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综]炮灰的心愿 > 第131章
    <foncolor=red></br>

    麦克几乎以为眼前的女子疯了,她想要带着义肢跳舞!谁知道一年之后,林宣汐在康复中心的一曲舞蹈,让全体的观看的人都自发站起来鼓掌。一只是正常的腿,另外一只则是机械冰冷的义肢,偏生在如水的音乐之中,跳出了属于中国女子的婉约与动人,最为让人感动的高·潮时候的跌宕,她仿佛是暴雨之中搏击长空的飞燕,仿佛是不屈的想要从禁锢之中破土而生的嫩芽,又仿佛是临空而立的天鹅下一刻就会随着她的梦想追随天际。

    “绿,你真是太棒了。”麦克的声音甚至有些哽咽,他在康复中心从未见过如同林宣汐一般的女子,不仅仅要求站起来,还要求跳舞。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麦克知道她付出了多少的汗水,截肢处总是磨出了血泡,直到后来那里增厚了一分,有了厚厚的一层老茧,麦克是学神经学的,他知道就算是这样的厚厚的茧子,一场舞蹈之后,那里也会隐隐有些疼痛,更何况为了准备跳舞,每天做高难度的动作,林宣汐总是上午一小时下午一小时,这样的时间在专业的舞者身上不算长,但是在一个残疾人的舞者身上,已经是身体的极限,每次他看到林宣汐的身子在练习的时候摇摇欲坠都会觉得心惊,仿佛下一秒她就会跌倒,但是她总是漾着笑,轻巧转上一个圈。麦克的眼眶不知不觉有些发热,这就是他做复健医生的意义,让患者站起来,不仅是身体上,还有心灵上,而眼前的林宣汐做到他所知道的最好!

    “谢谢。”林宣汐接受了麦克的拥抱,感受到他颤抖的嘴唇在自己的面颊上落下了如同蝶翼一般轻柔的吻。

    林宣汐的身上披上了大衣,舜娟也来看这一场康复中心的舞蹈,她此时已经走到了林宣汐的身后,替她披上的衣裳,“我就知道,你是最棒的。”她的眼底也含着泪,看着舞台上的林宣汐,她越发为女儿骄傲,“你跳得棒极了,所有人都在为你欢呼。”

    “我知道。”林宣汐轻声说道,因为激烈的运动,面上晕上了红霞,如同涂上了胭脂一般,一双明眸潋滟带着如水的温柔。

    “可惜费云帆没有来。”舜娟说道,“他应该看一看的。”舜娟替林宣汐理了理散乱的发丝,忽然就想到了费云帆。费云帆在大半年之前是来过美国康复中心,义肢磨合的疼痛让他要发疯,紫菱见着费云帆的样子,就哭着说不用义肢了,她给费云帆推一辈子的轮椅,之后费云帆就离开了美国。

    此时的费云帆在紫菱锲而不舍的努力下,终于和紫菱结婚了,楚濂也黯然神伤回了国,舜娟虽然并不太满意也把费云帆当做了自家人了。林宣汐知道母亲的心思,自己自己能够站起来,费云帆作为一个男子汉只会更加容易。就林宣汐的认知中,费云帆可以说是生生被紫菱拖累了,紫菱的泪水拖累了费云帆的步伐,恐怕接下来的半辈子费云帆坐在轮椅上。她的眼睛嘴角微翘,心情越发好了。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舜娟的话语唤回了林宣汐的思绪。

    “自然是回国了。”林宣汐的眼睛微微眯起,像是在眺望远方,在国内有她的朋友有她的老师,她要重新组建她的工作室。

    “回国好。”舜娟笑着说道,她的笑容发自内心,璀璨的笑意点亮了不如年轻人那般明亮的眸子,“我在国内一个劲儿替你揪心呢。”

    演出完了之后,林宣汐就跟随者母亲搭乘飞机回了国,机场那个身材欣长眉目清秀的男子见着了林宣汐,笑着挥了挥手。那人正是邵建波,绿萍以前的舞伴,绿萍出事解散了工作室,邵建波也拒绝了其他工作室伸出的橄榄枝,说是去找其他的工作,邵建波一心放在舞蹈上,除了舞蹈没有其他的长处可以拿得出手,故而在国内只能做销售罢了。

    舜娟见着了邵建波,知道女儿要同他重新搭舞,笑着说道:“别在外耽误太久了,早点回来。”

    林宣汐乖巧点头应声称是,仰头看着邵建波,他容貌比不得楚濂的帅气逼人,也是清秀俊朗,加上作为舞者身上自有一股轻灵的韵味,惹得不少女子频频张望。

    “好久不见。”邵建波露出了笑容,带了些朴素的憨厚,他的眼圈也有些发红,“绿萍你这样真好。”她面上带着笑容,走路的节奏仿佛是踏着歌曲的节拍,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身后,美丽温柔依旧。

