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科幻小说 > 只想和你好好的 > 第35章乔裕没有不要纪思璇
    只想和你好好的

    纪思璇垂着眼睛强忍着不去看他,余光却扫到门边轻手轻脚跟在大喵身后迈着猫步走过的韦忻,她立刻拔高声音吼,“滚进来!”

    大喵和韦忻俱是浑身一僵,大喵转身看了看纪思璇又看了看韦忻,喵了一声之后事不关己继续往前走,韦忻就没那么淡定了,双手投降转过身来,“我不是故意偷听的……我正在拐角逗你们家压脉带,谁知道就听到了不该听的……”

    纪思璇眯着眼睛一脸危险的看着他,韦忻艰难的咽咽口水,试探着问,“璇皇,我们以前是同学,现在是同事,算起来也认识不少年了,算是比较熟了吧?”

    纪思璇面无表情的瞟了他一眼之后低头对着电脑画图,韦忻看她没有反驳才继续开口,“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画图的时候特别专注,能让人感觉到你对建筑的那份追求,纯粹,美好,却很孤独。”

    纪思璇头都没抬,心不在焉的敷衍他,“是啊,孤独求败嘛,优秀的人总是寂寞的。”

    韦忻总觉得纪思璇在逃避什么,“我怎么觉得你跟乔裕之间那么奇怪呢,一会儿一变,前一秒还能坐在一起聊天,下一秒你就翻脸冷嘲热讽,还有刚才,你出口伤人不是因为薄季诗这件事吧?总觉得你是因为别的事却又不好直接说,便借着这件事把气出出来,乔裕得罪你了?”

    纪思璇沉默不语。

    是,她承认,她确实不是因为这件事,韦忻都看得明白的事情她不会看不清,乔裕当时不进来其实是在偏袒她,她不是不明白。她是在因为当年的事情在生乔裕的气,她本以为自己不气了,可每次想到当年的事或者看到和过去有关的东西,回到故里,见到故人,她心里便觉得憋闷,想要报复他。

    听到别人提起乔裕,听到别人夸她,看到他的车,看到度假村,看到教材里的那幅画和那句话,看到谢宁纯不遗余力的撮合着他和薄季诗,这一切就像是炸弹的□□一样,平日里还好,可一旦触碰,她就敏感的跳开,还要顺带往乔裕的心窝狠狠踢上一脚。

    韦忻还在喋喋不休,“还是说你在考验他?不对啊,你们以前在一起过,说明他过关了,不需要再考验了。还有啊,你们俩当初为什么分手?你这么一冷一热一阴一晴的谁受得了?你对别人也不这样啊?”

    韦忻的声音在纪思璇越来越阴暗可怕的眼神里渐渐变小,“呃,我收回刚才的话,乔裕受得了。”

    纪思璇嘭一声合上电脑,“韦忻,你到底想干嘛?”

    韦忻一脸怒其不争,“我是怕你错过幸福于心不忍啊!”

    纪思璇不耐烦的揭穿他,“说实话!”

    韦忻一脸为难,半晌神色略微复杂的交代实情,“……他们设了个赌局,赌你和薄季诗谁能上位,我在你身上押了大筹码,所以……”

    纪思璇指着门口咬牙切齿的开口,“滚出去!”

    韦忻自知得罪了她,边赔笑脸边小步的往门外挪。

    “那个……”

    就在韦忻马上就要挪出去的时候,纪思璇迟疑了下开口叫住他,“谁的赔率高?”

    韦忻的脸上立刻挂起安慰的同情,“他们从家世背景性格脾气年龄生肖血型星座等各个方面进行了分析,结果是你太过高贵冷艳,只可远观不可亵渎,而薄季诗的温婉大方平易近人和乔裕的清贵不可方物比较般配。”

    当年在学校里也是这样,纪思璇早已习惯自己不被看好,“那你还押我?”

    说起这个韦忻便开始兴奋,“我这个人比较喜欢赌爆冷啊。”

    纪思璇思量半晌,又皱起眉,“你的意思是说……乔裕跟我在一起属于爆冷?”

    韦忻快要哭了,“我还是滚吧……”

    后来谁也没走成,他们被事务所和乔裕手底下玩得好的一群人拉着去吃了饭,后来又去了附近一家很有名的静吧喝酒。

    纪思璇本就心情不好,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连续栽了好几轮,后来话题越来越*,竟然问起了历届男朋友。

    纪思璇抿了口酒,扫了乔裕一眼后歪着头笑眯眯的问大家,“你们想听哪一任?”

    这是整个晚上闹脾气的两个人第一次眼神接触,乔裕忽然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他不知道在他们分开的几年里,她有没有……

    他很快站起来,“我去外面抽支烟。”

    众人的心思都在八卦上,竟然没在意乔裕是从来都不抽烟的。

    “哪一任都行啊!”

    “对对对,我们不挑的。”

    “到底有几任啊?”

