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都市美艳风流记 > 第九十二章 春情潜艇(4)秘药篇
    房间内,一向冷静沉着的韩致强暴跳如雷,相反,粗暴的李贞粲却正在温言对他相劝。

    不知道两人出于什么目的,之间的谈话并没有用h国语,反而用的是z国语。

    “致强,你在忍忍吧,不就是一个小女孩吗?族里几个实权派长老都宠爱她,一时间我们也想不出办法。”李贞粲轻声道。

    韩致强却一直来回踱步,嘴里喘着粗气,一付怒不可遏的模样。

    “不行!绝对不国行!我韩致强看上的女孩子,哪次不是手到擒来。崔那个小妮子居然敢拒绝我,让我这张脸往哪里摆?要知道,我韩致强可是我们八荒遗族年轻一辈的第一人。”

    他说完,更是狠狠的将手中的水杯摔倒地上,哗啦一声,水混着破碎的玻璃渣溅了一地。

    表面粗暴的李贞粲,此刻脸上却是平静如水,轻轻的从嘴里吐出两个字,“冷静!”说完,他弯下腰,将地上玻璃渣慢慢的打扫完,走到韩致强的身边,重复了一遍。

    “冷静啊冷静!致强你一定要冷静!”

    低声的话语传到韩致强耳边,却如同晴天霹雳一般,他喘了良久的粗气,脸色慢慢的恢复了正常,又变成了那个冷静睿智的八荒遗族年轻辈的第一人。

    韩致强走到李贞粲傍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贞粲,谢谢你,每次都是你,在我脾气暴躁的时候提醒我。可惜,为了我你却要扮演一个莽夫的角色。”

    李贞粲笑了笑,抬起头来盯着韩致强,眼睛种似乎有点什么在闪动。

    “是朋友就不要说这种感谢的话!毕竟你斯文尔雅,一看就是能成大事之人。而我不同,别人一看就知道是个鲁莽的人,这样反而更容易隐藏。”

    “不过…”韩致强沉吟了一会,又道:“这次我绝对不能放过崔那个死妮子。要是回到族里,再也没有这种下手的好机会了。”

    李贞粲默默无言,嘴角勉强扯动了一下,有点淡淡的苦涩。

    韩致强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抬起手,用手指轻轻的敲打着脑袋,思考着什么,半晌后,忽然问道:“贞粲,上次去r国出任务,我记得你从那边得到了一些秘药。现在还有吗?”

    李贞粲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不过仍然点了点头。

    韩致强却是哈哈大笑,“有那些秘药最好。我记得上次r国那个修为高深的女忍者都在秘药下变得人尽可夫。崔外表虽然冷冰冰的,但是修为远没有上次那个女忍者高,我就不相信她能抵挡的住。”

    说着,韩致强貌似朴质的脸上,泛起了淫荡的笑容。

    他将李贞粲拉到一旁,开始低声的商议。

    王猛在外面却是越听越心惊,暗道:“乖乖,我以为那个韩致强是这四个人的首领,没想到这个外表粗狂的李贞粲却是深藏不露,看来要对他的实力从新进行估计了。”

    屋内两人却是商议完了一切,韩致强拍着李贞粲的肩膀,道:“贞粲,这次又要靠你帮忙了。”

    李贞粲点了点头,看着微笑的韩致强,嘴唇抖动了下,却没有说话。

    半晌,李贞粲从屋子里面走出,王猛连忙躲在一旁。此刻李贞粲似乎有些魂不守舍,也没有发现。

    王猛看着李贞粲的背影,心中却再次起了犹豫,从刚才两人的对话中,王猛已经听出,那个韩致强只是一个表面冷静睿智的人,骨子里实则是个淫贼,他想对崔施淫手,而这个李贞粲表面是个莽夫,隐藏在内心的却是油滑。

    现在李贞粲和韩致强分开了,要不要各个击破呢?

    这些念头在王猛心中一闪而过,如果选择的话,王猛一定要先对韩致强动手,虽然韩致强的实力莫测的很,但刚才的事情告诉王猛,李贞粲这种扮猪吃老虎的人,往往才是最可怕的。

    不过韩致强的实力,王猛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何况他害怕一不小心闹出动静,再将刚远走的李贞粲惊动,那胜算更是大大的降低了。

    很快,王猛心中有了决定,先等等再说。

    想到这里,李贞粲的背影已经消失在王猛的视线里,王猛悄然的跟上,用气息远远的吊着他。

    李贞粲好像步入了潜艇上水手休息的区域,片刻后,端着一份吃食走了出来,他从怀里掏出了什么,洒在了食物上,搅了搅,走到了崔的门前,敲了敲门。

    崔的声音从里面传出,“谁啊?”

    李贞粲粗着嗓子,大声道:“,开门,是我。”

    门内的崔听到是李贞粲后,松了一口气,将门打开,露出了半个脑袋,“贞粲哥,你有事吗?”

    李贞粲又带上了粗鲁的面具,他一把手推开门,走了进去,将吃食放在桌子上,大声道:“我刚才听水手说,你没有吃饭,现在送点东西给你吃。”

    崔眉头皱了下,不过她素来知道李贞粲的莽撞,也不以为意,冰冷的脸上勉强爬上了一点笑意,“谢谢。”

    说完,她脸上又恢复了冰冷,指了指门外,意思是让李贞粲出去。

    李贞粲摸了摸脑袋,粗声粗气的道:“好好的一个小女孩,非要冷的像冰一样。”然后,他大咧咧的走了出来,嘭的一声将门关上。

    躲在远处的王猛,心中却是惊讶,这个李贞粲的演技不凡,如果是他,也不会认为这种粗人会动什么小心眼,显然他送来吃的远比韩致强送吃食来,让人觉得放心。

    不过,王猛心中还有一点疑问,虽然不知道李贞粲放在是r国的什么秘药,但是以崔的修为,会这么简单就被迷倒吗?

    很快,王猛的答案就出来了。

    李贞粲出来后,并没有离去。横肉的脸上换上了小心翼翼的表情,躲在了一旁。果然,片刻后,崔打开房门,四处张望了一下,看到没人后,她叹了口气,嘀咕道:“自己是不是过于小心了?李贞粲这种莽人又怎么会害自己呢?”

    等房门再次关上后,李贞粲又等了片刻,在轻声走到门外,仔细的听着屋里的动静。

    半晌,他的眉毛抖动了一下,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是高兴还是失望,嘴里开始轻声的嘀咕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