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都市美艳风流记 > 第八十五章塑胶炸弹,被带走的金慧贞
    小五应了声是,从怀里掏出一个特制手机,按了几个按键,嘀咕了一会,冲鹰钩鼻道:“老大,放心吧,五分钟后天台见。”

    鹰钩鼻满意的点了点头,“走,我们去前面。”

    两人来到银行前面,五个持枪的劫匪见到后,齐齐打了声招呼。

    鹰钩鼻点了点头,适时,外面响起了谈判专家的声音,半小时的时间到了,给劫匪下最后的通牒。

    “告诉他们,五教分钟后释放老弱病残人质。”鹰钩鼻虚晃一枪,让劫匪喊出话去,然后又道:“把所有人质都撵到银行保险库里面。然后反锁上门。”

    刀疤一愣,低声问道:“老大,留下这批人质?这可不象我们的风格啊,何况他们都见到我们脸了。”

    鹰钩鼻懒得理他,小五吹了个口哨,不屑的道:“刀疤,你白痴啊。你以为这是在非洲?还屠杀?如果我们现在把这些人质都杀了,我保证z国政府将想尽一切办法追杀我们。我们把人质锁在保险库中,只是和警方玩个小小的游戏,让他们根本没有时间追杀我们。”

    刀疤无辜的伸了伸舌头,又凑到老大身边道:“老大,我求你一件事,那边那个小妞长得最靓,一块带走吧。”说完,指了指蹲在角落理低声哭泣的金慧贞。

    鹰钩鼻皱了一下眉头,正想拒绝,牛子凑过来道:“老大,带走一个人质,这样警方也又顾虑,说不定能起到一些作用。”

    鹰钩鼻短暂的沉吟后,点了点头,他明白手下是怎么想的,不过在他看来,随便带走一个人质,与整个大事无碍。

    他哪里知道,就是因为他随便下的这个决定,却改变他们这一组人的命运。

    银行外面,从劫匪答应释放老弱病残人质那刻起,就松懈了不少。两个谈判专家一脸得意,给市委书记和市长等汇报完,赶忙又开始研究下一步的谈判方案。

    韩书记紧绷的脸,也放松下来,无论怎么说,这都是一个良好的开始。估计最少有十几名人质将得到释放,他身上的担子轻松了不少,也许过一段,劫匪会承受不了精神压力,在强大的**攻势下,乖乖投降。更说不定明天省委的嘉奖通知就会摆在自己的桌子上。

    李局长此刻也不再是严肃的站在那里,而是搬了把椅子坐下,在过去一个多小时,让他这个五十多岁的老人感到了疲劳和憔悴,终于事情稳定下来。他坐着点了颗烟,舒心的抽了一口,暗想:“劫匪的态度明显软化下来,等会看看情报科能不能找到劫匪资料,尽量用些亲情攻势,说不定今天晚上就可以回家喝上一杯老婆泡的茶了。”

    王市长却是脸色有些复杂,这个结果是他想看到,又不愿看到的。也许自己下决定强行突破会给上面人看到自己强势的一面,好好的塑造一个强硬的形象。让上面的大佬想起,自己曾经是个出色的军人。不过能平安的解救人质,也算是功劳一件,嘉奖应该也有自己一份吧。

    包围在银行四周的警察们,也没有了刚才的一丝不苟。有几个老警察,甚至从怀里掏出烟来,发给周围的同僚,刚才连续一个小时的举枪,让他们的手臂也有些麻木。

    就连隐藏在周围建筑物上的阻击手,有的也将枪靠在窗户台上,活动一下麻木的手脚,眨眨一个小时没有动过一次的眼睛。

    夏婉琳靠在一辆警车上,多日的疲劳已经让这位训练有素的女警微微闭上了双眼,她也需要休息,特别是今天她刚刚从外地办案赶回来。

    王猛依然站在她的身边,银行中好像所有的人质都被赶到后面去了,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劫匪在其中挑选释放条件的人质吗?想到这里,王猛脸上挂了一丝微笑,要是金慧贞被安全释放,他自然没有必要出手,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点上一颗烟,刚抽了一口,王猛忽然听到一阵不同寻常的声音,他闭上眼睛,呆立了片刻,忽然手中的烟掉在地上,抓着夏婉琳的衣服,急声问道:“夏姐,警方的直升飞机到了吗?”

    夏婉琳从恍惚中醒来,她咬了咬有些发昏的脑袋,莫名其妙的问道:“直升飞机?怎么了?猛子,警方虽然有几辆直升飞机,但你也知道一旦升空的费用是巨大的,今天没有动用。”

    王猛心中咯噔一下,知道坏了。

    果然,片刻后,一辆巨大的直升飞机从天边快速的飞了过来。

    整个银行外所有的人都懵了,看着那辆直升飞机缓缓的降落在,顿时,整个人群中就象炸了锅一般。

    王市长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他颤抖的指着直升飞机,咆哮着,“李局长,我需要解释。告诉我,劫匪为什么会有直升飞机?为什么?这是z国的领空,还是我们s市的市中心,居然有一辆不属于我们国家的直升飞机。”

