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都市美艳风流记 > 第四十一章 寂寞的夜,女警(2)
    “知道吗?那一刻我真的好感动,还有,你那句话,”夏婉琳学着王猛当时的语气,“‘请你记住,我永远是男人’,都留在了我的心里,虽然我一再对自己解释,因为你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只是难以忘怀吧,但当我在医院替你家人签下‘未婚妻’三个字时,我的心里早留下了你的影子。《+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夏婉琳倾诉着,她已将此刻完全当成了梦,这些压在她心里好久了,让她这个平日里果断坚毅的女警,食不知味,寐不能寝。

    王猛起初是惊讶,然后心中流过一阵暖流,这个女警何尝又不是在他心底留下了一段涟漪呢。他颤抖着,紧搂着夏婉琳,手这次却没有放在那诱人的美胸上,只想这般看着夏婉琳,永远永远…….

    夏婉琳的低诉在继续着,“后来,你出院,我想去接你,却找不到理由。然后,就出了金沙滩大火案,当我看到你和赤血盟王艳凤坐在一起,那暧昧的样子,心都碎了,其实上头早打过招呼,不要查王艳凤,但我还是忍不住把你们都带回了警局。”

    “那天把你们从很警局放了以后,我自己去暗中调查,却发现城南帮老大马川是你杀的,金沙滩大火案背后,也有你的影子,更是从城南帮帮众那里得知,你会刀枪不入的硬气功。知道吗?我起初根本不信。还记得吗?被张子龙劫持的时候,你是那样的懦弱,那样的胆小,这样的你,又怎么可能会硬气功呢。可是随着调查的伸入,我发现这一切居然都是真的,当时我心里好恨,恨你这个流氓欺骗了我,原来一切都是假的,包括你为了救我,差点丧命。”

    “我本想把这些都忘却,可惜却没有做到。知道你骗我以后,我每夜做梦都会梦见你,梦见你那日轻薄我,侮辱我。”

    夏婉琳声音很低,就像情人的悄语,如诗如醉,轻轻的低诉着,她每夜的一个个的梦,梦中的王猛是那样的残暴,如何将她剥光,如何一遍遍猥亵着她的美乳,一遍遍玩耍着她的躯体………

    王猛倾听着,心中却掀起了滔天巨浪,他从没想过,这个女警会对他用情这么深,他一直认为在这个女警心中,他一直是轻薄的流氓。

    当他听到夏婉琳说道,王猛象捏气球一样,玩弄着她的美乳,手持着鞭子,如何欺辱她的时候,尴尬的笑了笑,“夏姐,难道我在你心目中就是那么的不堪吗。”

    夏婉琳停下话来,望着王猛,此刻她就在王猛的怀里,甚至连这个男人的吐气,都能吹在她的面上,还有他身上淡淡的男人汗味,清晰的传入她的鼻中。

    “猛子,这真是个梦吗?在梦里你从来没有这样温柔过。”夏婉琳茫然不知所措的道。

    “其实我一直很温柔。”王猛看着夏婉琳那微微抽动的小鼻子,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在夏婉琳耳边轻语道:“夏姐,知道吗?当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感觉我从前绝对见过你,那种熟悉感,好像上辈子我们就认识。”

    第一次见面吗?夏婉琳想起,那天午后,一个猥亵的男生,站在自己的面前,yin荡的看着自己,‘美女,能不能借我内裤用一下。’忍不住低笑,小声骂道:“死流氓。”

    王猛却伸嘴吻上了她的小口,贪婪的吸着,夏婉琳在身上轻微的动着,每一下蠕动以及那小声的呻吟,都带来致命的**,让王猛禁不住欲火焚身。

    警察的制服,在王猛喘着粗气中,一点点的被剥下,夏婉琳如雪的肌肤,慢慢的露了出来,马尾辫也被解开,飘柔的长发,散在身上,黑和白色形成鲜明的对比,在这个夜里,让人迷醉。

    “为什么这个梦这么清晰?”夏婉琳低声的自语着,浑身酥麻,迷离的眼神望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那双眼睛,在漆黑的夜里,如同繁星般。

    一对美腿,悄然在警察制服下,慢慢露出,王猛没想到,就连象夏婉琳这样的女子,都不能免俗,美臀上紧裹着一件小小的比基尼,轻微的上下动着,是那般的诱人。

    夜在继续,两人的呼吸也开始混乱,眼神迷离,夏婉琳低语道:“猛子,如果以后每个梦里,你都象今天这样温柔,那该有多好。”

    王猛喘着粗气,小声道:“会的,以后一定会的。”

    很快,两个人都完全**.

    王猛心中升起一股自责,暗道:“夏姐认为这是一场梦,我这样趁人之危,会不会太过分了。”

    夏婉琳感到王猛停止了动作,桃红的脸上春潮不减,半张开眼,责怪的看着他,低声问道:“猛子,你…你…怎么了?”

