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都市美艳风流记 > 第七章 香艳的救美!
    小巷中,淫笑四起,每个大汉都不怀好意的看着年轻女人,挥舞着手中的砍刀,那**裸的目光,仿佛这女子在他们眼中,已经变成了一具扒光毛的乳羊。《+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年轻女子眼珠转动,忽然柔声道:“马大哥,小妹其实早就对你有情,既然如此,小妹

    这就投降,以后从了马大哥。”说完,媚眼如丝,含情脉脉的望着马川,手不经意间清撩起短裙,白皙肥美的翘臀,若隐若现,在黑色丝袜的下,更是极具诱惑。

    马川喘了几口粗气,望向自己身边手下,发现他们都是一个个喉咙颤抖,偷咽口水,心中一惊,连忙深吸一口气,缓缓的道:“王老大果然不愧为道上盛传的蛇蝎美人,可惜马川命薄,无福消受。一会我和众兄弟一定玩你个爽的,然后送你上路。王老大,你就别费心思了。”

    女子一愣,待看清马川眼中已经回复平静,暗叹一声,从新将匕首放回胸前,身子忽感摇摇欲坠,有团火慢慢升起,呼吸也急促起来,心中更急,暗道:“难道我王艳凤真的要载在这里?临死前还要受那万人操千人骑的罪吗?”

    不过她性格坚忍,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放弃,更不会轻言自尽。

    “兄弟们上,谁把这娘们的匕首夺下,大哥让他多上一次。”马川喝完,七八个大汉踢了踢手中的砍刀,走了上来。

    “于老六,你瞧着,老子这一刀就把这小娘们的上衣掀开,让兄弟们见见胸前春光。”

    “你就吹吧,韩老四,你要是能把这娘们的上面掀开,老子一刀就让她裙子裂开,让兄弟们见见裙下风光。”

    …….淫笑声中夹杂着大汉们肆无忌惮的调戏。王艳凤身子微微发颤,苍白的脸上闪现出一丝绯红,身子发烫,软弱无力,在大汉的包围中,更显得楚楚可怜。

    就在这里,忽然巷口传来一声大喝,“住手!”一个摇晃的身影走了进来,他浑身酒气,正是王猛,还没走几步,酒意泛上,差点摔倒。

    马川一惊,待看到王猛一人后,心中一定,喝问道:“你是什么人?这是城南帮和赤血盟的事,劝朋友招子放亮点,别管无谓的闲事。”

    城南帮?赤血盟?这么听的有些耳熟?不过此刻王猛早已喝醉,也没细想。发抖的伸出手指,指着众人,“一…二…三………八,你…你们八…个人欺欺负一个女子,老子….老子看不顺眼。”

    马川皱了下眉头,旁边一个大汉悄声道:“大哥,估计是个酒鬼,喝多了胆大,砍了他,找个没人的地方一埋就是。”

    马川点了点头,立刻有两个大汉提着砍刀冲了上去,大喝道,“小子罗嗦,老子砍了你狗日的。”说完,两把砍刀就冲王猛去了。

    王猛醉醺醺的抬眼一看,两把在月光下泛着银光的刀,冲着他就砍了过来,心中一惊,背上窜起一片冷汗,酒也醒了不少,本能的往旁边一躲,闪过一刀,第二刀却冲着他背下来了。

    “当”的一声,持刀的大汉忽然感觉手上不对,不是砍刀肉的声音,像是砍到金属上了。

    忽然,一片金光从王猛身上一闪而过,刚触及他背上的砍刀,被弹起好高。

    大汉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招呼旁边的大汉一道,两把刀又从新砍了过来。

    王猛也是一愣,不过瞬间两把刀又到面前,他慌忙抬起右臂一挡,“当当”两声,两把精致的砍刀居然从中间断开,断刃落在地上。

    两个大汉不可思议的对望一眼,齐齐大叫一声“鬼啊!”掉头就跑。

    那边,剩下的大汉围着王艳凤,王艳凤匕首无力的划着,惹得众人轰然大笑,手中的砍刀轻轻的在王艳凤身上划刮,不多时,王艳凤本就不多的衣服,几成布条,白花花的腻肉,若隐若现的翘白美臀,厚实腻皙的大腿,全然裸露在外面。

    而她本人更是娇喘连连,面色绯红,如不是靠着墙早已倒下。

    马川望着王艳凤,心中激动,他知道,王艳凤死了,在S市他很快就能一家独大。忽然,他听到背后那两个手下惊惧的大叫,连忙回过头来,一把拉住想跑的手下,喝问道:“慌什么慌?你俩怎么把刀扔了?”

    两个大汉面带恐惧,“大哥,那…那小子不是人,刀刀砍在他身上,刀居然断了。”

    马川心中一惊,刀枪不入?他忽然想起道上暗传的硬气功,望着站在原地还有些摇晃的王猛,莫非这小子是个硬气功高手?

    围攻王艳凤的几个大汉,也听到这边异动,望了过来。

    马川嘿嘿冷笑,“少见多怪,这小子可能会点硬气功,没什么。硬气功只能护住身体一块,我就不信这么多人砍不伤”说完,招呼几个围攻王艳凤的大汉,“那娘们跑了不了,也把这酒鬼砍死再说。”

    几个大汉立刻提着刀跑了过来,马川也从背后拿出把砍刀,恨笑着冲了过来。

    王猛此刻酒醒了几分,见到明晃晃的刀子,腿肚子大颤,却如何也迈不动。

    “呼呼呼呼”几把刀冲着王猛看了过来,王猛本能的抱头,“当当当当”,所有的刀砍在王猛身上,激起一片片金光,弹出去。

    “兄弟们,别怕。他硬气功坚持不了多久。”马川大声的喝着,身先士卒的又砍下去一刀。

    大汉本有些心惊,听到老大的喊声,心中稍定,又从新举起刀疯狂的看了下去。

    王猛此刻已被砍翻到地上,“当当当当”,最少几十刀,他吓得失声大叫,可丝毫没有感到疼痛。

    马川越看越是心惊,心中嘀咕:“硬气功道上也有人会,可哪有这般厉害?”

    王猛逐渐的适应了刀砍,双手挣扎的乱舞,右臂不经意碰上砍来的几把刀,“当当当”,几把刀应声而断。几个持刀大汉愣住,不过下一刻,王猛的右臂扫中一个人的右腿,那人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右腿血流如柱,竟然硬生生被切断。

    “啊,鬼啊。”几个大汉再也承受不起,扔了刀,拔腿就跑。马川铁青着脸,忽然,他扔下刀,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曲下身子,按住王猛,将枪顶住了他的眉头。

    王猛立刻冷汗淋漓,面色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