    李局长一脸苦笑,搓着手,心中暗骂道:“我只是警察局长,又不时空军总司令,有直升飞机管我屁事。”

    韩书记终是老人,很快冷静下来,“我们s市是临海城市,应该是从海上飞过来的。”

    王市长盯着那已经降落的直升飞机,脑子飞速的转着,那辆直升飞机他好像从某个军事杂志上见过,好像是m国还在研制中的飞机型号,怪不得海防的雷达没有发现,他立刻又想到了一个问题,“李局长,我们警局应该有三辆警用直升飞机,来了没有。”

    “这个…我们的直升飞机费用太大,没有上级的指示不可能轻易升空。”

    “也就是我们没有任何防空力量,匪徒可以轻易的从空中离去了?”王市长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已经放出了绿光。

    李局长很无奈的点了点头。韩书记却从另一个方面思考,“劫匪走了,人质呢?怎么办?”

    王市长和李局长微一愣神,同时吼道:“赶快命令突击队,最快的速度突进银行。”

    很快,几十个准备良久的突击队成员在命令下,突进了银行,整个场面一片混乱,王猛跟在夏婉琳的身后,也混进了银行。

    同时,直升飞机发出阵阵轰鸣声,缓缓的从天台上升空。

    李局长请示道:“韩书记,王市长,要不要追击。”

    “追击,当然要追击。要是让劫匪这么轻易离开,我们整个市委班子立刻辞职算了。”王市长眼里冒着火道。

    韩书记叹了口气,“追击吧,尽人事听天命。”只要稍微有些常识的人,都清楚,坐着汽车追击直升飞机成功可能性。

    就在此时,直升飞机上传来劫匪在扩音喇叭中大笑的声音,“尊敬的各位,我们走了。不过临走前,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们,银行中的人质没有丝毫的伤亡。”

    这个消息,让s市前敌指挥室内的三个人同时松了一空气。

    不过劫匪接下来的话,却如同晴天霹雳一般,“不过在我们离开前,给人质们留下个小小的礼物,一颗不大的塑胶炸弹。我相信以警方的能力拆除是没有问题的,可惜,我按定时的时候,手一抖,只给各位留了十分钟时间,哈哈,预祝各位好运。”

    盘随着一阵狂笑,直升飞机悠悠的向天边飞去。

    三个人全部面无常色,王市长大吼着,“追,给我立刻追。把这群狗娘养的扒皮抽筋。”

    韩书记却拉着李局长,“老李,赶快下命令,让突击队找到人质,立刻安排拆弹专家。”

    李局长颤抖的抓起对讲机,狠狠的下了死命令。幸好,为了应付突发事件,拆弹组从开始就一直在银行外面待命。

    突击队成员很快就找到人质的所在,从保险库内发出的阵阵拍打的声音将他们吸引过来。

    “报告,已经发现人质所在地,在银行保险库内。”

    “报告,银行保险库大门反锁,无法突破。”

    李局长看了一下手表,命令道:“强行突破。”

    ………

    “报告,强行突破失败,大门太坚固,建议直接炸开,希望上级批准。”

    “同意!”

    李局长在指挥室中来回渡着步子,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分钟,还有五分钟,怎么办?

    韩书记和王市长如同木头人一样坐在凳子上,除了呼吸已经找不到活着的证据了。塑胶炸弹,四十三名人质,他们已经看到明天整个s市市委班子集体辞职的场景了,每个人头上都会被冠上人民罪人的称号。

    银行保险库前更是一片忙碌,爆破组的成员正在忙碌着,不必要的人员已经撤离了。汗在每个人头上流着。

    就算爆破成功,能不能成功拆弹还是个问题,但留给他们的时间只有四分三十秒了。

    忽然,一个男人从重案组组长夏婉琳身后闪出,在这种危机的时刻,没有人注意到他。

    金光从他右臂上亮起,短暂的让人难以察觉,在微型炸弹响起的瞬间,金光在大门上微弱的闪烁,大门立刻出现了一道裂缝,四分五裂开了。

    人群在欢呼,拆弹组的人员立刻冲了进去。

    夏婉琳感到了一丝异样,她走到大门前,摸了一下大门的裂缝,平滑炙热,绝对不是炸弹炸开了,而像是刀斧硬劈开的。

    就像那次那个卡车的切口一样,是他!

    夏婉琳立刻转头寻找一直跟在她身后的王猛,却没有人影,王猛已经在拆弹组进入前,冲进了保险库。

    整个保险库中痛哭和混乱,所有人的人质发疯似的冲外跑,拆弹组人员好不容易冲进了保险库,在瞬间找到了那个被摆在最中间的塑胶炸弹。

    王猛在人群中快速的一搜,立刻感到了失望。金慧贞没有在这里!他连忙扯过一个飞速外奔的男子,大声询问道:“有一个h国的小姑娘,她人呢。”

    男子逃命当先,根本不想搭理王猛,不过手臂被王猛抓的生痛,无奈下大吼道:“劫匪走的时候带走了一个小女孩。”

    金慧贞被劫匪带走上了飞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