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家有儿女 > 第043章 忆苦思甜
    傍晚,全家人准备吃饭,只见餐桌上已摆好四盘色彩鲜艳、荤素搭配好的菜,刘梅端上最后一碗热汤,大声喊:“开饭了!”

    爷爷正在看电视,夏东海走出来笑道:“爸!吃饭了!”

    “好!”

    爷爷关了电视,起来吃饭。

    一家人先后上桌。

    爷爷看到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在一旁埋怨说:“又是这么多菜,天天像过年似的。”

    姥姥却说:“如今的孩子口刁,公要馄饨,婆要面,难伺候呀!”

    这时,刘星在旁边笑着问:“妈,我都说了三天了,您怎么还没买酱肘子呀?”

    穿越过来之后,刘星已经习惯了当小孩子,再加上在家里表现出众,所以也经常提不少要求。

    刘梅说:“我忙着呢,哪能记得这么多。”

    小雨在另外一旁说:“妈,您怎么说话又不算数?不是说好了,今晚要吃可乐鸡翅吗?”

    “明天一定买。”

    刘梅真是应付不暇了。

    小雨可不高兴了,悻悻地说:“又是明天,到了明天,还说明天!”

    爷爷皱眉,用筷子敲敲盘子:“注意了,这儿是东海的家,不是东海酒家,不兴点菜!”

    小雪伸伸舌头:“本来我想说怎么又没买黄鱼,听爷爷的话,我就不说了。”

    爷爷顿时语塞,然后嘟囔道:“你这不已经说了吗?”

    小雨这小家伙则放下筷子,撅起小嘴,以表示不满。

    姥姥一见,心疼极了,急忙上前哄他:“不就是可乐鸡翅吗?姥姥记住了,明天啊,姥姥一定亲手给你做!

    这招还真管用?刘星嘿嘿一笑,学着小雨的样子,故意放下筷子,嘴撅得更高。

    姥姥乐了:“你就别凑热闹了,你想吃肘子不是?姥姥明天也买,还有黄鱼,明天全买!”

    孩子们全都开心了,但爷爷却生气了:“不像话!我不吃了!”

    连老头子都闹别扭啦?姥姥一惊,马上笑容可掬地对他说:“你想吃什么也尽管说,我明天一起买回来。”

    “我想吃人!”

    爷爷一拍筷子,没好气地说。

    “啊?”

    全家人大惊失色,恐惧不已。

    刘星却是忽然神色一变,经过这几个月的相处,他已经基本上了解自己这个爷爷的性子了,为人严肃,很注重教育,抵制好逸恶劳和不劳而获,今天这事儿,估计他老人家可能要有行动。

    晚上,在爷爷的“招集”下,夏家大人们临时召开紧急家庭会议。

    “我告诉你们,照你们这样宠孩子,长大了准没有出息!”

    会议上,爷爷一脸严肃,义正辞严地说。

    姥姥却不同意了,低声咕味:“从没听说过,吃了酱肘子和可乐鸡翅,孩子就没出息了。”

    “问题不在酱肘和鸡翅上,”

    爷爷更来气了,“是在孩子的思想上,我们不能总是让孩子只懂得享受,要他们学会吃苦,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们懂不懂?”

    夏东海刘梅一怔,沉默不语。

    只有姥姥摇摇头,诚实地说:“不懂。”

    这还不懂?爷爷差点儿没气炸了肺,对姥姥说:“好好,好男不跟女斗,我不想和你吵架,明天的菜呀!你就别操劳了,我去办。”

    “这可不行,我答应了孩子们的,明天一定得办到。”

    姥姥可不妥协,连忙拒绝。

    “你就歇一天,明天还是让我办。”

    “我办!”

    “我办!”

    两人争个没完。没办法,最后他们决定听夏东海和刘梅的意见,由夏东海刘梅举手表态,支持姥姥办的举左手,支持爷爷办的举右手。

    谁知……

    夏东海刘梅居然都迟迟疑疑地举起了双手。

    举双手?投降?爷爷气不打一处来:“你们向谁投降?”

