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都市美艳风流记 > 第七十四章 无耻的自杀,更无耻的救美
    宋侨慧说完,耸了耸胸膛,两团肉球不由自主的开始上下抖动,看的王猛又是一阵心动。

    摸摸….”宋侨慧害羞的将胸膛挺在王猛的面前,良久,却发现王猛没有丝毫的动作,脸上明显的人神交战。

    桃色陷阱!一定是桃色陷阱!绝对不能上当,王猛心中这般想,眼却没有离开那对肉球,暗道:“真没想到,这么可爱的一个女生,居然长了一对**,恩,应该比艳凤的还要大。摸一下应该很爽吧。”

    正在想入非非的王猛,陡然感觉自己的手被宋侨慧抓住,在那对**上碰了碰。

    真爽,几乎是本围能,王猛的手已经不至于碰了,而是肆无忌惮的摸了起来,反手就将宋侨慧搂在怀里。

    对于刚才大胆的举动,宋侨慧心急没有经过思考的,现在忽然落入王猛怀里,刚待大叫,不过还是忍了下来,坚强!坚强!为了伟大的新闻事业,牺牲一点色相算什么。

    耳中传来王猛粗重的川,鼻子中满是一个陌生男人的气息,还有那对大手,揉捏着的**,如同电流一般袭击着宋侨慧的身体,让她不能自己的低声呻吟起来,两腿紧闭,蠕动着….

    王猛却是很快的清醒过来,连忙将宋侨慧放开,嘴角闪过一丝苦笑,自古红颜多祸水,古人诚不欺我啊。

    两人粗重的呼吸在包厢内半晌才平复,王猛尴尬的冲宋侨慧一笑,“小姐,对不起,刚才我不是故意的….”

    宋侨慧整理了下身上的衣裳,心中也有些杂乱,她本来就打算用身体来换取王猛的承认,不过终是少女,免不了心乱情迷…

    没关系。”宋侨慧故作大度的一笑,“只要你承认你就是那天的超人!连我都是你的。”

    这个桃色陷阱不管是多么诱人,自己是绝对不能再犯的。王猛苦笑道:“小姐,我真不知道你说什么?我真不是你所说的那个什么超人。”

    还狡辩!宋侨慧的鼻子都气歪了,“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这么样了?”王猛无辜的道。

    “刚才你对我耍流氓。”宋侨慧说的理直气壮。

    我对你耍流氓?小姐,你可想清楚,刚才是某个女人冲我耍流氓,硬拉着我的手放在…”王猛说完,指了指宋侨慧的那对**,既然无赖那就无赖到地

    “你…”宋侨慧已经气的说不出话来了,暗道:“没错,刚才….刚才确实是自己采取主动的。”

    她狠狠的一跺脚,从新又将头蒙回去了!

    两人第二次接触,宋大记者再次摆下阵来,这次还自甘的被某个流氓袭胸了一次。

    “混蛋混蛋!”宋侨慧躲在被子里,小声的咒骂着,狠狠的揉弄着枕头,妄图发泄一般。那个绣花的枕头也非常争气,立刻变成了王猛的头的模样,仍有宋侨慧肆虐。

    可…可为什么除了头,还变出一对手来。天哪,那对手,那对手摸上了自己的双胸…

    幻觉!一定是幻觉!宋侨慧揉了揉眼睛,才看清那一对魔掌不过是被子的一角罢了。

    那个混蛋!宋大小姐再一次撕了一下枕头,心中却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好像…好像刚才自己被捏的蛮舒服的,想让他继续捏了去。

    不!这一定是那个家伙的邪术,他既然能收劈卡车,一定有什么邪恶的魔法,那可恶的魔法!宋大记者恨恨的想着,脸上却露出了通红的羞涩。

    其实那邪恶魔法的滋味也不错…….打住打住。自己在想什么?难道被那个混蛋将心也偷去了吗?

    宋侨慧脑子胡思乱想着,时喜时怒,不过从未被男人碰到的她,自然不知道她深恶痛绝的邪恶魔法,只不过是一种常见的手法罢了,几乎每个流氓都会用…

    那个…那个混蛋现在在干什么?抱着这种想法,宋侨慧偷偷将被子掀开一个角,瞄着王猛。

    王猛此刻也觉得自己刚才有些唐突,有些过分。不过手感还是蛮好的。他手里拿着一罐啤酒,正回味着刚才的感觉,脸上无可避免的出现了淫笑。

    这一切落在宋侨慧的眼中,更是把她恨的牙痒痒,他在想刚才对自己耍流氓的情景吗?天哪,这个混蛋居然连口水都流出来了。

    整个包厢内变得安静,宋侨慧甚至听到了自己心脏砰砰跳的声音,她越看王猛越觉得可气,不行,我一定要找到个方法让他承认。

    一个大胆的想法从她心中冒起,不过此刻几近疯狂的她也顾不得了。

    宋侨慧猛的从床上蹦起来,冲到王猛面前,“你到底承认不承认?”

    这个女人还真是执着啊。王猛苦笑一声,“小姐,我还是那句话,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不承认无所谓。”宋侨慧狠狠的瞪了王猛一眼,忽然猛的将窗户打开,“你不承认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王猛愕然,一哭二闹三上吊?

