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都市美艳风流记 > 第二十章
    夏婉琳茫然的抬起头,入目的是王猛真诚的眼睛,她缓缓的点了点头,忽然察觉到自己现在靠在王猛怀里,脸上一红。《+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刚想说点什么,忽然感到有点异样,朝下一看。

    天哪!一个脏兮兮的黑手,正隔着自己的制服,轻轻在自己鼓出的双峰上摸着。

    “你混蛋!”夏婉琳怒吼着,一脚把王猛踹了出去。这流氓脑子永远想的是怎样吃自己的豆腐吗。

    王猛捂着肚子,小声的解释道:“其实我不是有意摸它的,它太明显了……”说完,地下了头,象个做错事的孩子。

    夏婉琳脸上还挂着泪珠,哭笑不得,整了整衣服,心中竟然升起一股甜蜜,好像,好像被他摸得很舒服。

    夜风轻轻吹过,夏婉琳满脸通红,王猛低着头,用余光悄悄的观察夏婉琳脸上的表情,一时间,二人都没有说话,只有树叶在哗哗作响。

    良久,夏婉琳忽然叹了一口气,“其实我该谢谢你的,那天你救了我的命。”

    王猛愣了一下,小声道:“夏姐,我也该谢谢你的,在医院,要不是你签了病危通知书,也许我早就死了。”

    王猛说完,忽然踏前一步,正色的道:“夏姐,未婚妻三个字真的是你签的吗?”

    夏婉琳心中一阵羞意,别过脸去,没有作声,半晌,轻声问道:“能不能告诉我,你和王艳凤什么关系?还有上次被劫持,你为什么要…要那样做。”

    王猛苦笑了一声,“夏姐,自从上次张子龙事件后,我身体莫名其妙的起了一些变异。”说到这里,他沉吟了一下,“至于我和艳凤的关系………”

    艳凤,他叫的好亲。夏婉琳的心仿佛被刺痛了一下,她摇了摇头,“不想说就算了。”说完,转身朝回走去。

    “夏姐,我说的是实话。”王猛大声喝道。夏婉琳停了脚步,叹了口气,继续朝回走,这次,没有停留。

    王猛失神的站在原地,夏夜的风,忽然变得寒冷,吹进了他的心,好冷!

    重案组和特警队搜集完证据,很快就收队了。王艳凤站在李局长的身边,小声道:“李局长,谢谢您,改天我一定专程去府上拜访。”

    李局长看看四周无人,小声道:“王老大,这次事不小,有帮上忙的你尽管说,改天有机会,我也想请王老大帮我引荐下钱省长。”

    王艳凤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塞到李局长手里。李局长故意推脱了几下,然后笑着放入自己的怀里。

    王艳凤见李局长收了小包,嘴角闪过一丝微笑,拉着李局长窃窃私语了一会,李局长连连点头。

    送走了李局长,王艳凤看到失魂落魄的王猛,皱了下眉头,走过去小声道:“坏蛋,看什么呢?人家夏组长早走了。”

    王猛一惊,听得王艳凤嘴里酸酸的醋意,连忙将王艳凤搂在怀里,解释道:“艳凤,没那事,我心里琢磨今晚被袭击的事。”

    王艳凤一听,脸色也严肃起来,招手叫来雪儿,三个人一道去了凤火俱乐部的地下室。

    进了地下室,王艳凤没有隐瞒,将她和雪儿猜想的火炙门的事,源源本本的告诉了王猛。

    “猛子,我们现在只能依靠你了,你看你是不是能叫些家人朋友来?”雪儿望着王猛,期待的道。

    王猛苦笑了一声,望向两个女人,都是满怀希望的看着自己,心中暗道:“家人?自己只有深山的一个七八十岁的爷爷。至于朋友,把牛悍亮叫来又有什么用?”

    想到这里,他缓缓的摇了摇头。

    雪儿急道:“怎么会没有呢?你功夫那么高,总得有个师父吧?”王猛没答话,点了颗烟,默默的抽着,暗道:“怎么给她俩说,难道实话实说,自己捡了个项链,然后就变成刀枪不入了?”想到这里,他苦笑一声,看到两个女人越来越焦急的目光,心中一叹,撒了个小谎,“我是孤儿,功夫是师傅教的,不过他早死了。”

    两女一脸失望。王艳凤知道王猛父母双亡,听到这话,不由的信了七八分,道:“既然如此,就只有靠我们自己的力量了。来,我们商量一下。”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两女不停的讨论着,王猛在一旁不停的抽烟。插不上嘴。直到东方泛白,两人才商议完毕,王艳凤脸色憔悴,对王猛道:“猛子,睡一会吧,晚上还要靠你呢。”

    王猛搂过王艳凤,半晌没有说话,最后郑重的道:“艳凤,你放心,有我在,没人能伤了你一分一毫。”

    王艳凤心中一甜,轻轻的吻上王猛,“小坏蛋,你可一定要保护我啊!”

    两人紧紧的搂在一起,一旁的雪儿脸色复杂,心头莫名闪过一丝惆怅。

    天泉保安公司的总经理办公室中,三台落地的柜式空调不停的运转着,室内的温度凉爽适宜,但是总经理孟良却在不停的擦拭着汗水。

    两个人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一男一女,男的大约有三十多岁,女的只有二十多岁,正是昨夜追杀王猛的凉绅和匡雪。

    孟良皱了下眉头,沉声道:“我们应该怎样给总舵回报?”

    凉绅没有说话,匡雪哼了一声,“怎么回报是你的事,毕竟你是s市的负责人,我们只是派来帮你完成任务的。”

    孟良皱的眉头更紧了,他很想大声的责骂这两个人一顿,任务没有完成,还大刺刺的坐在这里。不过他掂量了掂量,没有说话,毕竟他只是火炙门在s市扶植的代理人,没有资格去指责总舵派下来的人。

    凉绅沉吟了一会,道:“孟良,你也别担心,这次任务就连张不幸都没有完成,总舵说不定会网开一面。”

    孟良缩了缩脖子,想到组织对付失败者的惩罚,浑身起了一层凉意。该死,张不幸号称门里年青一代的第一高手,居然连个王艳凤养的小白脸都没有杀死。

    “据实回报吧,组织如果放不下s市这块肥肉,自然会另外派高手来的。”凉绅叹了一口气,“凭我和匡雪完不成任务。”

    孟良沉默不语,他知道唯有如此了,不过他心中还有丝担心:“王艳凤在道上素有蛇蝎美人之称,吃了这么大的亏,她会善罢甘休吧?”

    就在这时,门忽然被猛地撞开,闯进一名大汉。

    孟良脸色速变,大声喝道:“混蛋,我不是说了谁也不许进来吗?”

    那大汉面色慌张,顾不得解释,大声道:“孟总,不好了,我们七个保安分公司,今天早上被公安局吊销执照了,所有在岗上的兄弟都被逮到警局隔离审查了。”

    “什么?”孟良失声叫道。

    那大汉擦了一把汗,瞅了凉绅和匡雪一眼,声音转低,“而且我们藏在苏家仓库的五吨冰毒,今早…今早…….也被刑警队查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