    “是啊。”林宣汐转了一个圈,“瞧瞧看,是不是和正常人一样。”

    因为林宣汐的这个动作,邵建波反而有些紧张,似乎做好了准备去扶起若是跌倒了的她。林宣汐瞥见了他的表情,拉着他的手臂,带着他往前走,同时左手取下了挂在胸口的太阳镜,“你放心我没事,我第一次复健之后就可以做这样的动作,第二次的复健,我还打算跳舞呢。”

    跳舞……邵建波有些失神,跳舞着的绿萍美得惊人,他还记得那场车祸之前,绿萍笑得温柔而甜蜜,说今后要把更多的重心放在男友身上。而现在她已经和楚濂分开,又失去了一条腿,她说,她要跳舞?邵建波愣神任由林宣汐拽着自己往前。邵建波想到了初次和她的相遇,正是因为追随着绿萍,他才踏上了舞者的道路,绿萍不再跳舞,他也就离开了这个行业。

    “你瞧瞧。”到了咖啡厅店,林宣汐取出了pad点开那场在美国的演出,推到了邵建波的面前。

    邵建波捧着pad垂目看着,林宣汐手里捧着送来的咖啡,看着邵建波长长的睫毛被窗外透过的阳光镀上了金色,他的肤色不如以往白皙,大约是奔波在外,染上了浅咖色,却褪去了以往的一份稚嫩,多了些男子气概。

    “你还要跳舞,还要和我搭档?”邵建波认真地看完了三遍视频之后,才抬头看着林宣汐认真地说。

    “嗯。”林宣汐笑着说,“你愿意做我的舞伴吗?”她双手双手托在下巴,微微歪着头,这一刻仿佛是穿越了时光,她是那个笑起来带着棉花糖一样芬芳气息的甜蜜女孩儿,而他是那个有些扭捏不安的男孩,“好的呀。”邵建波听到自己低低说出了这话,和十几年前一样的话语。而对面的林宣汐的笑容同曾经的女孩儿笑容相似,甜到了心底。

    “你跳得很好,你选择的舞曲难度并不大,但是节奏感精益了,舞蹈之中的张力就算是透过……。”邵建波在冷静了之后,仔细和林宣汐说起了舞蹈,邵建波说得认真,林宣汐附和偶尔说话,不知不觉,原本纸杯之中滚烫的咖啡比手心还要微凉。

    邵建波是一个性格内敛的人,只是说起了舞蹈,他的话语总是格外多,忽然意识到他已经说了很久,耳根有些发红,“不知不觉就说了这么久,你刚下飞机,也累了吧。”

    “说起这些我一点儿也不累。”林宣汐笑着说道,“我在飞机上睡了一觉,想着能够继续大展拳脚,就觉得心情舒畅,我不仅不觉得累,反而精力充沛,精神十分好呢。”

    邵建波却站了起来,“我送你回去,舞蹈的事情不急在一时。你好好休息,曾经工作室的人我都有联系方式,我帮你重新组建工作室。”

    “其实,其他人都没有关系。”林宣汐也站了起来,“我相信会成功,只要我的舞伴是你。”多年来的对舞,邵建波是最契合她的舞者。

    邵建波因为林宣汐的话,面上有些发烧,他说道:“我也相信你会成功的。”

    邵建波一直送林宣汐到了家门口才离开,林宣汐从落地大窗看到了邵建波的背影,想到邵建波自从同绿萍搭档以来,一直在她的身边默默守候,自己这一次回国提出要重新跳舞,他毫不犹豫就说出了立即辞职的话语,还准备联系他人重新做起工作室。

    “都说好了?”舜娟站在了林宣汐的身后。

    林宣汐点点头,“他知道了我要重新跳舞的消息,就说会辞掉现在的工作。”

    邵建波的心思舜娟心中洞明,含蓄说道:“他倒是个好的,你刚回来就替你奔东奔西的。我记得以前他也很照顾你。”

    林宣汐笑了笑正要开口的时候,就听到了紫菱的欢快的声音响起,“云帆,你看天气这么好,下午的时候我们也去逛一逛,虽然经常去那个街心小花园,我还是觉得十分让人惊艳,那里真是美极了,不像是人间一样。”紫菱在见到了林宣汐之后,一下子就噤了声,“姐……”

    费云帆此时也抬眼看着林宣汐,面上浮现了一抹病态的红晕,他的目光落在了林宣汐的腿上,继而又轻飘飘转开,林宣汐对舜娟说道:“妈,我先去取下义肢,在家,还是用轮椅方便。”

    “对对对。”舜娟连忙说道,“你也戴上很久了,你的房间一点儿也没有动,快去吧。”

    “嗯。”

    林宣汐听到紫菱小声说道:“你瞧,你和她都是一样的,那义肢也不能一直戴,我会陪着你,一直陪着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