    姥姥得意洋洋地说:“这你不知道了吧?如今家家户户都一样,父母向孩子举手投降。”

    爷爷顿时气结。

    没有办法,到了最终,爷爷和姥姥还是没有达成一致。

    第二天中午,爷爷就提了个装满野菜的黑色塑料袋回到家。

    “爸,您买菜回来了?”

    刘梅打招呼说。

    爷爷指了指黑色塑料袋,说道:“今天我起了个大早,到郊外挖了这一袋子野菜,今天什么菜也别做,让孩子们吃顿忆苦饭。”

    “忆苦饭?”

    大伙儿都愣住了。

    “这野菜能吃?”

    姥姥疑惑着,上前看了看。

    “我小时候要是没这野菜啊,早就饿死了。”

    爷爷没好气地说,“今天我想让孩子们也尝尝,目的是要他们知道,前辈人吃了多少苦,才换来他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夏东海刘梅都赞同地点点头。

    谁知,出人意料的是,居然连姥姥都点头同意爷爷的说法!

    “很有道理,”

    只听见姥姥说,“也很有教育意义,我举双手赞成。”

    真的吗?太阳打西边升起了?爷爷一听,兴奋不已。

    哪里知道,姥姥接下来竟说:“今天这亭呀我看得这样,等孩子们全回来了以后,你就先跟他们忆忆苦,好好讲一讲过去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难,然后就把这野菜拿出来给他们看,让他们牢牢记住,他们的爷爷,小时候就是拿这野菜填饱肚子的。”

    爷爷一听,觉得有点儿不对头了,他问:“然后呢?

    “然后我就把可乐鸡翅、红烧黄鱼和酱肘子端上来,再来个思甜。”

    姥姥煞有介事地说。

    真是岂有此理!“就这样忆苦思甜?”

    “难道不是吗?

    晦,太阳果然还是打东边升起了。爷爷气得还真没辙了。

    “说了半天,忆苦饭,就不吃了?”

    爷爷气呼呼地问。

    姥姥理所当然地说:“意思到了就行,你还真想让孩子们吃这个连猪都不愿意吃的野菜?”

    “不让他们亲口尝尝,他们怎么能体会到前辈人吃的苦?

    “他爷爷,道理是不错,可毕竟时代不同了,不信你去超市看看,猫食、狗食都讲究营养成分,人就更不能马虎了,这野菜里能有维生素abcd吗?”

    爷爷这回真的被气坏了!

    “今天这忆苦饭,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爷爷下定决心,斩钉截铁地说。

    “你这是虐待少年儿童!”

    姥姥毫不示弱。

    爷爷和姥姥这么一对活宝,一个要做忆苦饭,一个要做思甜饭,谁也不让谁。

    夏东海刘梅看着他们吵架,只觉得有些缺氧,有些想晕。

    最后,在可怜的夹心饼干—夏东海刘梅的调解下,爷爷和姥姥都不得不一人让出一步。

    “我妈同意了,就吃忆苦饭。”

    经过劝解,刘梅喜气洋洋地说。

    “这么爽快?”

    爷爷喜出望外,起身欲走,“我去准备准备。”

    “但她是有条件的。”

    刘梅拦住爷爷说。

    爷爷问:“什么条件?

    “那野菜得让她亲自料理“行呀,她烧就她烧,我落得享福!”

    爷爷扑味一笑。

    再晚一点,当三个孩子都回到家时,爷爷和夏东海刘梅正在客厅里聊天。

    一见到孩子们,夏东海就郑重其事地说:“你们三个都给我过来,站好!”

    见夏东海头一回这么严肃,仁孩子都吓了一跳心想,要搞军训呀?

    “这么严肃干吗?怪吓人的。”

    小雪咕浓道。

    “今天是得严肃点,”

    夏东海说,“我郑重地告诉你们,今天没有可乐鸡翅和酱肘子……”

    “光吃红烧黄鱼?”

    小雪一听就欢呼雀跃了。

    “什么鱼都没有。”

    夏东海严肃地摇头。

    仁孩子一怔,异口同声问:“那吃什么啊?”

    “今天全家吃忆苦饭!”

    夏东海说。

    啊?孩子们大吃一惊。

    小雨问:“忆苦饭是什么东东?好吃吗?”

