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都市小说 > 艳色官阶之权色诱惑:省委一秘 > 第106章 小妖女又来了
    第106章小妖女又来了

    晚上,赵亦铭和吴蔚两个钻在被窝里,吴蔚照常拿起一本书,白天跟着干了一天活儿,累了,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

    “吴小蔚,我问你,你怎么不跟青蓝联系了?前些日子,青蓝找我哭了一通,在酒吧里都喝多了!差点被一个小流氓给欺负了。”赵亦铭的话,像是一针兴奋剂,吴蔚一骨碌起身,翻身骑到了赵亦铭的身上,举起手就要打。

    赵亦铭急忙抓住了疯子一般的吴蔚的手,“你疯了?干吗打我啊?!下去,快被你坐出屎来了!”

    “呯!”吴蔚一拳砸到了赵亦铭的胸上,这一拳砸的,真够实惠的,赵亦铭差点背过气去。他的力气又没有吴蔚的大,想起身又起不来,两个人就以那种十分暧昧的姿势扭打到一起。

    “吴小蔚,你他妈就是一疯子!老子大老远跑来支持你搞养殖基地,到头儿来你就骑我身上打我?!”赵亦铭快气死了,不明不白地被这疯子一顿老拳,真是点背到家了!

    “赵亦铭你他妈带着青蓝到酒吧那种地方,还让小流氓欺负,你说你不欠揍谁欠揍!”吴蔚又砸过一拳来,赵亦铭手疾眼快,把枕头举了起来,这才挡住这个疯子的全力进攻。

    “吴小蔚你他妈活该,青蓝不理你就是对的。你看看你这副死德性,你以为谁都欠了你的?妈的,老子明天就走,再敢不管你的破事!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赵亦铭捞着一个机会,使劲踹了吴蔚一脚。

    吴蔚趴在炕上不动了,搂着个枕头,赵亦铭还下不去手了。好一会儿,听到这男的轻声问了一句,“青蓝,她还好吗?”

    “好个屁,青蓝是多心大的一个人,你现在再看看,那丫头都瘦成啥样儿了,挺圆润好看的一张脸,现在倒好,成了大眼儿灯了!”赵亦铭又踹了他一脚,吴蔚还是没动。

    “我说你们俩怎么回事?互相折磨挺好玩儿的,是不是?能在一起就痛快在一起,不能在一起就好聚好散,这样折磨来折磨去的,早晚整出个精神病来!”赵亦铭把被子披到背上,气呼呼地说道。

    吴蔚仍然不吭声,下巴支在枕头上,整个脸被拧成了麻花,看着都痛苦。

    “吴小蔚,你他娘的吭个气儿行不行?我来这两天了,一直憋着没说。临来的时候,我跟青蓝说要到蛇仙来,青蓝那副表情,看着都让人心疼!我不管你们发生了什么事儿,你就应该给青蓝一个明确的态度!老是这样憋着,不把人憋坏了啊?我说你是不是有别人了?我知道你这种小白脸儿,人人都喜欢,要不然我也不会把你当好朋友,我这样一优秀的大男人,都能被你吸引,更何况那些小女人呢?!”

    听着赵亦铭不知羞耻地自我表扬,吴蔚好气又好笑。

    “那天晚上,她爸那态度,你又不是没看到!人家高高在上,我一介草民,她家的门槛太高了,老子的功夫有限,爬不上去!那天早上,是她主动走的,跟我有啥关系?”这些话,吴蔚一直窝在心里,没处去说。

    吴蔚嘴上这么说,只要一想起那女的,心里就止不住抽痛。可一想起那女的早起不明不白的那通火,他心里的火就烧得特旺。他总觉得东方青蓝在摆大小姐架子,非得让他围着她转,他堂堂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小女人拿服住,那可不行。

    这女的也真够犟的,听赵亦铭这么说,那女的肯定想他想得要命,可就是不服个软,让他先服软,那还叫爷们儿吗!

    赵亦铭见吴蔚不说话,又踹了他一脚,“你不说话就证明你对了?你也不想想,你跟那个叫什么林玉可的,完了也就完了,人家不拿你当回事,跟着个有钱的了。可青蓝不一样,你不知道青蓝对你的心吗?你要是辜负了她,咱这朋友都没的做!”

    “你这话儿说得可过分了啊!她是她,你是你,朋友是朋友,爱情是爱情,你把这俩事儿搅和到一起干什么?”吴蔚任他踹,也不动弹,反正踹得又不疼。

    “你还知道爱情啊?你说青蓝一大美人,抱怀里感觉都好!你怎么就想不开呢?女人得靠哄的。青蓝那天晚上是没出事,真出什么事儿的话,你哭都来不及!”

