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都市小说 > 婚场做戏 > 第二十三章 疑心
    !!!!是谁会这么关注她的一举一动,是谁将她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是谁对她的行踪了如指掌!?

    扫了一眼惊慌失措的黄毛,苏轻寒心里有了答案。

    黄毛和刺青这种人只是小角色,包括他们口中的斌哥,只怕也是在替人做事。

    触到她冰冷的眼神,黄毛止不住地哆嗦,竟然扑通跪了下去:“大姐,大哥,我们知道的就这么多!其他的我们真的不知道!求求你们饶了我和我兄弟吧!”

    只看高毅等人的身手和做派,黄毛和刺青就已经明白,他们惹上了绝对不该惹的人。

    苏轻寒跟没听见一样,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闭嘴!”闷声低哼着,高毅心里十分的恼火,要不是董事长的敏锐,以后指不定还会发生什么事。

    半晌,苏轻寒才缓缓开口:“让他们走。”

    虽然疑惑她的决定,高毅却不敢违拗:“是。你们俩,立刻滚,别再让我看见你们!”

    黄毛如逢大赦,搀起满头冷汗的刺青,连滚带爬地跑了。

    一直站得远远的凌舒走了过来:“小寒,你让他们走了?”

    “嗯。”想到自己被某人监视,她的心情十分低落。

    “我们不应该报警吗?”副市长千金凌舒是个守法的好公民。

    苏轻寒的嘴角泛起一抹苦笑:“我知道是谁派他们来的。而且,这件事,没人能帮得了我。”

    ……

    陶菲看着眼前那个打扮艳丽的女人,迟疑地拿起了话筒。

    “董事长,米兰小姐想见您。”

    “让她进来。”

    陶菲如释重负地转过身:“米兰小姐,董事长请您进去。”

    米兰露出一个自得的微笑,向徐离焰的办公室走去。

    抿了抿鬓边的头发,深吸一口气,她推开了房门。

    “焰哥。”甜美的声音,带着一丝亲昵。

    “有事?”

    徐离焰头都没抬,仍旧看着桌上的报告。

    习惯了他的冷漠疏远,米兰望着此刻的徐离焰,不但没有觉得不自在,反而觉得他周身都散发着一种神秘的魅力,让人无法抵挡。

    娇媚地靠在他的办公桌上,米兰柔声说:“焰哥,我来是想替丹丹向你道歉。”

    “嗯。”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徐离焰的注意力仍然在手里的报告上。

    “丹丹还是个孩子,焰哥你不要怪她。”

    “嗯。”

    望着徐离焰棱角分明的侧脸,米兰水汪汪的眼睛几乎连眨也舍不得眨,她将手中的礼盒放在桌上,向前一推,略带羞涩地说:“焰哥,听说你要出门,我买了一条围巾给你。这几天风大,你可要照顾好自己,要不然,我会雄的……”

    听到这里,徐离焰终于抬起了头。

    迎上他深邃的墨色眼眸,米兰的心止不住一阵狂跳。

    这么多年,焰哥终于肯看自己一眼了!

    紧接而来的话语却如同冷水,将她的一腔柔情兜头浇灭。

    “你是听谁说我要出门的?”

    似乎没听到米兰后面的大胆表白,引起他注意的只是她说的第一句话。

    米兰这才发觉到自己的失言,以徐离焰的身份,行程都是绝对保密的,她怎么能知道呢!?

    “我……”张口结舌,米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冷冷地笑,徐离焰点燃了一支烟:“是黎信说的吧?”

    “焰哥,他只是去看丹丹的时候无意中说起的……”

    “好了,你出去吧。”

    徐离焰毫不客气地开口逐客。

    泄气地走出办公室,米兰一脸的懊恼。

    她怎么能忘乎所以,居然会犯这种错误?好不容易的机会,又讨了个没趣。

    路过陶菲身边,她听到徐离焰办公室对讲话筒传出的吩咐:“叫黎信立刻上来。”

    ……

    “焰哥。”进了办公室,黎信就低下了头,不敢看那张冷若冰霜的脸。

    看到米兰懊丧地出了电梯,他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沉默了片刻,徐离焰缓缓开口:“知道什么事吗?”

    “我不该把焰哥的行程告诉别人。”黎信倒是答得很痛快。

    冷哼,徐离焰掐灭了烟头:“我知道你对米丹有点儿意思。”

    “焰哥。”飞快地看了一眼他的脸上,黎信的额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不过这次,你太大意了。”

    站起身,徐离焰绕过办公桌,走到黎信面前。

    黎信勉强挤出几个字来:“我……我下次不会了……”

    “你觉得还会有下次吗?”

    “焰哥!”猛然抬起头来,黎信脸上是少有的决绝,“这次的确是我的错,您别怪丹丹!她也是为了帮米兰……”

    “够了!”

    倏地一声暴喝,黎信下意识地倒退了半步。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知不知道多少人是为女人误了大事?”

    为了讨好女人,就把徐离焰的行程透露出去,即使对方是认识多年的米丹和米兰,徐离焰也不会纵容这种行为。

    黎信狠狠地咬牙,腿一弯,就要跪下:“焰哥,我……”

    手臂猛然被有力地拖起,徐离焰的神色却没有一丝的缓和:“记住,没有下次。”

    六个字,已经是对他最大的赦免了。

    黎信愣住了。

    焰哥竟然就这么放过了自己?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徐离焰随手将桌上的盒子递给他:“这个,你拿去。”

    不但没有惩罚,竟还有礼物?

    黎信彻底摸不着头脑了。

    ……

    苏轻寒早早就回到了龙湖别墅。

    “夫人好。”女仆接过了她的外套,又加了一句,“先生还没回来。”

    “……嗯。”知道他不在家,她的心情反而更低落了些。

    “夫人晚饭想吃些什么?”

    “随便。”

    心事重重地回了房间,她一头扑倒在床上。

    尽管不愿意相信自己的推测,可是一切迹象都指向了他。

    除了他,谁能指挥那么多的手下,每天换不同的人来跟踪,免得她起疑?

    除了他,谁会对她的一举一动都那么关注?

    可是,如果真的这么不信任她,昨天晚上的示好又是为什么?难道是为了进一步掌控她、迷惑她?

    一向处事决断的她,这次却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不知躺了多久,外面传来女仆的声音:“先生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