    夏东海如实答:“不好吃,它只是一种野草!”

    野草?小雨可不依啦:“我们又不是奶牛!我抗议!”

    “对,抗议!”

    小雪附和。

    刘星没有说话,他已经知道忆苦饭是什么了,估计就是吃野菜,这爷爷是要自己等人吃吃野菜,感受感受老一辈的痛苦。

    说到这里,刘星忽然眼眶有些湿润,因为他想起了自己前世最疼爱的爷爷!

    刘星前世的爷爷是个解放军老兵,中国解放之后回家务农,在自己很小的时候,爷爷很疼爱自己,时常跟自己讲起他们以前的事情,爷爷常说一句话,给刘星前世印象很深,爷爷说如今的日子好了,自己这些吃了一辈子野菜的人总算给儿孙带来的幸福,自己等人死而无憾。

    后来,爷爷死后,刘星时常想起这句话,意味很深,他长大以后,曾经去过偏远山区,吃过野菜,味道很不好,但是刘星吃着他,会不由自主地想起爷爷,当时也是吃得很开心。

    而此时,刘星却是忽然有了当年的感觉!

    此时,夏东海却说:“抗议无效,准确地说,它是一种野菜……”

    “野菜是有毒的,吃死人谁负责?”

    小雪不依不饶地说道这时,爷爷严厉地站出来:“我负责!”

    爷爷负责?孩子们全都呆住了。

    爷爷说:“孩子们,这野菜啊,是爷爷今天起了个大早,到郊区挖来的。它不好吃,又苦又涩,可爷爷小时候却拿它当饭吃。”

    “爷爷,你小时候是傻子吗?”

    小雨天真无邪地问。

    “爷爷不是俊子,爷爷是家里穷呀!”

    爷爷想起当年,煞是难过,“不吃这又苦又涩的野菜,爷爷就会饿死!”

    “今天爷爷要你们也尝一尝这野菜,是希望你们知道,好日子来之不易,你们一定要好好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

    夏东海接着说。

    “爷爷,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我也很赞成,就怕……”

    说到这里,小雪低下头,有点不好意思。

    “就怕什么?”

    爷爷问。

    “就怕这野菜很难吃。”

    “正因为它难吃,所以才有意义。”

    这……孩子们都无言以对,真不知如何是好。

    刘星长叹一声,神色一黯,忽然恶作剧心一起,立即举手发言:“爷爷,为什么难吃的东西,才有意义,好吃的东西,就没有意义了呢?

    “这……”

    这次轮到爷爷语塞了。

    刘星趁热打铁,又继续逗问:“我们天天有好吃的,天天都没有意义了吗?”

    “这……”

    小雨很老实地说:“我最怕吃苦东西了,咽不下去怎么办?”

    爷爷重重叹息,说道:“孩子们,这野菜确实很难咽,当你很饿很饿的时候,你就不觉得它苦了,你也不怕它苦了!你找到了饿的感觉,你就能咽得下去了。”

    饿,是什么感觉?

    小雨望望刘星,刘星无奈一笑,没有回答,小雪望望小雪,小雪又望望小雨,都不明白。“我们都找不到饿的感觉!”

    小雪又一次举手发言。

    爷爷沉默不语,只是一次又一次地叹气。

    夏东海站出来说:“正因为你们从小没挨过饿,不知道饿是什么滋味,天天有这么多好吃的,你们还不满足!所以爷爷今天才去挖野菜让你们尝尝,野菜确实很难吃,但必须吃,把又苦又涩的滋味给我牢牢记住!上桌,准备开饭!”

    刘星一听,心中也是觉得这忆苦饭有必要吃一下,当下问道:“爷爷,那忆苦饭谁做啊?”

    “额,你姥姥做!”

    爷爷说道。

    “额!”

    刘星点了点头,说道,“那爷爷,我看这忆苦饭是吃不成了!”

    “啊?为啥?”

    爷爷和夏东海一愣。

    “因为我姥姥会把野菜烧的很好吃!”

    刘星淡淡地说道。

    “呵呵,这怎么可能!别胡说啊!野菜怎么可能好吃呢?”

    爷爷摆摆手笑道。

    刘星沉默了,心想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