    还没等王猛反应过来,车厢里却是炸了营。刚才宋侨慧的声音不小,不少旅客听到了,现在都朝这边张望。

    几乎所有人都坚定了刚才的推测:这个男的一定不肯承认女孩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女孩被逼的没有办法了,决定以死相迫。

    “姑娘啊,你一定要想清楚,为这种男人不值得…”热心的老大爷。

    “美女,他不承认,我承认。我当你肚子里孩子的爸爸。”这是典型的流氓。

    “跳啊跳啊”这是唯恐天下不乱的。

    …………………….

    宋侨慧脸立刻又羞红了,什么孩子?我肚子有孩子吗?

    这时候,一个惊慌的声音传来,“侨慧,你干什么?”是秦姐,她被声音惊喜,连忙过来一看,听到了众人议论,连忙上来阻拦宋侨慧,心中也起了点想法:“难道这个被侨慧叫做超人的男子,真是侨慧的情郎?那侨慧瞎编他力劈卡车的动机就值得考虑了,莫非是想将他推到媒体中心,方便将他逼出来?可也没有必要撒这么大的谎啊。”

    宋侨慧却是把心一横,暗道:“他是超人,一定会救我的。”想到这里,她又瞄了周围一眼,不少人包括秦姐都在看着呢,这次只要他出手,一定无所潜行,到时候谁还认为自己说的是假话。

    何况自己还准备了这个….宋侨慧摸了摸藏在脖子上的针口摄像机,转身就跳了出去。

    她还真跳?王猛此刻顾不得了,浑身金光一亮,一道金龙冲天而起,冲了出去。

    宋侨慧跳出去就立刻后悔了,耳边的风声呼呼,她害怕的闭上了双睛,自己怎么这么鲁莽,万一他不救自己怎么办?又或者说他这个超人不会飞………

    生死一瞬的时候,往往总是漫长的,让人能足够的体会临死前的恐惧…

    忽然,一道金光包裹住了宋侨慧,她鼻子中传来一个熟悉的男人味道,勉强睁开眼睛一看,一个高大的男子苦笑着把她搂在怀里。

    “你还真跳啊,万一我不是超人怎么办?”

    宋侨慧心中大喜,激动的道:“你终于承认了?”

    “傻丫头。”王猛认命似的点了点头,抱着宋侨慧从窗户中从新窜上了列车。

    激动的宋侨慧,丝毫没有发觉,在这一段时间内,火车几乎没有丝毫的移动。

    从新回到车厢后,宋侨慧激动的大喊着,“你们看到了?都看到了?刚才我跳车自杀,是他救了我,然后又把我救上来,他….他就是超人!”

    周围人都莫名其妙的看着她,那目光就想在看傻子。

    “你到底跳不跳啊?想死都犹豫这么久。操!”一个看热闹的人不满道。

    跳不跳?我刚才明明跳了啊。宋侨慧脸上滞顿,不敢相信的看着周围的众人。

    “小姑娘,你还年轻,别想不开。为这种男人不值得,”

    “就是啊,小姑娘,赶快把窗户关上吧,太危险了”

    ………

    宋侨慧短时懵了,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秦姐逮住一个机会,一把抱住她,将她按在了床上。只有王猛嘿嘿的偷笑着,开了一罐啤酒。

    列车上的一群乘警和乘务员冲了过来,刚才他们接到报警说这节车厢中有个女人要为情自杀。

    被一大群乘警围着的滋味不好受,让宋侨慧反应过来。秦姐也有些着急,这次宋侨慧是跟着她出来的,要是被铁路警察拘留了,传到报社里绝对是个大事,连忙出来打着圆场。

    最后秦姐把两人的记者证亮给了警察,并且扯了个小谎:这一切都是在实习采访。

    实习采访需要跳车自杀吗?乘警长不知所谓的摸了摸脑袋,骂了声晦气,这两个记者真sb!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两个当事人看起来都很正常,没有丝毫的异常,说不定真是这群无聊的记者安排出来的什么娱乐节目。

    搞娱乐的脑子里都不知道在想什么。”乘警长想起自己老婆天天抱着电视追星的疯狂,耸了耸肩膀,带着人走了,临走前给这节车厢留下个乘警,远远的监视三人,有么事立刻回报。

    周围的乘客听到了秦姐的解释,大部分不相信,不过人家都这么说了,自然也不好在说什么,逐渐的都散去了。

    秦姐却不敢呵责宋侨慧,唯恐宋侨慧一时激动,又再闹一出。低声劝了宋侨慧几句,让她跟自己回包厢,宋侨慧却没有理她,只是恨恨的盯着王猛。

    秦姐无奈,对王猛道:“小鬼,我不知你和侨慧是什么关系,但你一定要先看好她,我现在去把行李搬过来。”既然宋侨慧不愿回以前的包厢,秦姐只好把自己的行李搬过来,同宋侨慧住在这个包厢。

    为什么他们没有看到我跳车。”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宋侨慧早把王猛杀死无数遍了。知道有外人在王猛绝对不说实话,宋侨慧唯有趁秦姐短暂的离开发问了。王猛瞄了一眼,秦姐已经走远,低声道:“我用了点小手段。刚才你跳车,我救你的那一切,在外人眼中只不过花了0.1秒多,你知道0.2秒内的东西,很难形成视觉的!”刚才在宋侨慧跳下去的瞬间,王猛发动了他新学的家传盘龙功。金龙升起,迅速在周围布了个结界,结界中时间的流淌几乎等于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