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科幻小说 > 只想和你好好的 > 第54章纠结的除夕夜
    只想和你好好的

    当年她跟乔裕的事情,她从来没跟家里说过,上次她送大喵回来就已经说漏了嘴,再加上这次三宝叛国投敌,她相信以沈繁星的智商和情商完全可以推断出来是怎么回事儿了。

    于是心虚的纪思璇一直在工地待到除夕那天的下午才敢回家。

    期间沈繁星倒是很沉得住气,一个电话都没有给她打。

    她到家的时候,沈繁星正在指挥纪墨包水饺,看到她回来一脸惊愕,“你怎么在这儿?”

    纪思璇一脸委屈,“我特意回来陪你们过年啊。”

    沈繁星摆摆手,“不用你陪,这几年你不在,我和你爸都习惯了,你在这儿我们特别扭,你出去玩儿吧。”

    纪思璇看了眼外面已经黑了的天,想想外面的寒风,苦着脸,“大过年的,你让我去哪儿玩儿啊?”

    沈繁星冲她笑了一下,“往年我叫你回家过年的时候你在哪儿玩儿呢今年就继续去哪儿玩儿吧!”

    纪思璇哀嚎一声就被赶出了家门,她站在门口边挠门边吐槽。

    沈繁星是她见过最小气的女人!不就是几年没回家过年吗?至于这样吗?!

    乔家的除夕夜过得比往年要热闹些。

    乔裕把乔烨从医院接回来,乔书记难得没有下基层慰问,江圣卓乔乐曦夫妇也带着一对龙凤胎聚在乐准这里吃年夜饭。

    吃了年夜饭之后,乔乐曦就被乔柏远赶回了江家,毕竟嫁出去的女儿在娘家过年说不过去,更别提还拐带了人家儿子。

    两位老人一向作息正常,晚上十点准时睡觉,吃了年夜饭便回了房间休息。

    乔柏远一年到头也就这几天可以休息,看了会儿电视一脸倦意,便睡在了乐家。

    乔烨的精神也不太好,乔裕和他说了会儿话便送他回了医院休息。

    乔裕从医院出来给纪思璇打电话的时候,她正蹲在市中心的广场吹着冷风看一群活力四射的男男女女跨年,等着数倒计时。

    乔裕到了广场,远远的就看到她裹着厚厚的羽绒服一脸无精打采的站在角落里盯着广场中央巨大的屏幕。

    他走过去揉了揉她的脑袋,“怎么不回家,待在这里做什么?”

    纪思璇叹了口气,一脸委屈,“我妈说,要等数了倒计时才准回家。”

    乔裕觉得好笑,“这是什么规矩?”

    纪思璇看他一眼,带着幽怨开口,“大概是对我这些年不回家过年的惩罚吧。”

    “呃……”乔裕心虚,这话听起来好像和他关系很大啊。

    乔裕陪她数了人生中最无奈的新年倒计时之后,便送她回家。

    谁知两个人站在楼下说话的时候,竟然遇上了从外面回来的纪墨和沈繁星。

    纪思璇有些措手不及,她不敢说乔裕的名字,支支吾吾的用了最简短的六个字进行了介绍。

    “我朋友。我爸妈。”

    沈繁星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乔裕,眉目俊朗,目光沉静,微微笑着叫了声叔叔阿姨,笑起来的时候眉眼间染上一抹温柔,她转头看了眼纪思璇,倒是纪思璇会喜欢的类型。

    沈繁星看了多久,纪思璇就屏气凝神了多久,沈繁星打量完之后没开口,只是冲纪墨使了个眼色。

    纪墨心领神会,轻咳一声看向乔裕,一脸真诚的问,“小伙子,会打麻将吗?”

    纪思璇差点给他们跪下,这才知道他们俩刚才出去大概是找麻将搭子未果便提前回来了,“爸,妈,算了吧,人家要回家过年呢。”

    沈繁星不理会她,转头冲着乔裕开口,“只打几圈很快的!”

    乔裕根本没反应过来便在纪思璇自求多福的眼神中被纪墨和沈繁星架上了楼。

    从乔裕进了门,纪思璇就开始心惊胆战。

    纪墨很随意的一句“小伙子第一次来吧?要不要参观一下?”就让纪思璇草木皆兵,觉得这完全是在试探!

    以纪思璇对沈太后的了解,她绝对不会允许自己趁她不在私自带男人回来。

    乔裕摸了摸偎依在他脚边的大喵,看着纪思璇近乎讨好的眼神,犹豫了下面不改色的回答,“是啊,第一次来。”

    后来四个人开始打麻将,除了纪思璇心不在焉时不时点炮之外,其他三人都是一脸愉悦,本来一切都很美好,直到……

    沈太后打了几圈之后对乔裕的表现很满意,笑着问,“小伙子贵姓啊?”

    纪思璇心里哀叹一声,该来的终究是来了。

    乔裕悄悄把手伸到桌下轻握着她的手,安抚性的用手指轻轻拍着她的手背,一脸坦然的迎上沈繁星的目光,轻声开口,“我叫乔裕。”

    沈繁星忽然扔了手里的牌,脸上的笑容也淡了几分,垂着眼帘不说话。

    纪墨倒是很欣赏乔裕的担当,乔裕这个名字,几天前沈繁星跟他提过,自己的女儿为了这个男人在外面飘了几年都不愿意回来,他本来也有些抵触,可纪思璇的事情一向是她自己做主,他也不怎么担心,今天再一看两个人的眼神动作,便完全不担心了。

    纪思璇在桌下小幅度的踢了踢纪墨,纪墨看了看沈繁星的脸色,权衡了一下,在气氛完全冷下来之前开口救场,“我饿了,煮饺子吃吧,璇璇你说呢?”

