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科幻小说 > 只想和你好好的 > 第46章女王大人的糗事
    只想和你好好的

    乔裕还想细问就看到薄季诗揽着谢宁纯上了车,谢宁纯一脸不情愿,“表姐,我不想坐大巴车,我们自己开车去不行吗?”

    薄季诗最近很是神伤,不想和她多啰嗦,“坐下,不要说话。”

    谢宁纯一偏头看到尹和畅便冲了过来,刁钻蛮横的瞪着他,“小人!”

    尹和畅气急,“我什么都没说!”

    薄季诗一个眼神过去,谢宁纯立刻讨好的冲她笑着回了座位。

    韦忻看了场戏很是感叹,转身去问纪思璇,故意大声问,“这脸变得够快的啊,璇皇,女人都这样吗?”

    纪思璇早就看不过眼了,千金大小姐的姿态她见得多了,基本见一次打击一次,从不手软,凉凉的开口,“女人才不这样,家里的狗狗倒是经常这样,冲路人吼完之后回头看主人,就是这个感觉。”

    事务所的人一向是不搭理谢宁纯的,她再刁蛮无理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乔裕这边的人却是早就受够了谢宁纯,如果不是因为薄季诗的“和善”和东道主的气度,早就翻脸了。

    乔裕所处的位置其实很尴尬,管吧,会被人说没有东道主该有的气度,不管吧,谢宁纯仗着是投资方越发过分。

    现在纪思璇主动打击她,众人也只当什么都没听到,默默在心里暗爽。

    谢宁纯听得真切立刻跳脚,“你说谁呢?!”

    纪思璇看着她一笑,极尽风情,“非得对号入座是吗?”

    徐秉君皱着眉,小声提醒,“姑奶奶,您老人家别再惹事儿了行吗?!”

    韦忻立刻凑过来插科打诨,“快看快看,你猜乔部会说什么?”

    徐秉君忍不了了,“你的乐趣就只剩这个了是吗?”

    韦忻打了个哈欠,“无聊嘛!”

    乔裕恍若未闻,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派轻松的抬手招呼司机,“师傅,可以开车了!”

    司机师傅痛快的答应,“好嘞!”

    车子很快启动,韦忻低着头拍着大腿猛笑,纪思璇转头看向窗外,徐秉君无奈的叹了口气。

    才从服务区出发之后没多久谢宁纯又嚷嚷,“前面能不能停一下?”

    薄季诗直接驳回,“师傅,不用停!”

    谢宁纯揽着薄季诗的胳膊撒娇,“我这次是真的想去洗手间,真的,表姐。”

    纪思璇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车子再次停在了服务区,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懒驴上磨。”

    她当时说得无意,可很快就遭了报应。

    天渐渐黑了,车里一片昏暗,除了偶尔照进来的车灯,就只剩下手机屏幕的白光。乔裕想看看纪思璇睡醒了吗,转头看了一眼,她似乎醒了很久了,一脸焦躁,坐立难安。

    他走了几步过去跟纪思璇身边的女孩低声说,“换下位置吧。”

    女孩点点头便让开了。

    乔裕坐下后低声问她,“怎么了?”

    纪思璇看他一眼,迅速低下头去,似乎有些烦躁,“没怎么!”

    乔裕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以为她病了可又不像,“到底怎么了?”

    纪思璇极快的看他一眼,一脸不自在模糊不清的回答,“我想上洗手间。”

    “大的小的?”

    “小的。”

    她因为不好意思,语速极快又刻意压低了声音,可乔裕还是听清了,有点想笑,又怕她翻脸,使劲忍着笑,“很着急吗?还能不能等一下?”

    纪思璇觉得自己的脸都丢光了,却硬着头皮用凶悍掩饰自己的羞愧,“不能!”

    乔裕才动了一下就立刻被纪思璇拦住。

    “你干嘛?!”

    “让司机停车啊,下了高速了,应该可以靠边停了。”

    纪思璇皱着眉生闷气,“别说,好丢人!我刚才还说别人懒驴。”

    她巴掌大的脸因为三急之一而皱成一团,显得格外可爱,乔裕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那你忍得了啊?”

    “忍不了!”纪思璇是真的很想去洗手间,可还不忘推开乔裕的手,“我说了,不许占我便宜!”

    乔裕看了眼车窗外,这次没给纪思璇机会阻拦,很快站起身来,“司机师傅,我有点儿晕车,先停一下吧,我下车缓缓。”

    说完又看着众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好意思了,各位。”

    乔裕的人缘向来是好到人神共愤,他做什么都会被原谅,很快有人帮着解围。

    “没事没事,我也坐累了,下车走走。”

    “是啊,我也下车呼吸下新鲜空气。”

    乔裕没再去看纪思璇,很快下车。

    纪思璇也若无其事的站起来,打了个哈欠下车去。

    两个人在车边转悠了一下,极有默契的到了大巴的另一面汇合。

    纪思璇憋得脸都红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抓着乔裕的手臂问,“哪里有洗手间啊?”

