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都市小说 > 花都少帅 > 第699章
    道完此言,陈蓉心中涌起一股强大的羞意,芳心骤跳,凝脂般白腻的娇靥羞红得恍如涂了层胭脂,艳如桃李。她螓首转向一边,不再看叶枫。叶枫见陈蓉夸奖自己的宝贝,心中是无比的欣喜。他见陈蓉这媚若娇花,使人陶醉的羞态,童心忽起,他装作未听真切的低下头,附耳在陈蓉樱桃小嘴边问道:“陈蓉,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次。”

    陈蓉娇声道:“谁要你没听清,羞死人了,我可不说了。”

    叶枫求道:“好陈蓉,你就再说一次吧,这次我一定听清。”

    陈蓉无可奈何,遂又羞红着脸,强抑制着心中的无比羞意将方才的话又说了一次。

    陈蓉说完后,美眸瞥见叶枫脸上捉狭的笑容,立知自己上当了。顿时,她娇劲大发,粉拳捶打着叶枫娇嗔道:“叶枫,你好坏,骗陈蓉。”

    此时此刻的陈蓉哪里还像是叶枫的陈蓉,简直就恍如一情窦初开的娇纵少女。

    叶枫笑道:“我怎么又骗你了。”

    陈蓉玉雕般的瑶鼻一翘,红唇一撇,娇声道:“你自己心中明白。”

    叶枫笑道:“那就罚我让陈蓉再尝尝叶枫的大宝贝。”

    叶枫挺起宝贝又开始了。

    这已是陷入中的俩人的第八次,这次陈蓉迎合得比上次更为默契,没有一次让叶枫插空和让叶枫的宝贝从中滑出。俩人的快感从未间断过,蚀骨妙趣横生的快感,源源不断地袭上俩男女的心头。叶枫被这快感刺激得很是兴奋,欲火高涨,肆无忌惮地奋力挥舞着他硬若铁杵硕壮无比的宝贝,在陈蓉的中大起大落地狂抽。

    他插时宝贝直插到陈蓉最深处方才抽出,抽时宝贝直抽到仅有小半截在中才,而在经过这么多次叶枫也变得较为娴熟了,抽出时宝贝再没有滑出,在刚好仅有小半截在中时,他就把握时机地用力向深处一插。如此一来,妙处多多。一来不会因为宝贝掉出来而使停顿,二来女的快感也不会再因此而间断,三来女的四壁的娇嫩敏感的,从最深处到最浅处都受到了环绕在四周凸起肉棱子强有力地刮磨。

    陈蓉爽得媚眼如丝,眉目间浪态隐现,美丽柔媚的花容红霞弥漫,春色撩人,宛如三月桃花绽开,红腻细薄的樱唇启张不已,吐气如兰,娇喘吁吁,声浪语,不绝于耳:“叶枫……啊……喔……哦……你……你插得陈蓉……好爽……宝贝……用力……”

    陈蓉玉臀在下更为用力更为急切地向上频频,修长白腻的玉腿向两边愈加张开,以方便叶枫大宝贝的深入,她中的蜜液,更是恰似小溪般潺潺而流。叶枫眼见陈蓉这令人心醉神迷的娇媚万分的含春娇容,耳听让人意乱神迷的莺声燕语。心中十分激动,亢奋,气喘嘘嘘地挺起他又粗又壮又长又烫的宝贝,在陈蓉暖暖的湿滑滑的软绵绵的中,肆无忌惮地疯狂不已。

    环绕在四周凸起肉棱子,更为有力的刮磨着陈蓉娇嫩敏感的四壁,而四壁的,也更为有力地摩擦着宝贝及大,翕然畅美的快感自也更为强烈了。俩人迭起,屡入佳境,飘飘欲仙的感觉在俩人的心中和头脑中油然而生。

    俩人全身心地沉醉于这感觉中,浑然忘我,只知全力着去迎合对方。陈蓉红润的玉靥及高耸饱满的中间,直渗出缕缕细细的香汗,而一直在上的叶枫更是累得汗流浃背,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息着。

    然而,纵是如此俩人仍是不知疲倦,如胶似漆地你贪我恋,缠绵不休。最后在一股酣畅之极的快感冲击下,俩人这才双双泄,两个人都魂游太虚去了,这是俩人弄得最久的一次。此刻已是傍晚了,俩人精疲力尽地瘫软在床上,四肢酸软无力昏昏欲睡,谁也没有力气说一句话。好半天俩男女才缓过气来。

    陈蓉感觉浑身骨头宛如被抽去了似的,全身酸疼使不出丝毫力气,从来没有这样疲倦过。陈蓉看见叶枫额头遍是汗珠,黑发湿淋淋的,她芳心一疼,竭尽全力举起乏力的素手,揩去叶枫额头的汗珠,杏眼柔情无限,无比怜爱地注视着叶枫,温柔地道:“叶枫,以后不要再用这么大的力了,看把你累的。”

    叶枫懒洋洋地笑道:“不用力,哪能这么爽。”

    陈蓉慈蔼地一笑道:“你这孩子来是贪。”

    俩人互拥着小憩了一会儿,陈蓉感觉粉臀、大腿里侧及,被浸润得湿乎乎的黏黏的十分不适。她遂道:“叶枫,起来。”

    叶枫道:“起来,干什么?”

