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都市美艳风流记 > 第十九章
    雪儿进入凤火俱乐部后,被一脸焦急的王艳凤一把拉住,“雪儿,猛子呢?”

    雪儿小声嘀咕道,“王姐,你关心那色狼干嘛?”

    “什么?”王艳凤没听清,脸色更加焦急。《+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没什么。”雪儿撇了撇嘴,决定不把今晚她被王猛摸来摸去的事说出来。

    “在门口被重案组的夏婉琳叫住了。”

    “他没事就好。”王艳凤松了口气,不过心随即又紧张起来,暗道:“夏婉琳好像对猛子有点意思,猛子对她也说不清楚。以后得看牢点。”

    “王姐,我们死了多少个弟兄,你没么大碍吧。”雪儿问道。

    王艳凤叹了口气,将凤火俱乐部发生的事给雪儿说了一边。

    原来,王艳凤今天晚上因为s市东边靠海的一条走私蛇头出了点问题,而没有回去,让雪儿回家和王猛吃夜宵后。她连夜召集众兄弟开会,凤火俱乐部里面至少云集了赤血盟五十多个人。

    十点半刚过,机警的王艳凤察觉到些异味,在门口站岗的四个人,换岗的时间早到了,替岗的人也出去半小时了,却没有人回来。

    她扫了一眼,在炙光灯下,有三道肉眼难见的微弱红光。轻轻的朝她瞄着。她连忙躲到桌子下面。

    “砰砰砰”枪声起,王艳凤藏身的桌子被打的粉碎,她立刻意识到是狙击枪。在属下的掩护下,王艳凤退到隐蔽的地方,打电话报了警。她清楚,对方既然有狙击枪,那报警是唯一的出路。

    李局长受钱省长交代过,听说是赤血盟出事,不敢怠慢,直接调来了特警队。三个狙击手二亡一逃,王艳凤手下死了十一个,特警队也死了五个人。

    王艳凤说完,后怕的拍了怕胸口,话锋一转,“你和猛子那边怎么样?”

    雪儿一五一十的说出,只是略去了王猛对她刷流氓的事。

    “孟良?”王艳凤瞪大了眼睛,哼了一声,“前几日我和他还见过,他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雪儿小声道:“听说他背后还有个叫火炙门的组合。”

    “火炙门?”王艳凤回想了下,忽然脸色苍白,软到在地上,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难道传说是真的?”

    雪儿慌忙把王艳凤扶起,问道:“王姐,火炙门是什么组织?”

    王艳凤失神的站在原地,望了一眼雪儿,“雪儿,你还记得我以前给你说过,千百年来黑道的那个传说吗?”

    “什么!”雪儿惊叫出声,她依稀记得王艳凤一次酒后给她提过,道上有一个神秘组织,平日甚少露面,但一直暗地里控制着全国大部分的组织,而且这个神秘组织流传了千百年,一直是黑道的幕后之手。

    两人对望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恐惧。

    王艳凤低着头,惨然一笑,“雪儿,这次要真是火炙门对付我们,我们还是早早的挖个坟墓跳进去的好。”

    “我们现别慌。”雪儿镇静的道,“火炙门没有理由对付我们这种小组织,除非…”

    “他也看上了s市走私的油水。”王艳凤毕竟是女中枭雄,短暂的失神后,立刻冷静下来。

    “恩,但传闻属实的话,火炙门这么大的势力,s市的利益在他看来,只是可有可无的鸡肋罢了。所以我们应该还有生的余地。”

    王艳凤咬着嘴唇,没有作声。

    雪儿在一旁打气道:“王姐,你别忘了我们毕竟是地头蛇,天泉保安公司现在在s市的势力还没我们一半大。更何况我们还有省里的副省长支持。”

    王艳凤的脸色好了些,暗道:“不错,钱省长也牵扯进来了,火炙门再大的势力,总斗不过政府吧。”

    她勉强笑了笑,“谢谢你了,雪儿。你从来都是这么冷静。”

    雪儿扯了扯嘴角,自己冷静吗?今天被那个流氓猥亵的时候,自己方寸大失。

    对了,那个流氓和那个警花在干什么?雪儿想着想着,心中居然窜起了一股酸意。

    王猛跟着夏婉琳来到凤火俱乐部后面的,一处僻静的地方。

    夏婉琳站定,良久没有回头,王猛小声的唤道:“夏姐…”他还没说完,夏婉琳忽然转身,冲他脸上就是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在暗夜里传出好远。

    “你混蛋!”夏婉琳眼眶含泪,肩膀起伏不定,半晌,已经低声的哭泣起来。

    王猛捂着脸,茫然不知所措,“我….我….怎么了?”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你明明练有不怕枪的硬气功,为什么在张子龙劫持你我的时候,要那样做?是存心羞辱我吗?”夏婉琳低泣着,是那样的无助。

    “你怎么知道我刀枪不入的?”王猛迷惑的小声问道。

    “我怎么知道?现在s市的道上早传开了,赤血盟王艳凤养了个小白脸,用手将马川撕成两段,被城南八虎的程明用ak指着射,毫发无伤。”夏婉琳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大,她想到那天王猛对她的猥亵,又想到二人在张子龙枪下死里逃生,更想到王猛冒着生命危险救了自己一命。

    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吗?都是这个流氓故意的吗?

    原来,自从李局长不让她管金沙滩大火案后,她一直憋着气,暗中走访这事的真相。赤血盟那次闹得太过,她很容易就查到了。

    她越查越是心惊,马川的死,金沙滩的大火,都指向了一个人——王猛。几个城南帮在场的帮众更是绘声绘色的讲述了,王猛如何刀枪不入,一手将程明劈成两段,更是拍着胸膛打包票,他绝对是硬气功高手。

    起初夏婉琳还不信,抿着嘴,暗道:“就他,被张子龙劫持的时候,都吓的腿肚子哆嗦了。”可她问的人越多,都是这么个答案,心中逐渐惊疑,最后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一向坚强的夏婉琳感到苦闷,难道他真的只是个流氓?那天佯装成那样,只是想吃自己的豆腐吗?

    最近几日,夏婉琳都会在噩梦中惊醒,梦中,王猛那双贼手,在她乳白的身上肆无忌惮的摸着,嘴里的口水淋漓在地上,自己胸前裸露的双峰,更是变成了小白羊,绵绵叫着,而王猛则是大灰狼,象捏气球一样,弹着,更是发出恶魔般的淫笑。

    望着自己面前哭泣的女警,王猛茫然不知所措,她在哭吗?一向坚强冷酷,骄傲的女警花,为自己再哭吗?

    王猛浑身升起一股热血,他踏前猛地把夏婉琳抱住。夏婉琳没有反抗,轻轻靠在王猛的肩膀。

    “夏姐,其实我那次我还没有刀枪不入,你相信我吗?”稳住了呼吸,王猛喃喃了半天,才说出这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