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都市美艳风流记 > 第二十八章 与美女共处
    朝阳初升,张贝儿终于又见到这个打着一脸哈欠的王供奉。《+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恩,脸色苍白的发青,脚步浮华,果然昨天为了救我,修为大损。张贝儿心中又是一阵感动,不过面上却未表现出来,“那个,你,过来。”

    本来按照门里规矩,就算是她,也要恭恭敬敬的叫声“供奉早。”不过,张大小姐连面子薄,脾气大,自然不愿这般称呼王猛。

    王猛揉了揉眼睛,走到床前。此刻张贝儿只穿雪儿的睡衣,有些肥大,空隙也大,更容易让人偷窥。

    一对**在白色睡衣中伸出,末端是两个小巧精致的玉足,五个玉贝脚趾,完美的比例,上面隐露着一点粉色,鼓囊囊的,提示着此人虽小,但胸部却强大。

    “猛子,看什么呢?”雪儿愤然道,昨夜她和张贝儿彻夜长谈,在她的巧舌如簧下,涉世未深的张贝儿早就晕头转向,认了雪儿这个妹妹,两人更是同床共枕。

    只是,张贝儿却未说自己的身份。聪明的雪儿也没将这事挑破,她已经隐隐猜出张贝儿可能是背着家里,逃出来的。

    张贝儿也是一脸愤然,“死流氓,别以为你救了本小姐,就可以肆意妄为。”

    王猛自然面上唯唯诺诺,心中却不以为然。昨夜他苦熬通宵,观战电视中的av男女鏖战通宵,此刻脸色发白,神志恍惚,面前两个美女的秀色当然不肯轻易放过。

    “流氓,给我和雪儿妹妹买早饭去。”张大小姐发号施令了。

    王猛耸了耸肩,不甘心的收回了双眼,问道:“对了,凉绅也在s市,要不要通知他一声?”

    “不用了。”张贝儿急声道,笑话,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逃离了火炙门总舵,独闯天下,哪能这般容易就让门里知道。

    王猛转身出门,身后传来二女的唧唧喳喳,他摸着脑袋,暗道:“雪儿当真好本事,昨天还水火不容,今日就成了姐妹?”

    他哪知道,张贝儿在火炙门身份虽尊,但唯一父亲终日繁忙,顾不上这个独女,养成了她蛮横的恶习,长耍些不高明的手段,整治众人,外人皆因惧她父亲,敢怒不敢言。而久而久之,大部分人都是皆是躲着她走,唯恐触上霉头。而她唯一的堂哥张不幸又是武痴,整日只知道舞刀弄剑,两人感情虽好,但难谈到一块。

    堂哥张不幸艺成,开始出外游历后。她在门里越发无聊,几次叫嚷着要闯荡江湖,外出游历,都得来她父亲的一场责骂。心中更是不忿,随带着两个家奴出走,听得堂兄张不幸在沿海的s市出现,就找来了。

    昨天见到雪儿,一场拌嘴,却让这大小姐心花怒放,不自觉的把雪儿当作好玩伴。更在彻夜长谈后,大小姐脾气发作,更是认自小孤儿的雪儿当妹妹,发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王猛独自一人出了家门,未走多远,就碰上行色匆匆的凉绅,他一见王猛,立刻大喜,拉到一旁,先行了个礼,道:“王供奉,昨天夜里出大事了。”

    王猛故意皱眉道:“有何大事?”

    凉绅讶然道:“难道王供奉没收到昨夜同门求救信号吗?”

    王猛故意沉思了片刻,“好像那令牌亮了亮,不过并未在意。”他心中却存了另一种心思,让雪儿和这大小姐多待一段时日,免得她过后翻脸不认人。当然还有一猥琐的想法,能和张贝儿这样的美女多待一刻,总是好的。

    凉绅却叹口气道:“昨天我和匡雪去了外地,深夜才归,没带令牌。按着牌上所指,去西郊荒山看了看,一片狼藉,除了本门的真气外,好像还有西方教廷的圣力。全没有半点人影,哎,也不知道是哪位同门到了,却不和我打声招呼,希望不要出什么岔子才好。”

    他说完看了看四周,小声道:“王供奉,几天前接到门里消息,西方教廷和暗之盟都派人来s市了,好像要找寻西方十大圣器之一的剑魂项链,这几日要多加小心啊。”

    其实这个消息,半月前就传到s市了,只是上面授意,先不要凉绅告诉王猛。至于为何,纯是火炙门主存心想王猛和西方势力起冲突,好引出王猛身后那位,坐山观虎斗罢了。

    而凉绅虽不知情,但半点不敢违背。只是昨天他观察到,荒山山顶圣洁之力惊人,自己绝难是对手,才略微告知王猛。

    王猛听后却是大惊,剑魂项链?抬了抬右臂,暗道:“原来这个东西是西方十大圣器,他们来找的目标是我了?”

    凉绅却未察觉到王猛的变化,续道:“不知道雪儿起了没有,我正准备去找她,王老大不在,赤血盟就全靠雪儿作主了,要尽早发动全城找寻那位不知生死的同门下落才是。”

    王猛脸上勉强一笑,“雪儿还没起,我一会通知她声,你去凤火俱乐部等她吧。”开玩笑,现在去家中找雪儿?床上还躺着整个火炙门的大小姐呢。

    与凉绅匆匆别过后,王猛随便买了些早餐,回家后,给雪儿和张贝儿简单一说,张贝儿皱眉道:“雪儿妹妹,一定不能将我从这的事告诉凉绅。”

    两人追问,张贝儿左顾而言其他。聪明的雪儿心中更是肯定了七八分,笑着点了点头。出门了。

    张贝儿吃了点早餐,她心中有些纳闷,自己的伤势怎么好的这般?昨天晚上还刺痛难动,今天居然好了七成。

    她哪里知道,做贼心虚的二人又怎敢真将她打成重伤,只是王猛将体内金光传了些到她丹田,造成重伤的效果罢了。反而心中对王猛不顾生死传功救她,信了十成。

    “喂,流氓。”张贝儿大声唤道。

    王猛此刻却满脸愁容,坐在门外,他正担心项链的事。西方的暗之盟是什么他不清楚,但教廷怕是这世上人想不清楚都难,这暗之盟和西方教廷同时找自己体内的那把项链,如何是好?

    (推荐收藏可怜的点击和收藏的比例,伤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