    “其实就只有一任”,妖女已然喝多,酒气熏染着她的眉眼,脸颊带着好看的嫣红,嘴角噙着一抹暧昧的笑,闭上眼睛开始回忆,“前男友啊……他很有才华……才华横溢啊……又低调谦逊……”

    “哦~~~~”平日里一群端着的人终于被激活了八卦因子,不知是喝多了还是因为马上可以听到璇皇的八卦太兴奋,一双双眼睛冒着红光。

    “是业内人士?”

    妖女还在笑,懒懒的趴在桌上单手支着脑袋,“以前是……他的设计很温暖,笑起来也很温暖,你看着他的笑心里暖融融的……”

    她因为喝了酒,声音里多了几分散漫慵懒,听上去有些缥缈虚幻。

    “你这么自负的人,从来没听你夸过谁有才华,到底是多有才华啊……”

    有人不服气,“我们也很温暖啊……”

    “你们?”纪思璇挑着一双魅惑的眼睛一个个扫过去,“你们一个个表面上装得阳光灿烂,心底最是冰冷阴暗,看上去温润如玉实则腹黑毒舌,看上去清淡孤高实则闷骚无限,他才是真的王子,他连拒绝别人的时候都是温和的,你们和他没法比……”

    “还有呢还有呢?”

    “还有啊……”纪思璇纪思璇忽然张开左手的手掌举到自己面前,盯着某处不知道在看什么,最后慢慢收拢五指,抵在额头上,“还有我把他留在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众人忽然听不懂了,只当她在说醉话,“既然这么好,你怎么踹了人家?”

    妖女忽然敛起笑容,嘟着嘴一脸委屈,“不是我踹了他,是他不要我了……”

    “谁信啊?要不要这么爱演!我们可是看着你践踏了多少男人的心,你不记得你叫什么了?少男心收割机啊!”

    妖女忽然又笑了起来,眼睛直直的盯着某个角落出神,眼神越来越涣散,却带着孩子般的执拗,“真的是他不要我了……他不要我了……他毕业那年……不止不要我,连他的梦想都不要了……”

    众人哄笑完了一抬头看到乔裕手里捏着手机站在门口,一脸错愕,不知道站了多久。

    “乔部,你错过了璇皇的真心话啊!”

    众人也喝醉了,起着哄笑话妖女,“是啊是啊,竟然有个男人不要璇皇了啊!”

    妖女有些动作迟钝的转身,眯着眼睛努力看了半天,也只能辨别出一个轮廓,刚想站起来头一晕腿一软就往前栽了过去。

    一双手有力的扶住她,头顶有道声音缓慢却坚定的响起,“他没有不要她。”

    说完打横抱起妖女对众人点了下头,“她喝多了,我先送她回去,账我已经结了。”

    众人一脸惊愕的看着乔裕所有的动作,直到门关上了才慢慢反应过来,“乔部刚才说什么?”

    早已在沙发角落里睡着的韦忻此刻迷迷糊糊的坐起来,口齿不清的回答,“你们那么多人都没听见吗?乔裕说,他没有不要她……”

    众人“哦”了一声后,猛然停住面面相觑,怎么意思好像变了呢?这个“他”明明是那个男人,怎么经某人一重复,“他”就变成乔裕了呢!

    乔裕没有不要纪思璇?!

    乔裕出来的时候,车已经停在了酒吧门口,他抱着纪思璇上车。

    才开车没多久尹和畅便看着后视镜提醒乔裕,“乔部,后面有辆车一直跟着我们,好像是之前的那个记者。”

    乔裕坐在后座抱着纪思璇,正弯腰给她拖鞋,轻声问,“哪个记者?”

    “就是上次拍到您和薄小姐吃饭,后来您让我去压下来的那家杂志社。”

    乔裕皱着眉,低头看了看半睡半醒的纪思璇,很快开口,“去我家。”

    车子很快调头,开了一段路之后乔裕从后视镜里看到记者的车在警卫处被拦下来,这才松了口气。

    车子在距离乔家500米的地方便停住了,乔裕脱下风衣遮住纪思璇的大半张脸这才下车。

    走到自家门前,拉住正在擦车的司机小声问,“李叔,我爸在没在?”

    司机老李点着头,“在,刚回来。”

    乔裕往家里看了一眼,“那把车借给我用一下,别跟我爸说。”

    老李也是看着乔裕长大的,这个从小到大跟调皮捣蛋都不搭边的男人竟然提出这种要求,他一时愣住。

    乔裕一向不擅长撒谎,垂着眼帘开始编理由,“我的车坏了……”

    老李看他编个理由如此为难也是不容易,把钥匙递给他,“天亮之前还回来,乔书记明天一早要出去。”

    乔裕点点头,开着车到阴影处把纪思璇换到乔柏远的车上,从另一条路送纪思璇回家。

    纪思璇本来歪在副驾驶座上睡觉,不知梦到了什么忽然挥舞着手臂挠了他一爪子,乔裕眼疾手快的躲开,一手开车,一手握住她的手,不敢动不敢用力,只是握着。

    她喝了酒,体温有些高,手心里渐渐起了汗,等红绿灯的时候,乔裕从储物柜里拿出纸巾给她擦手心。

    擦着擦着,忽然愣住。