    王猛苦涩的笑了笑,“夏姐,你…你爱我吗?”问完话后,他象个小男生一般,听到了自己砰砰的心跳。

    夏婉琳入水蛇般缠上王猛,那对半球在王猛胸口微微的蹭着,“小冤家,你第一次在梦中这么多话,当然爱了…”这话说完,她脸上火辣辣的。

    “如果不是梦中呢。”王猛瞪大眼睛,认真的问道。

    “讨厌。”**的夏婉琳,变得难得的温柔,在王猛耳边低语道:“小冤家,非逼我说出真心话,自从那天,你就把我的心偷走了。”

    王猛心中一喜,再也承受不起,低下头,双手抓上了那对半球……室内春意盎然。

    逐渐的一股呻吟声响起,在这个夜里,流遍了客厅中的每一个角落,爱在任何一个地方蔓延……

    良久后………那“啊….啊…啊”声才逐渐下了去。

    “笑什么笑…”夏婉琳小声道,头埋入了王猛的腋下,不愿伸出。

    在无边的长夜中,两人的呼吸是那样清晰,逐渐的融为一体。

    王猛从桌边拿了颗烟,点上,烟味飘扬四散在空中,他忍不住伸手在夏婉琳的美臀上蹭着,引得夏婉琳又轻轻呻吟起来。

    “猛子,你知道吗?我不愿意这个梦醒来。”夏婉琳低声的叫道。

    王猛心中一颤,吻在夏婉琳娇艳的红唇上,“夏姐,我也不愿醒来。”

    东方已经开始泛白,朝阳在新的一天又将升起。

    夏婉琳轻叹了口气,“可惜这一切总要醒来,如果这真是一个梦,那该有多好。”

    王猛一震,手中的烟头落在地上,“夏姐,你说什么?”

    “天亮了,梦也已经醒了。”夏婉琳幽怨的说完,离开了王猛的怀抱,坐在一旁,悄然的穿上了她那警察的制服。

    “夏姐……”王猛喃喃的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是你昨天把我救出来的吧?”夏婉琳穿上警服后,神情恢复了冷静。

    王猛犹豫了半晌,点了点头。

    “能告诉我那些外国人是什么人吗?”

    “夏姐。”王猛沉吟了半晌,“这里面的事很复杂,我想你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夏婉琳沉默,然后一字一顿的道:“请你记住,我是一名警察,而且前天夜里,我有四位同事死了。”

    王猛头上的汗已经流下来,心中暗道:“怎么给她说呢?”

    “那你总该告诉我,他们为什么找我?是不是因为张子龙的事?”夏婉琳继续问道,她毕竟是重案组的组长,从档案室只丢了张子龙的档案后,就隐约察觉这件事可能要牵扯到张子龙。

    王猛点了点头,“他们想要以前张子龙手里的一件东西。”

    “他们是谁?”

    王猛沉默,夏婉琳盯着他良久,叹了口气,“我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秘密,那件东西在哪?”

    “在我手里。”这件事上王猛到没有隐瞒。

    夏婉琳低声道:“昨天他们抓我走后,问了我很多问题,至于什么问题,我记不清,猛子,你……你小心点。”

    王猛脸上闪过一丝自信,“夏姐,你放心,那些外国人很快就会消失在s市的。”

    夏婉琳叹了口气,道:“如果你有什么事,需要的话可以找我。”说完,站起身来,朝外走去,步子很慢,有滴泪划过她的眼角,落入她的心中,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多么的希望这个梦,不再醒来。

    “夏姐。”王猛低声的唤道。

    夏婉琳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

    “过….过几天我想请你吃饭。”王猛喃喃道,“你赏脸吗?”

    一丝笑挂在了夏婉琳的嘴角,她没有说话,打开门,正当王猛满脸失望的时候,她轻轻留下一句话,“到时候去警局找我吧。”

    夏婉琳走后,王猛**的躺在沙发上,周围还留着佳人的芳香,而沙发上一小片的落红,提醒着王猛,刚才那一切都不是梦。

    夏姐原来还是个处女。王猛心中说不上兴奋还是不安,望了眼摆在桌子上的时钟,已经知道到了六上,他猛然记起,卧室里还有张贝儿张大小姐,心道:“如果她醒了,看不到自己,怕是要大发雷霆吧。”

    张贝儿此时在房内睡得正香,丝毫没有察觉一直睡在她身边的人,出去偷香窃玉了一把。

    光滑如绸的肌肤,白嫩滑腻的后背裸露在外面,美臀微微翘起,在被下露出一般,下面是一对厚实大腿,俏足如同玉贝般露在外面。

    王猛纵是**了一夜,仍忍不住咽了下口水。此刻的张贝儿浑身**,倒不是昨夜和王猛做了什么苟且之事,而是张大小姐本来就有裸睡的习惯。

    她将春葱般的小手,含在嘴里,脸上时不常的闪过一丝笑意,也不知在梦中又捉弄谁呢。

    王猛看的心中一阵怜惜,伸手捏了捏她的小鼻子,从后面躺下,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