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都市美艳风流记 > 第九十四章 春情潜艇(6)猥亵冰山女郎
    崔在挣扎,和自己的**!现在她终于知道了韩致强所言非虚,整个身子有一种生生要被烤化的感觉。

    脱下一件,只脱一件!一个声音在她心中慢慢的响起,一点点的放大。

    同时另一个声音也响起,不!绝不!两种声音在崔的心中相持不下,她狠狠的咬着嘴唇,已经渗出了丝丝的血丝。

    她无疑是个坚韧的女子,这从韩致强惊愕的神色中就能看出。

    十分钟,足足十野分钟了!上次韩致强将这种药用在那个修为更高深的女忍者身上,也不过才五分钟而已,这足以说明药效的霸道。

    可现在时间过去了两倍,崔身上的衣服一件都没有少。

    韩致强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他太想将崔压在身下了,以偿他多年的夙愿。

    在等五分钟!韩致强心中悄悄的决定,他太想将崔变成一个荡妇,然后让这个女子,自己将衣服脱下,哭着叫着,更甚至跪下磕头求她了。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韩致强已经几次不耐烦的看表了,终于,崔动了。

    她的脸上有无奈和痛苦,但同样也有一种解脱!第一个声音在她心中无限的增大,满满的占据了,让她终于放弃了所有的抵抗。

    一件!只能是一件!崔的内心大叫着,一点点的将外衣脱了下来,这让她感到了片刻的凉爽,不过很快,火热占据了她的心灵。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在脱一件,在脱一件,能更好受些。

    有些东西,一旦打开缺口,将是永远难以弥补的。

    现在的崔明显就到了这种情况。

    韩致强的嘴角笑得越来越淫,越来越歪了。崔身上厚厚的冬装,已经在一件一件的减少,终于浑身几近,只有下面裹着红色迷你内裤。

    这个女人身材真好!就算是尝尽无数女人的韩致强,也忍不住从心中称赞一下。

    他没有想到,就在房子外面,同样有个男人,流着口水,在心中和他说着同样的话。

    也许比起韩致强来说,王猛更有资格评价崔的肉体。毕竟就在刚才,他刚刚鉴赏完崔的双胞胎姐姐——崔明智。

    崔和崔明智长得很像,就算是扒光衣服后也同样。不过王猛还是一眼看出了两人的区别。

    这个区别是在臀部!崔明智的臀部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翘臀,但是崔这个妹妹却要更出色一些,绝对比她姐姐的还要丰满。

    那白色,宛如巨大葫芦一般的臀部。丰满的让人忍不住想将嘴靠过去亲亲,完美的像个硕大的玉石,上面没有丁点的划痕,白的让人颤抖,嫩的让人不敢相信。

    小小的红色内裤,更是给这个大臀增添了一道艳色。在那种巨大的白面前,那宛如崩在上面的红色内裤,就像是一条线一般,又像是一层薄沙,轻轻一碰,就能戳开,看见里面最美好的景色。

    最绝的是,就是这样的大白屁股,长在崔身上,一点不显得突鹫,反而是那么的和谐,好像这个女人,张这么大的一个屁股,是理所应放的一般。

    在这种美臀面前,每个男人都想狠狠的将它抱住,永远都不放手。

    崔在挣扎,为了自己的最后防线。尽管完美的双胸已经完全暴露在外面,她顾不得掩盖了,那对芊芊玉手,几次在放在屁股上的红内裤下,显然是内心的坚持正在和承受的做斗争。

    韩致强淫笑着,显然内心畅快,他踏前几步,手狠狠的打在崔的白臀上,嚣张的叫道:“崔,你不是冰冷,对我从来不理我,现在为什么又要把衣服脱光?”

    崔软弱无力的从嘴中吐出,“你….你….不得要死。”

    “哈哈!”韩致强继续道:“承认吧,你其实是个骚货。而且是个大骚货。”他说完,狠狠的抓住崔仅剩的红色内裤,猛然间往上一提。

    巨大的摩擦力,让崔失声叫出,不过很快就转化成了呻吟。

    韩致强哈哈大笑,他使劲抓着那条红色内裤,叫嚣道:“崔,你个骚娘们,刚才到底是痛苦还是高兴。是不是下面搔痒的很,需要一个像我这样健壮的男人,将你像母狗一样玩弄啊?”

    “不….不…不”崔的反抗声是那么的弱小,在她心中不得不承认,刚才韩致强提出的建议,深深的打动了她的内心,让她多么的希望韩致强那样做。

    她几乎就想答应了,不过只是几乎,因为韩致强这种卑鄙无耻的男人,她绝对不会妥协。

    “你….做梦吧。”语气虽弱,但却坚决。

    韩致强恼羞成怒,他还记得,就算是上次那个女忍者,自己和李贞灿密谋杀了她唯一的师傅,她跑来报仇。就算是在这种血海深仇下,才五分钟,那个女忍者就面对自己这个杀师仇人,变成了世界上最浪荡的**。

    这个崔,当真是可恨!

    不过韩致强决定不再给她挣扎的机会,他要动手了。狠狠的一撕,立刻将崔最后的遮羞布,那个紧身的红色小内裤撕烂。

    崔根本无法阻止他的动作,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双手放在她最最羞人的上面,拼尽自己最后一点力气,后撤者。

    韩致强一挥手,就将崔的一对芊芊玉手抓住。

    崔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她知道她那个地方已经暴露在韩致强的眼前。

    害羞,无力,耻辱,涌上了她的内心,可惜她却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

    就在崔决定认命的时候,忽然她的耳边传来一声惨叫,听起来似乎是韩致强,她猛地睁开眼睛,却发现一阵金光闪过,韩致强早已不见了踪影,空荡荡的室内只有她和依然躺在穿上昏迷的金慧贞。

    韩致强暴躁的大叫着,嘴角身处一丝鲜血,现在他已经不在潜艇房间内,而是在一片金光笼罩的异样世界内。

    他的对面,站着一个微笑的男人。

    “结界?”韩致强推测的问着那个男人。

    男人依然微笑,“欢迎你,虽然你只是一个淫贼。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你很荣幸。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能布出完整的结界,而你是第一个到达我结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