    “出事也怪你!居然带他去那种地方,那都是什么人去的地儿?往后你再带她去那种地方,看我不把你打出屎来!”吴蔚一脸凶相,赵亦铭真担心这小子把他给嚼巴着吃了。

    两人斗了半天嘴,也没斗出个结果来,吴蔚的心情越发烦躁。正想关灯睡觉,外面的电话午夜凶铃起来,吴蔚骂了一句,披上衣服出去接电话。

    “小吴哥哥!”吴蔚的头马上大了一圈,又是那个戚媚儿。

    “啊,媚儿,这么晚了,有事儿吗?”吴蔚真怕了这个小姑奶奶,离开的两周内,就来了三次,好像这丫头什么事儿也不干,光想着往这儿跑,今儿这个理由,明儿那个理由。来了就让吴蔚陪,美其名曰“考察”。

    “明天我要去你那儿‘考察’。”看看,又来了!吴蔚抚额,“可是,明天我要跟着领导跑项目去了,能不能改天啊?”

    吴蔚撒了个谎,他是真怕戚媚儿那妖女。

    “不行!我明天就去。我不管你在不在家,你不在更好,我晚上就不回来了,我就睡在你那屋,我还要盖你的被子!”这妖女在那头喊得山响,吴蔚赶紧把听筒拿开一些。

    “那,明天你想‘考察’什么项目?”吴蔚没办法,实在不行,就让强生和三溜儿陪着她。

    “‘考察’那个蛇仙湖垂钓项目,还有矿泉水项目。还有一些细节性的环节,我想再深入‘考察’一下。”哇靠,吴蔚心道,打着这个旗号,这妖女已经来过两次了!

    “你来也行,强生和三溜儿他们都在家。媚儿,明天我是真的有事,我就不能陪你了!”

    “那不行!你必须得陪我。反正明天我就去,你爱在不在,你不在我就一直等你!等死算了!”这妖女的思维跟人类真地很不一样,一开始还没觉察出什么,接触的多了,吴蔚发现,这妖女就是一狗皮膏药,粘上就甩不掉。

    吴蔚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回到坑上重新钻进被窝里。

    “媚儿,媚儿是谁?”赵亦铭板着脸,严肃地问道。

    “你不认识,我也是刚认识的。就是一小妖女,明天你就能看到了。非主流的典型代表。”吴蔚不想再说下去,伸手想关灯,却被赵亦铭一手抓住了。

    “你说,是不是因为这个什么媚儿,你才跟青蓝别扭的?”

    吴蔚气结,打掉赵亦铭的手,“说什么呢,你!赶紧睡觉,明天还得开工呢!”

    第二天,赵亦铭看到戚媚儿,就替东方青蓝感到一种强烈的危机感。这货赶紧跑回村委会给东方青蓝打了个电话,把这边妖女出现、她的地位岌岌可危的情况大肆胡说了一通。

    “你说什么!开阳集团的戚媚儿?”东方青蓝在电话里的声音高了三个八度,直追“这就是青藏高原”。

    “对!就是开阳集团的二公主。吴小蔚管她叫妖女,哎哟,你是没看见,粘你们家吴小蔚黏的,比糯米都黏,黏得直沾牙呀。”

    赵亦铭这形象的比喻,也没能引来他预想中的东方青蓝那“咯咯”的笑声。自从那晚以后,东方青蓝很少笑了。赵亦铭再耍宝,她也只是象征性地咧咧嘴。

    “跟我没关系。让他跟二公主黏去吧!”东方青蓝说着就要挂电话。

    “哎!青蓝,你不会就这么放弃了吧!这可不是你的性格。昨天晚上吴小蔚晚上做梦还直喊你的名字呢!你们俩都这么硬挺着,挺来挺去,好事儿都让你们挺黄了。有啥疙瘩解不开的?”赵亦铭真心不想看到两个人形同陌路。自从知道两人确立了恋爱关系,这货早已把觊觎之心化作了祝福。

    “那我怎么办?他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我!”东方青蓝赌气地说道。

    这些日子,她度过了无数个不眠之夜。她想他,疯了似的想,可一想到那声“可可”,心里的火气便直冲头顶。她如此待他,他却仍然忘不了林玉可!

    “吴小蔚是男人!你那市长老爸做的有点不地道。”赵亦铭直言。

    “我爸是我爸,我是我!我马上请假过去。我倒要看看,那个叫戚媚儿是个什么样的人。吴蔚在不在?”东方青蓝问道。

    “他呀,不在!为了躲那个妖女,撒了个谎跑到乡里去了。”

    “算他识相!”东方青蓝在电话里嘀咕了一句。

    赵亦铭偷笑,他要看看吴蔚同志的应变能力,一个是正在生气的女朋友,一个是对他一往情深的妖女妹妹,两女会面,电光火石,这热闹注定有的看了。

    吴蔚不在四道沟,而是到了青川。省委组织部的调查组已经来了两天了。经过两天的调查,基本上已经把问题搞清楚了,要跟他这个当事人了解一下情况,梁宏涛便打电话给闫五玲。

    闫五玲正想通知他的时候,吴蔚正好进了办公室,两人便一起到了青川,按照梁宏涛的要求,到了青川招待所201房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