支精锐的部队,以供尼克指挥。同时还号召了山木家族等力量一起参加战斗,瓦斯达俨然成了一座军事城堡。

    故当布兰琪听到法拉里已经被艾米杀死的消息时,她简直不敢相信。

    “尼克,这是陛下给你的书信,要我亲手交给你。”布兰琪随后将一封信递给了尼克。

    尼克打开来一看,是她禅让王位的书信,其中言辞恳切,但同时提出了一个要求——她要做王后,而且信里已经将尼克的登基大典的日期都安排好了。

    读完之后,尼克笑了笑,将信收了起来。

    正当大家准备庆贺的时候,布兰琪却突然接到了新的消息,法拉里的追随者也组织起了一支庞大的军队,正朝瓦斯达方向开了过来。

    为了减少接下来战争的伤亡,尼克让所有战车都涂上了防弹漆,女士兵的铠甲上也都涂上了一层。

    “尼克,这样的小事情就交给我跟艾丝吧,用不着你插手了。”布兰琪好像多年没有打仗,手也正痒着,听到战事便摩拳擦掌起来。

    尼克的军队分成了四支纵队,分别由朱丽、布兰琪、艾米和丽达四人指挥。而萨雅、尼克、贝琳达这些人则守在城堡里等待着胜利的消息。

    布兰琪的讯息并不完整,法拉里的力量在数目上绝对不少于尼克的人马。

    更重要的一点是,与尼克的军队比起来,法拉里余部的武器似乎更加先进一些,双方刚一交锋,战斗就非常惨烈,由于尼克军队的女士兵身铠甲上都涂了防弹漆,所以死伤者多为男性士兵。

    敌方并不相信、也不知道法拉里已经死了的消息,法拉里在他们的心中是与尼克和女王对抗的精神支柱,只要法拉里在他们的心中还活着,他们就有着极强的战斗力。

    战争持续了一个月,法拉里一次也没有出现过,所有关于法拉里在哪个地方现身并取得巨大胜利的消息很快就不攻自破,所以他们渐渐的丧失了信心。

    在战争刚刚开始的时候,尼克这方的几个女首领都不同意使用空中打击,她们觉得那样打仗太没意思了,但到后来,发现对方不是纸糊的军队时,才感觉到要赢得一场战争的胜利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尼克还是派出了十架直升机参加了这次战斗。有了空中力量的配合,一切变得那么容易起来。

    又过了不到一周的时间,所有的法拉里势力全部消灭。

    整片大陆上,尸骨遍地、血流成河。所有与尼克对抗的人全部变成了尸体。

    尼克的登基大典比温莎女王所安排的时间推迟了一个月,因为这场战争几乎在她的预料之外。

    尼克派人四处寻找他所宠幸过的女人,全部接到了宫里来。

    苏茜被封为天皇太后,主管整个后宫,萨雅被封为地皇太后,并兼职做了尼克的奶妈,温莎女王被封为正宫皇后,但在册封之前,她就已经带着她六岁的女儿乔榛悄悄离开了皇宫。

    不过尼克依然为她保留着皇后的位子。

    贝琳达与艾米都被封为公主,各统领地。

    布兰琪为皇宫总管,掌管整个皇宫里的一切大事。

    朱丽以及山木庄园的女人们都被册封为皇妃,坎蒂丝、布莱丝等数十名曾经被尼克宠幸过的女孩都做了妃子进了皇宫,山木庄园的两个女医生也进了皇宫成为御医。安东妮做了教育部长,掌管国家教育。盖拉尔的贝蒂与阿尔娃则负责盖拉尔的管理与教学工作。

    原本在军队中就很受尼克宠爱的铁宁等姑娘们也各得到了封赏,成为军队的重要人物。

    另外,一直随着尼克南征北战的那些哥们儿秀古等人也各自得到了满意的封赏。

    这些被尼克宠幸过的女人,只有苏哈拉留在了漫特利尔城堡,但尼克也封了她一个城堡夫人的称号。

    为这场战争做出了卓越贡献的莱诺?佩恩以及哈雷博士则负责科学院的工作。

    经过这场战争后,尼克成了这片大陆上唯一的中心。

    由于他是凭着战功取得皇位,所以他被称为尼克大帝。

    虽然尼克大帝有着数不清的漂亮妃子,但他还是经常到两位太后苏茜与萨雅那里去,这两个女人也经常不受礼节约束的来到尼克的大殿里,哪怕是当着那些宫女们的面,这两个当母后的女人只要心血来潮,也会与尼克一番。

