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都市小说 > 艳色官阶之权色诱惑:省委一秘 > 第105章 户代表会
    第105章户代表会

    找到了利益的平衡点,一切都变得顺利起来。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马土根在吴蔚这里服了软儿,马家人马上变了个态度,虽然看到张家人还是横眉吊眼,但情况却比原来好了很多。

    村里开户代表会那天,乡里派王天富来主持。其实,马土根和张老虎不说什么,这两家人谁都不会再开腔。

    王天富五马长枪地往主位上一坐,吴蔚乐呵呵地倒了一杯茶——这茶还是戚媚儿那女人给带过来的。这戚媚儿刚回去两天,就再也无法忍受相思的煎熬,第三天就跑到四道沟来,闫五玲亲自把她送到了蛇仙村,一呆就是一天,要不是吴蔚撵她,戚媚儿恐怕就得在村里住下了。

    “小吴,这蛇仙村局面打开了,都是你的功劳啊!”王天富这老头不大爱夸奖人,他是个老中专生。那年头,能考上个中考,都是智商情商逆商颇有些高度的,人也自然有些自负。

    “哪里,是乡里领导们指导得好。”吴蔚半躬着身子,把一杯泡好的茶递给王天富。王天富接过杯子,吴蔚一向尊重他,让他的心里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

    “你这孩子,还这么谦虚。会开上了,你主持,我坐阵。谁敢挑事儿,我来出面!”王天富装出一副土匪样子,他一向认为,在土匪思想横行的村子里,只有比土匪更“土匪”,你才有机会收服假“土匪”。

    “行!我要是捅了篓子,还得请王主席主持大局。”吴蔚也不推辞,他倒要看看自己在蛇仙村的影响力有多大。

    晚上7点钟的时候,各户代表陆陆续续地到了。吴蔚扫了一眼,大多数人家来的是男人。男人外出打工的,女人有的抱着孩子,有的拿着活计,走进来的时候高门大嗓,毫不顾忌地说着带点荤腥的话。

    强生忙里忙外的,早就把自己当成了吴蔚的得力助手。这村里的秘书是老张家的,人已经六十多岁,耳朵有点聋,爱喝个小酒,有点糊里糊涂的。

    “张有德,点点人,看看还有哪家没出人。王书记,再用喇叭广播一遍。十分钟后再不到的,视为自动弃权!”吴蔚喊了一嗓子。

    强生早就把人点好了。因为涉及到果山利益分配,除了马土根和偏儿头没到,不管是老张家还是老马家,都派出了代表参加。吴蔚不知这马土根搞什么鬼,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刚想张口主持会议,却见马土根和偏儿头两人叼着烟走了进来。

    马土根也没有吱声,径直走到最前面的桌子前,捅了捅自家一个叫马南的侄子,那马南一看是他,急忙站起来,点头哈腰地猫到一个角落里去了。

    虽然两方事前都作了一些工作,但当吴蔚把集体收回果山的提议公布出来的时候,会场里还是乱成一团。

    “凭什么就不分了?果山是蛇仙的果山,是我们村里的,凭什么承包给外面的人去弄?让我们给他们打工!”一个中年女人喊了起来。

    这是马水根的老婆,马水根没有来,派他老婆来,就是想借这个机会搅一把。因为,果山承包的面积,除了王小妮家,就是她家了。

    “对,对!凭什么咱们栽起来的果树,让别人得好处去!我们不干!”马家又有几个人附和起来。会场里乱了起来,已经有人来回走动,想赢得更多人的支持。

    “放屁!还蛇仙的果山,不都是你们老马家的人在承包着吗?交那点屁的承包金,我看你们是得了便宜,现在就想卖乖!”张老虎不干了,站起来吼了一嗓子。

    老马家人一看这货起来,矛头便一致对准了他。

    “你他妈才放屁呢!你算个什么积巴玩意儿?连自己的裤裆都管不住的东西?”偏儿头开腔了,手里熟练地玩儿着柳叶小刀。

    “偏儿头我艹你妈!”三溜儿一看偏儿头出马,再也憋不住,早把吴蔚嘱咐的话扔到了脑后。

    “我妈早烂在地底下了。你艹去吧,你要能把我妈艹活了,我叫你爹都行!”偏儿头狂笑,柳叶小刀的刀尖指着三溜儿。

    三溜儿的火气早就上房了,三窜两窜到偏儿头面前,伸手就要掐偏儿头的脖子。吴蔚的动作比他们的动作更快,只见他从座位上蹿跳起来,轻松跨过了桌子,像长了一双翅膀,也不知怎么到的他们跟前。

    只见吴蔚探出手,三溜儿的身子便被他提了起来,他就势一个用力抛,三溜儿的身子砸到了墙上。三溜儿一呲牙,屁股坐到地上,像裂开一般,这大哥真够狠的,干吗使这么大劲!

