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其他小说 > 大叔,我爱你 > 第7章 他的妻子是植物人
    明翰南环顾一下小房子,问:“你家在哪里?要我送你回去吗?苏博士是一个人住吗?”

    慕妖娆跟他站在一起,有些局促,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只是说:“我今天就留下来照顾小姨吧,谢谢您送我们回来。”

    明翰南听她说谢谢,知道是自己该告辞的时候了,于是看了看床上烂醉的苏千秀,说:“没想到苏博士酒量这么小,呵呵,是因为你的生日才喝醉了的吧,祝你生日快乐!”

    在酒店里时,大家已经在推杯换盏间祝贺了她的生日,但是此时他单独又说了一遍,慕妖娆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只是低着头轻轻说:“谢谢。”

    明翰南知道不能再逗留下去,于是就告辞离开了。

    慕妖娆出来将他送出小院,他上了车子,她转身关上了院门。

    这个女孩子,如此青春,如此清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明翰南感觉,在她的眼底眉梢,好象蕴藏着一种孤决与轻愁,让他不由地就对她产生一种怜惜的情绪。

    也许,只是因为她昏迷中错把他当成了爸爸?

    也许,他的心及年龄真的已经开始入秋了?

    他真的希望有一个孩子了。

    如果不是因为孩子,如烟该不会寂寞地躺在医院里昏睡了四年吧。

    明翰南没有回家,而是开车去了渤慈医院。

    夜,这么深,病房里静静的,只有各种监控仪器在无声地亮着。

    如烟象一朵沉睡的睡莲一样躺在病床上,现在,她的魂魄,在什么地方游离着?

    明翰南坐在如烟身边,握住她的手,放到唇边轻轻吻了又吻。

    灼热的男性气息轻拂着如烟纤薄的手,她的手温热,但是,毫无知觉。

    明翰南将脸埋进她的掌心里,久久没有抬起头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在如烟刚出事的那些日子里,夜深人静,他守在她的身边,独自对着她说过多少深情的话,也曾经偷偷流过男人的泪水……

    慕妖娆生日过后第三天,苏千秀在明翰南弟兄二人的陪同下,来到了渤慈医院。

    查看了唐如烟的各项生理指标以及进行完各项检查后,苏千秀没有立即表示自己的看法,而是坐在医院顶层的休息室里,久久地沉默着。

    她问明翰南有没有时间跟她再谈一谈,明翰南打了几个电话交代一些事后,说有,苏千秀对明翰北说,你可以去忙自己的。

    明翰北生意场上的事总是如火如荼,既然苏千秀说他没必要留下来旁听,他就知分寸的离开了。

    苏千秀跟明翰南谈了一个多小时。

    她知道,这种谈话对他来说,是痛苦的,那是把一道从不示人的伤疤,袒露在她的面前,而她用锋利冰凉的手术刀,将那疤痕重新切开,重新输理一遍伤疤下面掩盖的纹理,而且,不打麻药。

    明翰南一直用很平静的语调跟苏千秀说着那些旧事前尘,他的目光投向远处的青山,神色隐忍而克制。

    此时的苏千秀是一个理性的、不带丝毫感情色彩的医者,她不漏过他讲的每一个细节,她的眼神也象一把锋利的手术刀,让明翰南感觉自己的心理活动细致入微地裸陈在她的刀下,无所遁形。

    他也不想遁形。

    他希望不惜一切代价,让唐如烟醒过来,因为,她是他爱着的妻子,而她,也是因为深爱他才变成了植物人。

    谈话结束后,苏千秀没有马上给他答复,说会回去综合考虑一下,日后给他一个全面的治疗方案与建议。

    明翰南与苏千秀告别后,独自开车往回走。

    虽然情绪有些低落,但是他不能任由自己颓丧下去。

    车子路过至林公司。

    明翰南减慢了车速,扭头看了看,却正好看到慕妖娆从公司大门走出来。

    她抱着一个文件袋,从公司出来后就沿着马路急匆匆走去。

    明翰南刚想加速赶上她,却见她突然停住了,站在马路边,冲着一棵梧桐树发起了呆。

    她站在路边,仰起脸看着那棵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