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都市美艳风流记 > 第六章 小巷内春光
    当王猛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他张开眼,视线有些恍惚,半晌,才看清楚一个大大的脑袋。《+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牛悍亮坐在他的床前,呲牙一笑,“猛子,你总算醒了。”

    王猛晃了晃脑袋,有些晕沉,“老牛,我们这是在哪?”

    “在医院,昨天你和一个女警被张子龙劫持后,受了重伤,昏迷了两天。”牛悍亮答道。

    张子龙?女警?王猛混沌的脑子渐渐清晰,慢慢回忆起昨天发生的一切。他转头望向四周,想找那个白色的身影,却换来淡淡的失望。

    “夏…那个女警呢?”

    牛悍亮饶有兴趣的看着王猛,“就知道你和那个女警有问题。听医院里的人说,你进医院的当天,那女警守了你一夜,说,你俩有什么关系?”

    和她有什么关系,王猛苦笑一声,暗道:“难道告诉你小子,她的关键部位我看了,也摸了。”

    牛悍亮见王猛不答,更加穷追到底,王猛最后被逼得急了,大声道:“我和她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没关系?”牛悍亮冷笑两声,拿出一张表来,“自己看看这张病危通知书上,她写的什么。”

    王猛接过来,顺着牛悍亮所指一看,在与病人家属关系上写着:“未婚妻夏婉琳。”他吃惊的长大了嘴巴,半晌,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情绪,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王猛在医院中只住了三天,就嚷嚷着出院了。他实在受不了,医院的医生和护士躲在暗处,偷偷的对他指指点点,“看到了吗?那个人创造了医学上的奇迹。”

    “就是那个人,你别看他现在生龙活虎,可进医院的当天,咱院最权威的孙医生都说,直接推到停尸房得了。”

    ……………

    “你真的不想在住院观察几天了吗?”孙医生遗憾的道,他正准备组织一批人手,对王猛进行全面检查,搞清他创造奇迹的谜团。

    王猛重重的点了点头,被人当怪物看,三天就足够了,他可不想再多承受上几天。

    牛悍亮已经帮王猛办妥了出院手续,两人出了医院。

    “猛子,今天晚上金记,我请了,也算给你压压惊。”牛悍亮来拍了拍王猛的肩膀道。

    “好。”王猛说完,朝四周一望,心神有些恍惚,那个白色的身影终是没有出现。

    “我先回家看看,晚上见。”王猛说完,招了辆的士,离开了。

    的士开出喧闹的大街,在一个颇为素净的小区停下。王猛付了钱,进了小区,走进了属于他的两室一厅。

    王猛是个孤儿,今年20岁,父母是外地来S市经商的外地人,三年前死于一场车祸。他没有什么亲属,只有老家山里还有一个爷爷。两年前高中毕业后,他也没有上大学,靠父母遗留下来的不菲的财产在社会上混日子。

    几天的离家,房中已满布灰尘,王猛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忽然心中一动,那晚上神秘的项链去哪里了?

    王猛翻遍了全身,都没有找到,暗道:“可能是被医院的医生拿走了吧。”他想到这里,心中一阵失落,那项链被张子龙临死前牢牢拿在手里,指不定是什么宝贝。

    点了颗烟,王猛躺在床上,困意袭来,慢慢睡去。

    晚上,牛悍亮打来电话,王猛如约来到小区外不远的金记麻辣烫。

    此刻,金记人生点沸,虽说是炎炎夏夜,但生意却不比冬天差多少,象王猛和牛悍亮这样,开着空调吃涮锅的人倒也不少。

    两人坐下后,火锅早已端上,一旁的啤酒妹也适时的开了两瓶啤酒。

    两人也是轻车熟路,猛吃海喝,直到快午夜十二点,周围的食客已略略无几后。牛悍亮打着酒咯,已经有些站立不稳,接过服务员找回的零钱,晕晕的道:“猛….猛子,我…我….送你回家。”

    王猛也醉意熏天,他摆了摆手,“老….老….牛,还是…还是…我送你吧。”说完,扶着牛悍亮,招了辆的士。

    牛悍亮的家在城东郊区,王猛送完他,酒劲上来,躺在的士后座上,眯着眼,半睡半醒。忽然,的士一阵紧急的刹车,将他惊醒。

    “怎么了?”王猛皱了眉头道。

    司机一阵失神,然后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刚过去几个拿着刀的流氓,追一个女人。”

    流氓?女人?酒后的王猛忽然感到热血一冲,他递给司机一张一百元的钞票,“不用找了,我从这下。”

    司机一愣,麻利的接过钞票,小声提醒着,“兄弟,刚才过去那几个流氓都不是善碴,别自己找麻烦啊。”

    王猛挥了挥手,开门下车了。司机见王猛不听劝,踩上油门,一溜烟跑了。

    王猛下车后,听到北边巷子里有动静,打了个酒咯,摇摇晃晃的走了过去。

    巷子漆黑,里面传来人声,“王老大,我劝你还是乖乖放下刀,跟老子走的好。”一个嘶哑的男音阴笑着道。

    “马川,老娘的赤血盟和你的城南帮素来井水河水互不相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一个磁性的女低音恨恨的道。

    王猛此时已经走到巷中,接着月光远远望去,七八个手持砍刀的大汉,围着一个穿黑衣服的年轻女子。

    那年轻女子靠在墙上,手里拿了一把匕首,脸色苍白,喘着粗气,带动这紧身的黑色上衣胸前的两团缓缓的颤抖,短裙下长筒的黑色丝袜,被裂了一道大口子。露出白皙丰满的大腿。

    一个长着鹰钩鼻的消瘦男人,嘿嘿冷笑两声,“王老大,现在张子龙一死,S市道上的形式,你我都清楚。只有你的赤血盟和我的城南帮有实力统一。我只不过是提前下手罢了。”

    年轻女子一愣,“马川,你今天约我来这不就是谈这事的吗?我已经表态了,我们赤血盟只在城北,至于谁当S市的老大,我们并不关心。”

    马川摇了摇头,“卧榻之地,岂容他人酣睡。这个道理你我都明白的。”

    “那看来你是今日绝不会放过我了。”年轻女子挥了挥匕首,却发现手有些发软,脚也有些站立不住。

    马川看在眼里,淫笑道:“王老大,你现在是不是感觉自己浑身有些发热,软弱无力啊?”

    年轻女子身子一颤,想起了什么,“马川,你个混蛋,刚才老娘喝的什么?”

    “也没什么。”马川眼中闪过一丝**,“只是一些烈性春药罢了。”

    “什么?”年轻女子晃了晃脑袋,头有些发晕,视线也有些模糊,一股**从下体升起,“我的那两个小妹呢?”

    “她俩?”马川哈哈大笑,“现在正在酒吧的包房里,被我几十个兄弟干的正爽呢。”

    年轻女子一惊,差点做到地上。

    一个大汉盯着她裸露在外面的白花花的肉,咽着口水道:“大哥,都说这蛇蝎美人漂亮,今天可见识到了,你看那波涛的双胸,还有那翘立的白臀,那大腿,不知道把她拔光了是什么滋味。”

    “拔光了?”马川乐道,“彪子,别说扒光了,一会大哥爽完了,就让你狠狠的操翻她在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