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其他小说 > 大叔,我爱你 > 第6章 既见君子我心则降
    慕妖娆长到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一个血缘关系以外的异性如此近距离地接触过!

    他那成年的怀抱莫名地就给她一种很塌实的感觉,以至于,以至于她在意识迷乱的时候,竟然,竟然喃喃叫了一声爸爸。

    那一刻,她是恍惚的,她从黑沉沉的昏迷中醒来,依稀仿佛,感觉好象又回到了爸爸的怀抱,一种无比稳妥、无比成熟的男性的味道。

    于是,她以为,是爸爸终于回来了!

    她终于又回到了那个温暖的怀抱,于是,她热切而小小声地叫了声爸爸,她知道这有可能是梦境,她怕声音大了把这梦给惊破。

    可是,梦真的破了,这真的只是一个短暂而虚幻的梦。

    爸爸叫出口来的一刹那,她就知道了,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不是她失去了七年的爸爸!

    当她在他怀里睁开眼睛,看到一张陌生而温和的男人的脸,她一下子就被惊醒了,慌乱地从他怀里挣脱出去,慌乱地跑走了。

    她竟然错把一个陌生男人叫成爸爸,太丢人了。

    而且还昏倒在人家怀里,也太危险了。

    可是,当他推开酒店的门踏进灯光通明的房间里时,当他与她四目相遇,而且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的时候,她的心又如小鹿乱撞了。

    这是一个看不出年龄的男人,有着年轻男人的俊朗与朝气,又有着中年男人的稳健与内敛。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的眼光,她就慌乱,无名的慌乱。

    她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一句古诗来,既见君子,我心则降。

    而现在,小姨睡得象一朵静夜里的海棠花,车上有三个人的呼吸声,可她好象只能听到他的,在她的前座上深沉地传过来。

    他离她这样近,近到她能闻到他身上一种属于他的味道,淡淡的森林湖泊草原的味道。

    她非常厌恶公司里那些男同僚身上的味道,不是酒气就是浓烈的烟味,有的还有恶俗的男士香水味儿,或是头油味儿,脚汗味儿,铜臭味儿,市侩味儿……

    慕妖娆听了明翰南的问话后,无措地转回头来,脑子里却飞快地转过这些杂乱无章的念头,一时忘了回答他的问话。

    明翰南又在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

    车内光线暗淡,看不清她的样子,只能隐约看到她低头的轻羞与失神。

    他又温和地笑了笑,好象生怕惊扰了这个女孩子,又轻声问了一遍:“怎么?不想告诉我你在哪里上班吗?”

    慕妖娆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听他突然又开口,于是又被吓了一跳,连忙抬头冲他的方向看了一下,又低下头去,声音颤着说:“啊?哦,不,不是,我在,我在至林公司。”

    她有些恼恨自己,瞎紧张个什么劲啊?就因为自己昏倒在他怀里而且还叫了他一声爸爸啊?

    明翰南听着她的声音,知道她有些紧张,他的心里竟然软软地又跳荡了一下。

    如此醇美敏感容易娇羞的小丫头呵。

    为了缓和她的紧张,他尽量将语气放柔和了,跟她闲聊着,“至林公司啊?怎么样?工作还得心应手吧?”

    慕妖娆不想提工作上的事,她真的不喜欢这份工作,可是没有办法,她需要自己养活自己,她需要在这个世界上有个立足之地。

    从十五岁那年就开始了,无论多么的不顺心,她学会了忍受,因为一切,都只能靠她自己!

    慕妖娆没有接他的话,明翰南也没有再问下去,车子已经到了苏千秀的住处了,这儿倒离她的诊室不远。

    慕妖娆推推小姨,叫了几声,可是她只是闭着眼睛皱着眉,撒着娇的嘟囔着,“别,别烦我,我困,我困,我要睡觉,别动我,让我睡觉嘛……”

    明翰南帮忙把车门打开,帮慕妖娆扶着苏千秀,将她驾进了屋子里。

    是一处小小的洋房,楼下是一室一厅一厨一卫,收拾的很简单。

    明翰南帮忙把苏千秀扶到床上,她趴下去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