    吴蔚薅住偏儿头的袄领子,把他推坐到了凳子上,“马东我告诉你,有我在这儿,你别想挑事!你再敢挑事,我可就不客气了!”

    “谁要再捣乱!我就艹谁妈!谁要是不同意吴干部的提议,找我马老五说话!”马土根怒吼一声,屋子里更加安静了。

    吴蔚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扭头看了一眼站在墙边的三溜儿,似乎在问“你没事吧”。三溜儿读懂了他的目光,畏惧地点了点头,坐到了靠墙的座位上。

    “咱们张马两家,一直不对付,这是事实,我也不想藏着掖着。在这儿,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你们争了这么多年,斗了这么多年,都得到什么了?乡里有好项目,有你们的份儿吗?谁敢把好项目放到整天打架斗殴的村里?咱有句古话,‘不打不相交’,斗在一起的往往会成为好朋友。

    “我刚驻到咱们蛇仙的时候,就跟王书记说过,冤家宜解不宜结,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占了你一垅,他占了你一步,这有什么?把话说开了,你还人家不就行了吗?谁看到凭那一垅一步发财的?这个果山大承包的事,是经过慎重考虑的。你如果还想承包,咱们这些懂技术的,可以技术入股;手里有钱的,可以资金入股;没钱没技术的,可以在果山打工拿钱。这有什么不好?

    “咱们这个村的人,都介蛇仙娘娘的保佑,喝着蛇仙河的水长大的。今儿马土根马总要无偿复建蛇仙庙,村里允他收两年的香火钱,大家算算这笔账,蛇仙庙复建需要多少钱?怎么也得三十多万吧?两年的香火钱有多少?我曾经考察过,龙宁城里有个龙祖庙,一年的香火超不过五万,蛇仙庙两年撑死也就十万。蛇仙庙刚刚修建,香火肯定不如龙祖庙旺,而且马总还答应,香火钱归他他也要用于蛇仙庙的修缮。各位老少爷们儿,我吴蔚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让你们的日子变个样儿!

    “今天坐在这儿的,大家都有个一个共同的心愿,就是让咱们的日子变个样儿!路打通了,外面的人进来了,各位老少爷们儿愿意在果山打工就在果山,愿意在养殖场的就在养殖场,愿意开饭店旅馆的就开饭店旅馆,非要在果山这一棵树上吊死?其他的,我不再多说,各位好好想想,咱们今天做个表决,一会儿给大家发张纸,这纸上盖着村里的章,要是同意我刚才提出的方案的,就在纸上画个对勾,不同意的就画个叉子。”

    就连吴蔚也没有想到,来了221个人,居然有194票赞成票。王天富对这个结果相当满意,双方冲突起来的时候,他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儿了,没想到吴蔚一出手就给解决掉了。他跟带来的几个人一起回去,半路上就笑着把结果告诉了李天星和朱柏成。

    接下来又是一个严肃的问题,谁来承包这个果山?吴蔚的意见是对外公开拍卖,这一万亩长满了果树的果山,如果真要承包出去,没有雄厚的经济实力,恐怕还真是不行。

    吴蔚跑到青川电视台,打了个广告。天气越来越暖和,再承包不出去,恐怕就要发生抢分果山的事件了。

    吴蔚又找到马土根,看他是否有意承包。马土根早就有这个想法,但因为平泽的摊子还需要支着,他不可能长期留在家里管理果山,便想到一个折中的办法,钱他来出,让王小妮出面承包。

    王小妮自是欢喜,这么大片的果山,原来一直是小打小闹,小片承包,现在好了,什么都由她来统一管理,王小妮合不拢嘴,高兴得连巴掌都拍不到一块了。

    张家的人都不盯着果山,他们的目光,已经盯到了养羊上。养殖场已经建起来了,为了扩大养殖规模,降低投资量,吴蔚又想出了一个托养的办法。谁家有羊,可以托养到养殖场,交一部分的饲料钱,然后就等着在炕头上收钱。

    老张家养羊的多,谁不愿意把羊送到养殖场,年底拿钱,然后自己出去打份工再挣一些钱呢?吴蔚替他们算账算得又清楚又明白,没几天时间,养殖场里的羊就超过了两千只。

    这个养殖场,就由强生来负责了。三溜儿他们几个过来干活儿。这哥几个,一看满圈的羊“咩咩”乱叫,就好像看到一台台印钞机一样。

    赵亦铭也送来了三百头纯种的波尔山羊。这些羊与当地的羊分开养殖。赵亦铭在蛇仙村住了一周,手把手地教给强生他们几个养羊技术,特别是防疫和一些常见病的防疗,这几个小子学得特认真,特别是强生,赵亦铭直慨叹这小子不当个兽医真是白瞎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