    陈蓉桃腮微红道:“陈蓉,身上黏乎乎的,想要去洗个澡。”

    陈蓉这一说,叶枫也感到浑身汗湿湿的很是不舒服,他道:“我也要洗澡。”

    陈蓉道:“那陈蓉去给你放水。”

    陈蓉起床只觉玉腿乏力,她步履蹒跚地走到浴室,放好水道:“叶枫,水放好了。”

    叶枫进入浴缸感觉水温适中,暖暖的,身体浸在其中顿感浑身的疲惫去了一大半。

    陈蓉从浴室出来,到卧室一看自己和叶枫疯狂在上面干了一天一夜,洁净雪白的床单此刻是狼籍不堪,一片凌乱,到处是一滩滩黄白相间混合着和的秽液,并且床单上还散落着数根黑长微卷的。陈蓉心中羞意油然而生,皎洁的娇颜飞红,芳心轻跳,她立将床单换了下来,另铺上一床上面印染有连理枝的粉红的床单,枕头也换成了绣着鸳鸯戏水的双人枕。

    换好后,叶枫已洗了澡出来道:“陈蓉,你去洗吧,啊,换了新床单,好漂亮。”

    他立躺倒在床上。

    陈蓉道:“叶枫,你躺着休息,陈蓉马上洗了澡,就去给你拿饭。”

    她转身进了浴室。

    陈蓉很快就洗了澡,圆润白皙的香肩上散披着湿淋淋的黑发,凹凸有致光洁如玉的娇躯一丝不挂的走进卧室道:“叶枫,你要吃什么?”

    叶枫看见陈蓉洁白如玉的娇容,由于刚洗了澡而变得红润迷人,容光明艳。她婀娜多姿的身姿上下柔肌滑肤晶莹如玉毫无瑕疵,欺霜塞雪凝脂般滑腻的酥胸上,傲挺的一对豪乳结实饱满洁白,挺翘在顶上的乳珠红玛瑙般鲜红诱人,玉腰纤细,粉臀圆润而丰挺,一双玉腿匀称而修长,她两只大腿之间毫无一点空隙,紧紧的合并在一起。

    平滑如玉无一分赘肉的下,是那令人心荡神驰的神秘的三角地区。此刻,覆盖着隆起如丘丰满的郁郁葱葱漆黑的湿淋淋的散贴在四边,肥厚腥红的大犹半张开着,平时隐藏在大下红腻细薄的小及珠圆殷红的皆一一可见。

    陈蓉见叶枫的星目色迷迷地上下看着自己,她心中羞意油然而生,俏脸飞红,纤纤玉手一伸遮掩住芳草萋萋鹦鹉洲,难为情地娇羞道:“叶枫,不许你这样看陈蓉。”

    叶枫虽然已和陈蓉裸的翻云覆雨多次,但是从未及这样细看。此刻,看来只令他心猿意马,欲念萌发,的宝贝渐渐地充血胀硬,片刻就金枪高举雄纠纠的竖立起来,挺翘在。叶枫翻身而起,挺起昂首挺胸的宝贝笑道:“我不但要看,还要插。”

    陈蓉媚眼看见那龟眼怒张赤红的宝贝,春心荡漾,兴也起。但她却道:“叶枫,现在不行,陈蓉要去拿饭。”

    叶枫道:“弄了再拿饭,我不饿。”

    他抱着陈蓉肤如凝脂晶莹剔透的玉体就向床而去,他烫如火碳坚硬似铁的宝贝一挺一挺地,顶撞着陈蓉平坦光滑的玉腹、滑腻白嫩的大腿和肥腻多肉敏感的。

    弄得陈蓉顶撞芳心如秋千般摇荡,欲火攻心,浑身,她曲线玲珑粉妆玉琢的胴体主动向床上一倒,珠圆玉润颀长的嫩腿向两边一张,妙态毕呈,春光尽泻。陈蓉美艳娇丽的玉靥春意流动,杏眼含春看着叶枫,媚声道:“小坏家伙,还不快来。”

    面对这活色生香的美妙娇躯,叶枫哪还忍得住,一跃上床,他跪在陈蓉敞开的粉腿间,涨红滚圆的大对准一挺,由于已弄过八次陈蓉紧小的,已较能适应叶枫超愈常人的大宝贝了。故而,叶枫大直顶开肥厚柔软的大,及口柔嫩的小,「噗滋」一声,大一路摩擦着四壁的,直插顺利地到底。

    陈蓉嫣红的香唇一张,「啊」地娇唤出声,娇靥浮现出甜美的笑容,舒爽地接纳了宝贝的,俩人又第九次赴巫山行云布雨了,久久方才无比畅美地云收雨歇。俩人吃过饭,叶枫催着陈蓉快点上床。陈蓉莹白的玉颊一红,媚眼娇羞地一看叶枫,娇腻地道:“小色鬼,弄了这么多次还嫌不够啊。”

    叶枫笑道:“我和陈蓉永生永世在一起,自然就要时时刻刻插着陈蓉呀。”

    俩人自是一夜,尽情承欢,直到次日凌晨,俩人方才疲倦地沉沉入睡。

    叶枫来到春城之后,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终于将残害三叔和大伯的凶手省长马辉推上了审判台,因为罪证确着,加上马辉的妻子出庭作证,马辉无法抵赖,被法院判处开除党籍,执行枪决!

    马辉临死时候,叶枫探监看望他一次,叶枫在看守所的秘密接待室内,用手提电脑给马辉看了自己奸马辉妻女的录像,马辉看到自己的老婆和两个女儿脱的光溜溜的,被叶枫一起玩弄的情景,顿时气得他心脏病发作,晕死过去。

    叶枫还是叫了120,他不想马辉死得这样痛快,让医生把他救醒,让她在极限痛苦中,慢慢等待死亡,还有什么比这种复仇方式更爽的呢?

    等马辉枪决之后,叶枫带领大伯母任雪梅,堂姐叶丽瑶,二伯母苏万桦,三伯母楚曼君,楚盈盈,姑姑叶馨,表妹唐佳慧,还有马辉的妻子陈蓉,女儿马思怡和马思冰一对姐妹花,踏上了返回澳洲的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