    纪思璇使劲点着头,“我早就饿了!妈,您去煮饺子吧?”

    我怕您再坐在这儿一会儿我就真的得吃速效救心丸了。

    沈繁星的视线从三个人脸上扫过,然后施施然进了厨房开始煮饺子。

    太后一人煮饺子,旁边站了三个跟班。

    沈繁星看着在热水中翻滚的饺子忽然开口问了第一个问题,不提往事只问眼前,“所以说,你们俩现在是男女朋友关系?”

    乔裕看了纪思璇一眼,开口回答,“还不是,我还没追上。”

    沈太后不知道是站在哪一边的,也看了纪思璇一眼评价道,“也是,她一向比较矫情。”

    纪思璇的嘴角抽了抽,心里咆哮,我这么矫情到底随谁?!还不是随你!

    这话她当然不敢说,低眉顺眼的站在那里被□□。

    纪思璇不知道别人家的父母遇上这种事会是个什么反应,可总归不该是沈繁星这种淡漠的反应。

    沈太后又默默看了会儿翻滚的饺子,然后开口,“行了,可以吃了。”

    说完便开始到处找漏勺,边找边嘀咕,“怎么没有啊,我记得是放在这里的啊。”

    乔裕听到了马上打开最上面的橱柜,“在这里在这里,我上次用完之后收拾了下,统一放到这里了。”

    气氛瞬间尴尬起来,四个人大眼瞪小眼半天,沈太后一脸计谋得逞的得意,“上次用完之后?什么时候?除了上次之外还有几次?”

    纪思璇欲哭无泪,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给了乔裕一拳。

    乔裕颇为汗颜,他真的领教到了这位太后的厉害。

    好在之后沈繁星的态度总算正常了,修长的手指狠狠戳在纪思璇的脑门上,“你竟然敢趁我跟你爸不在带男人回来,纪思璇,你死定了!”

    乔裕看着她的额头上很快浮起一片红,有些心疼,几次想抬手去帮她挡一下都在沈繁星的余光中放弃。

    这大概是乔裕过的最鸡飞狗跳的一个除夕夜了,后来纪思璇耷拉着脑袋送他下楼,乔裕一手牵着她,一手放在她额头上,用掌心轻轻揉着那片暗红,皱着眉轻声问,“疼不疼啊?”

    不提还好,一提纪思璇就来气,瞪他一眼,“你还说!都怪你!你肯定是故意的!没事儿收拾什么漏勺?!以后跟沈太后说话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说不准哪句话她就开始挖坑了!”

    乔裕从来没见纪思璇这么忌惮一个人,忍不住笑着逗她,“看今天这情况,你觉得还会有以后吗?”

    纪思璇一愣,忽然收起一脸凶狠,苦着脸问他,“乔裕,我现在根本不敢回家了,怎么办?”

    新年的第一天,纪思璇站在自家楼前和乔裕相顾无言,纠结成一团。

    乔烨终究是没有挨过这个冬天,离立春只差了几天。

    那天一早,天还没亮乔裕就接到医院的电话,很快便出现在了病房门前,看着主治医生的嘴一张一合,却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温少卿轻轻拉了下主治医生的衣袖示意了下,然后拉着乔裕往角落里走,只说了一句话。

    “夜里走的,走得很安详。”

    乔裕忽然转头看向窗外,下巴的线条锋利坚硬,半晌才开口,“通知我爸和乐曦了吗?”

    温少卿摇头,“都没有,我觉得还是你通知他们比较好。”

    乔裕点了下头,神色平和,“那我出去打电话。”

    冬末的早晨依旧冷得彻骨,他下了电梯,站在楼前,使劲吸了几口凉气,用尽全身的力气捏着手机,他该怎么开口?

    乔柏远接的很快,才响了一声他便接了起来。

    乔裕顿了一下,“爸,您起床了吗?”

    乔柏远有些奇怪,“刚刚起床,怎么了,这么早打电话。”

    “我说了您别激动”,那几个字乔裕怎么都说不出口,乔柏远似乎已经预感到了,一直安静的等着他开口。

    最后乔裕咬着牙吐出几个字,“大哥走了,您来医院一趟吧。”

    话音一落,两边皆是沉寂。

    过了很久乔裕才听到乔柏远的声音传过来,“好,我马上到。”

    乔裕给乔乐曦打电话,是江圣卓接的。

    “乐曦还没起床吗?”

    “还没有,昨天宝宝闹到后半夜,她才睡着没一会儿。”

    “哦……”

    “二哥,你有事儿啊?”

    “也没什么事儿,等她醒了,你再跟她说,你们再过来就行了。”

    江圣卓听出了不对劲,忽然开口,“你等一下,我马上去叫她。”

    乔乐曦皱着眉接过电话,下一秒便泪如雨下,傻傻的看着江圣卓。

    江圣卓便知道自己猜的没差,把她抱在怀里却说不出一个安慰的字。

    温少卿站几步之外,看着乔裕挂了电话渐渐蹲到地上,右手紧紧握着手机,左手捂住整张脸微微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