    怀孕的妃子们先后产下了男婴或女婴,这些女人同时也就成了尼克的奶妈。

    贝琳达与艾丝各领土地之后,尼克也不怕路途遥远的跑到她们的领地里去,体验之情。

    三年之内,贝琳达与艾米就为尼克各生下了两个小公主。

    而凯琳却只生下了一个孩子,为此她还时常抱怨尼克到她这边的时间太少了。

    就连当年的小莫莉都为尼克生下了两个孩子。

    苏哈拉第一年生了一个儿子,沙姆拉虽然知道那是尼克的种,但他心里却高兴得不得了,因为从此他就有了靠山。

    之后,苏哈拉与尼克的约会几乎都光明正大的来;第二年,苏哈拉又给尼克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儿。尼克先后给这两个孩子封了爵位。

    每次尼克到漫特利尔城堡视察时,沙姆拉就会殷勤备至的为尼克安排住宿,而且还专门为尼克与苏哈拉的见面安排了一个非常漂亮的房间。在沙姆拉精心布置的房间里,尼克与苏哈拉总是会颠鸾倒凤,一夜不休。

    尼克登基的十年后。

    尼克对于温莎女王的思念变得异常强烈起来,宫中那些美女们的已经无法填补他内心的空虚。

    于是,二十八岁的尼克独自走出了皇宫,四处云游起来。

    他几乎走遍了所有城镇,都没有找到温莎女王的影子。

    尼克预感到,这十年来,温莎女王一定是隐居到一个僻静的地方。?他舍弃了那些繁华的闹市,朝着山野寻找。

    这天上午,阳光明媚,尼克的心情格外的好。他租了一匹好马,朝一片原野上飞奔而去。

    好些日子没有开车也没有骑马,乍一上马还有些不太适应。

    但在一个小时之后,尼克就驯服了这匹宝马。

    就在尼克骑着马驰骋在原野上时,他看到远处有一个亮丽的身影正在马背上窜。怀着好奇,尼克纵马追了过去。

    马背上的那个女孩也发现了尼克,她并没有特地躲避纵马追来的尼克。

    对一个陌生男人并不惧怕,说明这个女孩子一定有着一身武艺。

    此时那个女孩正举着一把步枪在瞄准一只矮鹿。

    “砰!”

    一声枪响之后,那只正在奔跑的矮鹿应声一个踉跄,四肢伸动了几下后就断了气。

    尼克直接超到了她的前面。

    刚才只是看了她一眼就觉得这女孩子身段不错,而一到跟前,她那亮丽的容貌更令尼克称奇,更让尼克好奇的是,她的相貌竟然与当年的温莎女王有几分相像。

    “姑娘好枪法呀,叫什么名字?”尼克的马离这个女孩不过十米远。

    “榛榛,你呢?”自称榛榛的女孩似乎没有怎么介意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或许是因为现在天下太平,或许是因为她仗着自己不凡的身手。

    尼克立刻想到了温莎女王的女儿乔榛来。此时他已经断定,这个叫榛榛的女孩一定就是温莎女王的女儿。

    榛榛看上去十五、六岁的样子,但那身段却是已经亭亭玉立、楚楚动人了。特别是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清纯之中透着几分灵性。

    尼克一直没有回答她,现在他还不想透露自己的名字,既然温莎女王悄悄躲了起来,她一定有着不愿意见他的理由。

    “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女孩把躺在地上的矮鹿提起来,非常熟练的一捆之后,就扔到马背上的一个袋子里。

    “我叫小伙子。”

    “呵呵……还有这样的名字?你是拿我开心吧?”她觉得尼克在拿他自己开心,所以笑得好欢快。

    “你可以叫我小伙子。”

    “我看你也不小了吧?至少你比我大得多!”榛榛仰起脸来看着尼克,虽然尼克已经二十八岁了,但他依然英俊无比。他这个年龄的男人对于一个芳龄十六岁的女孩来说,似乎更具杀伤力,“会用枪吗?”

    说着,榛榛将手里的步枪扔到了尼克手上。

    现在的武器多用来打猎,像榛榛这么大的女孩子竟然枪法不错,一定有高人指点,而且天天打猎。

    尼克拿过了步枪,像是没摸过枪的人那样摆弄着看了一会儿。

    榛榛看着尼克那傻傻的样子,不觉有些好笑。

    “来,我教你。”榛榛又从尼克手里夺过了枪,一步一步的教起了尼克,看她那副认真教他的样子,尼克很享受。

    “这东西很简单嘛!”看了一遍之后,尼克笑着说,虽然这片原野上只有他们两个人,但尼克的表现却一点都不让榛榛有戒心。

    “可要打到猎物就没有那么简单了。”榛榛提醒着尼克。这是在向尼克证明,她的枪法可不是一日之功。

    “是吗?”

    “那当然了,要是你现在就能打中那只兔子的话,我就敢嫁给你!”榛榛说这话有几分玩笑,但同时表明她已经在心里喜欢上了这个英俊的成熟男人,现在她只是觉得一个连枪都不会用的男人有些不够力。

    尼克笑了笑,却没有说话,更没有让榛榛立什么字据。

    远处的确有一只兔子,那兔子跑得并不算快,可若能在三百米远的距离击中它的话,在榛榛看来,那简直就是神枪手了。

    尼克将步枪举了起来,但他却没有瞄准,枪口随着野兔的运动而微微调整着。

    看着尼克那种开枪的样子,榛榛忍不住捂着小嘴笑了起来。

    “砰!”