    “这种地方哪里有洗手间”,乔裕指了指旁边的一大片庄稼地,“走远一点儿随便找个地方解决就行了。”

    说实话纪思璇作为女孩从小到大没做过这种事情,犹豫着,“这个……不太好吧。”

    乔裕看着她调侃道,“哦,我看你也不是很急嘛,要不先上车吧,到了地方就有洗手间了。”

    说完还装模作样的看了看前面的路,“其实也不是很远,再有四十分钟就到了。”

    纪思璇立刻转身往庄稼地里走,边走边说嘀咕,“很急很急,忍不了那么久了。”

    乔裕笑了下便跟在他身后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给她照着路,“小心点儿啊,别踩到庄稼,别摔着。”

    走了一段之后他拉住纪思璇,关了手电筒,“行了,就在这附近吧。”

    纪思璇又往里挪了几步,不放心的转头,“你帮我看着点儿啊。”

    乔裕实在是想笑,憋得五官都有些扭曲了,好在天黑她看不到,“好。”

    纪思璇又不放心的嘱咐,“你别看啊。”

    乔裕无奈,“天这么黑,我看不见!”

    纪思璇走了几步又停住,“你别站那么远啊,过来点儿。”

    乔裕走近了几步,看着纠结的纪思璇一脸好笑,“你怕啊?”

    纪思璇立刻恶狠狠的回答,“我不怕!”

    乔裕拿这个倔脾气的姑娘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叹了口气,抽下风衣的腰带,走了几步把其中一头塞到她手里,然后又走开几步转过头去,“你牵着这头,我不看。”

    很快乔裕便感觉到腰带的另一端高度在下降,然后便是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忍不住抖动双肩,手里的腰带立刻被用力的扯了下,似乎感觉到了她的羞愤,他轻咳一声,“好了好了,我不笑了,真的不笑了。”

    很快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是脚步声,手里腰带的牵扯感渐渐消失,很快纪思璇便把另一头递还给他。

    乔裕忍俊不禁,“好了?”

    纪思璇脸红的头都不敢抬,“嗯。”

    这大概是女王大人纪思璇这辈子最糗的经历了,没有之一。

    乔裕随手缠了缠腰带捏在手里,另一只手极自然的去牵她的手,“那走吧。”

    纪思璇解决了生理问题之后,便开始忧虑,根本没在意他在牵着自己,低着头问,“我是不是挺矫情的?”

    乔裕使劲忍住笑,一脸正经的点头,“嗯,知道就好。”

    天很黑,她根本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却听出了他声音里的笑意,“你还笑!你就不会说我一点儿都不矫情!”

    乔裕连做了几个深呼吸,声音终于正常,“好好好,你一点都不矫情。”

    走了几步纪思璇忽然开口,“谢谢你啊,帮我背了黑锅。”

    乔裕握着她的手指紧了紧,“谢什么,那我岂不是要谢谢你帮我手底下的人出气?”

    纪思璇看他一眼装傻,“你说什么?”

    “你知道我位置尴尬,有些话不好说,你就帮我说了,其实你本来没必要针对谢宁纯,别人看不出来,我怎么会不明白。”

    乔裕的声音忽然低下去,在夜风中听在纪思璇的耳中带着若有似无的缠绵和浅浅的欣喜,颇有耳鬓厮磨的意味。

    纪思璇被揭穿一脸不自在,小声嘀咕,“胡说八道……”

    才走出庄稼地就碰上伸着懒腰的韦忻,韦忻看看两个人,浑身散发着一股流氓气质,“哟,什么情况,又是野地,又是腰带的,你们俩口味好重啊。”

    纪思璇面对别人时从来都是霸气女王范儿,一巴掌挥过去,“滚!”

    两人踏着韦爵爷的尸体一前一后上了车,然后若无其事的回到各自的位置上。

    到别墅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好在提前请了厨师,已经做好了饭菜等他们。

    折腾了一个下午加半个晚上,众人都累了,吃晚饭按照提前分好的房间入住。

    纪思璇是自己一间房,在二楼。下午在车上睡多了,晚上自然失眠。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已经到了深秋,夜里有些凉,她披着毯子准备出去逛逛。

    从楼梯上下来时,才走了几步就看到客厅旁边的工作间里还亮着灯,复古的不规则实木长桌,搭配着同款的长椅,长桌正上方的三盏吊灯发出温馨的橙光,从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轻放在桌上的一只手。

    她又往下走了几个台阶,然后便看到乔裕正对着电脑看文件,手边放了个白色的茶杯,极简单的样式,可她却觉得好看得不得了。

    可能他觉得时间晚了没人会出来便换了家居服,松松垮垮的款式穿在他身上却有种说不出的好看。

    纪思璇在心里轻叹一声,原来他居家的时候是这个样子啊。

    年少时她也曾幻想过他们的未来,幻想过他不为人知的一面,可是再多的幻想都不及眼前看到的鲜活震撼。

    她站累了便坐在台阶上,又看了一会儿才被乔裕发现。

    他抬头看到她时,先是一愣,很快眼底染上一抹笑意,继而弯起唇角,整张脸都因为那个弧度柔和起来。

    纪思璇忽然想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们离得那么近,如果他当时抬起头来,肯定会看到她,那个时候的他会不会也会这样对她笑?

    乔裕看她目光呆滞的看着他,笑着冲她招招手,“过来。”

    纪思璇很快站起来走了过去,乖乖站在他面前。

    “失眠啊?”

    “加班啊?”

    两个人同时开口,又同时点头,对视了几秒钟后各自别过头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