    随着那声枪响,那只野兔竟然身子一颤就倒在了地上。

    “打中了没有?”尼克伸长了脖子朝兔子的方向张望着,好像没有看清楚的样子。

    榛榛的表情僵住了。她看得清清楚楚,那只兔子被打中了脑袋!

    她飞快的跑了过去,从地上拾起了那只刚刚毙命的野兔一看,果然是脑袋中弹了。

    榛榛跑起来的姿势更好看,她的臀已经开始圆润,而腰肢也纤细得让人评然心动。她再跑回来的时候,尼克看到她胸前的那两只玉兔更是楚楚动人。

    “原来你是神枪手?”榛榛大声惊呼。

    “我不是今天刚刚跟你学的吗?你可是我师父哟!”尼克不肯承认。

    “我才不信呢,你一定是个神枪手!”

    “我不是什么神枪手,只是老天要让我赢一个媳妇罢了!”尼克没有忘记刚才榛榛说过的那句话。

    榛榛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少女绝美的脸庞一红,就更加迷人了,更让尼克着迷的是,她那鼓鼓的胸脯也在剧烈的起伏着。

    “你要是再开一枪也这么准的话,我就兑现我的承诺!”

    尼克把枪还给了榛榛,“我可不喜欢跟说话不算数的人打交道。”

    说完,尼克转身就要上马。

    “大哥留步!”

    尼克知道榛榛不会让他走的,他又回过了头来,“什么事?”

    “你教我枪法好吗?”榛榛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不禁让人疼爱,她的要求让人不忍拒绝。

    尼克摆出了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又折了回来。

    看到尼克回来,榛榛脸上露出了纯真的笑容。

    从小到大,除了妈妈,榛榛从来没…………见过这样神奇的枪法。她相信,这个自称小伙子的男人的枪法绝对不在妈妈之下。

    “骑我的马好吗?”榛榛眨着美丽的大眼睛,十分的期待,同时她也很有自信能够请到这位高手上她的纯白大马。

    尼克笑了笑,纵身一跳,人就落在了马背上。

    榛榛站在下面,把手交到了尼克的手上,她脚底一蹬,身子轻盈的落到尼克的身前。凭尼克的判断,刚才即使他不去拉她,她也可以飞到这马背上的。

    榛榛两腿一夹,那纯白大马便跑了起来,颠簸之下,两人的身子靠得越来越近,尼克伸手搂住了榛榛的细腰。

    榛榛举起了步枪,寻找着原野上的猎物,很快,一只野兔进入了她的视野。

    与矮鹿比起来,野兔这个目标实在太小。

    当榛榛一枪未中之后,那只兔子跑得更快了。

    榛榛第二次瞄准的时候,尼克趴在她的身后,替她扶了一下枪身。枪响之后,那只兔子应声向前滚了过去。

    这次让榛榛找到了那种感觉。

    马儿在原野上继续奔跑着,榛榛的枪法进步很快,不到半个小时,她就骑在马上打到了四只奔跑中的野兔。

    而这时,尼克的大手已经靠近到少女的胸脯了,他的大手几次触摸到了榛榛那鼓鼓的,榛榛只是评然心动,却没有表现出半点反感来。

    此时尼克已经成了榛榛这个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她又怎么会拒绝他的亲热表示?

    榛榛也将枪收了起来,开始默默享受起尼克的温存,他的大手不时抚到她的胸脯上,这让她心慌不已。

    尼克趴在她的背上,几乎可以听到她那枰枰的心跳声。

    两人就这样骑在马上慢悠悠的享受着原野上的清风,两人的身子靠得很紧,他那铁箍一样的双臂给了榛榛一种安全感。

    “已经正午了,我得回去吃饭了,不然妈妈会着急的。”榛榛幽幽的说,显然她不想让这样美好的时光结束,但她没有办法,她必须在吃饭之前回到母亲身边,母亲是她唯一的亲人。

    “你父亲是什么人?”尼克很想知道,温莎女王隐居的这些年是不是嫁人了。

    “就我跟母亲两个人过日子,家里没有男人。”榛榛忧伤的说。

    尼克从马背上跳了下来。

    “走吧,别让你妈妈担心。”

    说完,尼克朝着自己的马儿走去,他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

    “小伙子,下午你还会来吗?”榛榛大声问道。

    “好的,我们不见不散!”

    尼克头也不回,但他的回答却给了榛榛很大的信心,她觉得这是一个很值得信赖的男人。

    “我在这里等着你,不许骗人哟!”

    “一定!”

    尼克骑上了他的马,绕着榛榛的白马快速的转了一圈后,如箭一样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